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四十四章
本章来自《李洋他们》 作者:张金丰
发表时间:2018-09-07 点击数:516次 字数:

胡柳庄,同一天晚上。

孙明赵青租住的屋灯光昏暗,孙明正在喝闷酒,半酣的说道:“赵……青……,俺琢磨,咱在公司几个月,跟着田家庆,没干安身立命的正经事,说句戳心实在话,俺担心咱的职业前途。”

赵青投入地‘吸溜‘宽汤红油酸辣面,任谁在旁叽叽咕,她只埋头‘急风慨卷’,大汗淋漓的模样,端的是位女汉子!孙明瞅其不答,便又再问,同时高声,见她还是只顾吃,便推一掌喊:“赵青,赵青!人间小吃货!” 这回赵青听见了,喝口酸汤抬头问:“嗯?嗯……?” 后仍旧。 孙明再喊,赵青抬头望着说:“等我吃完?吃完讨论?可以当作饭后话题。“  

终于耐到赵青吃完最后一口,又等喝净碗里的汤,才听她津津有味说:”乡巴佬,土老帽,知道吗?欧洲贵族饭后总要安排话题,这是他们的习惯。当然咱俩只是草民不算贵族,但我祖辈做过巡抚。又撇嘴?又虚眼?又犯嫉妒啦?又想表示很不相信?别总一副假有学问的傻模样,告诉你,我婆婆的太祖父,道光年间的,陕西渭南人,清史稿里有记载。孙明你家什么成分?”

“雇农。”

“喔?靠卖劳动力。”

孙明就点头。

赵青立时骄傲道:“挨割的韭菜,苦瓜的秧子,地瓜高粱和玉米,霜打过的茄子,碗由你来洗,我去泡壶茶,你也来一杯?”

“俺本来就困不沉,喝了更加不入睡。”

“笑死人,秀才就是假话多!你鼾声如雷比猪八戒还睡得多。今天是周六,明天不早起,人民要睡个好懒觉?反正星期天没事。”

“明天约了田家庆的小叔喝酒,不能起太晚。”

“两面三刀,又搞公司小政治?”

“错,姑娘你大错!俺一直都是看菜吃饭,搞活公司小人事,为咱自个儿架座桥。”

“和稀泥?”

“错,又大错!特别的大错!‘知己知彼,将心比心。‘ ‘近来学得乌龟法,得缩头时且缩头。’ 别以为咱是腰挎’精神‘下基层,别以为咱是‘钦差大臣’,做人岂能太烧包!告诉你,俺最近觉着在演戏,咱别做道具。三国孟德云,‘只能别人为我所用,慢慢就会实现理想。’ 懂得吗?”

“不懂,这是操曹的原话?你是他徒子徒孙吗?说白了要人人为你,你为自己。极端自利!”

“大大错!天大错!圣训云,‘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干对自己不利的,违反自然的法则,天地必诛之。俺师自然,做个真人,妞妞啊妞妞?这价值观不行吗?”

“对!咱千万别当那种人,‘一丝一毫不利己,一心一意为他人。‘ 宝贝东东们,根本没人能做到。“

“你的想法‘真环保‘,小贵族,快过来?让俺妥贴嘬几嘴!”

“面条咸,贵奶奶现在要品茶,没时间与你弄那个。”

“俺爱你,有文化,又时尚,又婀娜。知道别人咋议咱?”

“都咋说?都谁呀?”

“不是公司的谁们,是俺老家的乡亲。说 ‘明娃你个驴日下的,现如今有了大文化,能和城里高级女人困觉觉,那就是在睡文化,美得’咯咯‘的。‘”

赵青嘻嘻笑,她没明白今天孙明咋回事?往常总是温情脉脉,虽有野性那是活力,‘粗而不暴,鲁而不莽。‘ 今天咋就不同了?又犯忧郁症了吗?

朱子训:‘此处有意思,但是难说出。‘ 孙明心烦,想毁点啥,盼哪天生病死了算毬,不必死得很有道理。

他莫名其妙心里发毛。

谁料就在这当口,赵青皱鼻翘嘴巴,下力地掐他,轻轻地打他。这是在助兴,赵青知道他喜欢,掐得生疼他兴奋,能调动野劲。赵青喜欢常用这个好方法,知道准会招来啥,那是期盼的,她喜欢孙明狠命狂,揉人像揉面。

孙明曾经问:“赵青你有受虐倾向?打小挨惯了?”

“没有啊?”

“被前任男友揍狠了?落下病根了?”

“以前那男伴?文文弱弱,很是磨蹭。打个比方吧?寒冬腊月扔冰池里,他也不会急着上岸,先要想清咋‘扑通‘的,我怀疑他不是汉子,沒有活气。”

“建议你找个揉面团的。”

干嘛呀?干嘛呀?成天噎馍馍?”

“你喜欢揉。”

此时孙明眼睛发花,小心惯了想毁点啥不敢动手,气极了便去摔忱头。于是他眼射光芒说:“你掐俺时嘴狠斜了,眼神特别的那么坏,今天俺要收抬你!” 讲完就动手。

赵青像块大面团,快被孙明揉熟了,乐得吱吱直叫唤。孙明却一心要毁啥,听着她的呻吟声,想起了村长,突然暴发狠命劲,动作更快了,越来越快了,越来越狂了,口中叨念着: “村长,母狗,撅,撅,再撅,再撅,狠操,狠操,朝天亮操,朝死里操,操,操……!”

末了赵青披头散发眼放喜光,躺在坑上盯着屋顶好一会儿,缓过之后用手擦嘴咂巴回味:“嗯,嗯嗯,今天晚上算最好!” 孙明大汗淋漓说:“去了块心病。”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张金丰
对《第四十四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

龙8国际娱乐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