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二十一回 没红谷里悲没红 绝风岭上恨绝风(其一)
本章来自《清平世界》 作者:鲁南山
发表时间:2018-09-08 点击数:442次 字数:

再说陈海润和傅枕云这边,他们携着那位中年女子跟随车队很快就到了没红谷。滔滔的荣昌江通过此处,冲击出一个宽阔的没红谷石滩,谷地南侧是赤山,北侧是一片高出河床的碎石地。河上架着一座年代久远的水泥桥,地震使其变了形,西侧中间部分少了一块,露出了弯折的钢筋。不过此桥仍在通行,因为这是沟通南北必经的通道,此时来不及修缮,虽然走不了汽车却可容得了行人。
  由于没红谷北侧地势平坦,因此被设为医护区,他们便是向这里运送物资的。几人早已看清了此地的形势,伤员大部分来自没红谷东方的小镇,也有一少部分是通过大桥运到这里来的赤山方向村民,医护区沿着河岸近千米长,它的西侧驻扎着一个军营,两者之间有一片墓地,它是用来安葬死亡的灾民的。
  陈海润指着远处军营的方向说道:“您的儿子一定在那里吧?”
  “是啊,我的儿子就在那里。”中年女人死盯着远处,一步一步地蹒跚着走了过去。
  陈海润见她有些踉跄便跟了上去同她一起前行,他以为女人就要见到自己的儿子心里高兴过头了。
  “您的儿子叫什么名?”常业清问道。
  女人没有回答他,常业清接着说道:“您来看他事前一定没有告诉他吧,您怕他会因为担心就不叫你来了。但您自己跑了来,是因为放心不下儿子,可这也是对儿子工作的支持。是啊,他们是战士,可是他们也需要精神的慰藉,没有什么是比母亲的赞扬更有力的鼓舞了不是吗?一个伟大的母亲不一定有一个伟大的儿子,但一个伟大的儿子一定有一个伟大的母亲。”
  陈海润自顾自地说着,发现没了女人的踪影,回头看时,她正驻足在一个墓碑前。陈海润心里咯噔一下,缓缓走到了女人身旁,女人已经泪流满面,但她没有出声。
  那坟墓十分简陋,墓碑只是一块木板,上面写着“战友赵武英之墓”,字的上面贴着他军人证上的照片,墓碑的顶端挂着他的军帽。
  “英儿,娘来看你了。”那女人摘下了儿子的帽子放在胸口,她开始抽泣,但是仍然极力压低自己的声音。
  “娘不该叫你来当兵。”女人咬着牙,嘴唇不停地颤抖。
  陈海润站在旁边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说话,他真不知道该如何安慰一个失去儿子的母亲。
  “您的儿子是一个英雄。”他不知该说些什么,便说了这么一句。
  “天下哪个母亲需要英雄的儿子?”
  “您的儿子,他值得您自豪。”
  “任何人的死都不是值得赞美的事,何况是我的儿子呢。”
  “人们会记住他的。”
  “这正是我一直以来最担心的,因为我知道这可能会成为一个母亲失去儿子的理由。”
  陈海润无言以对,他意识到他的话语竟是在为一个生命的逝去寻找合适的理由,这显然是不合情理的。一个母亲为了逝去的孩子伤心,会虑及那些虚无缥缈,冠冕堂皇的缘由吗?对于这样的一个心碎的妇人,不要试图展现你语言上的天赋,文字上的技巧。人在极乐的时候,奉承显得微不足道,人在最悲的时候,安慰也必然于事无补。
  陈海润正在黯然之际,上天无声无息地下起了大雨,这大雨没有阻隔他的思绪。许久之后,他听到轰隆隆的声响,大地震颤,山岭晃动。军营里的军队很快集结奔向已经产生骚乱的医护区,妇人面不改色,岿然不动地站在儿子的坟前。莫非又是余震不成?陈海润转头寻找车队时,却发现河岸对面赤山上的一个山头发生了崩塌,泥土、岩石裹着树木向没红谷袭来。这不是地震,而是山体滑坡。陈海润定睛一看,不禁魂飞魄散,此时正有一批从赤山转移过来的村民走在赤山脚下,荣昌江南面。
  陈海润一边往回奔跑,一边朝着村民大喊:“快上桥,快上桥,山体滑坡了。”离那些村民更近的车队人员在常业清之前就已发现了灾难的降临,他们也在呼喊着,那些村民本来只觉察到了大地的颤动,却并不知是怎么回事,此时听到众人的呼喊,都拼命地朝桥上跑去。
  陈海润猛然发现傅枕云跑上了大桥,朝着村民的方向奔了过去,与几个跑在前面的村民擦肩而过。“快回来。”陈海润急火攻心,竭尽全力地嘶吼着,“快回来,不要过去。”他并不知道傅枕云跑去做什么,可是既然她去了,那他也一定要去。
  陈海润跑到桥头的时候被冲出的村民阻住了去路,他朝南侧望去,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正瘫坐在河床上放声大哭。此时傅枕云已经跑下了大桥,距那女孩子不过百米之远,从山上席卷而来的泥石流也即将到达河岸。
  陈海润从人群中找到一个缝隙钻了过去,拼尽全力朝对面跑去,他目不转睛地注视着那狂暴的,可怕的,无情的死亡山体,嘴里不停呼喊着小云的名字。那些泥石流遭受到几处平坦山坡的缓冲势力减了许多,陈海润望着那最后一道低矮的山头,希望它可以将这恶魔彻底降服。
  傅枕云已经抱起了孩子,奋力朝大桥跑去,泥石流被阻在了山头的那边,傅枕云马上就要成功了,陈海润也即将到达水泥桥的另一端,看着那平静的山头,他松了一口气。
  然而,泥石流最终还是冲出了山头,滑下了最后一道山坡,朝着傅枕云涌了过来。它已是强弩之末,然而吞没几个脆弱的生命却再简单不过了。跑上大桥已是不可能了,傅枕云折身朝荣昌江方向跑去,她只能盼望泥石流能够及时停止。
  那些泥土和石块在触及荣昌江江水之前戛然而止,但是在此之前,它们已经将傅枕云扑倒埋没。傅枕云的头部和女孩的大半个身子尚露在外面,她用最后一点力气推了一把小女孩,高处的一堆碎石滑落下来,将傅枕云的头颅死死埋住,那个小女孩吓得面如土灰,忘记了哭泣。陈海润眼睁睁看着这一切发生,他撕心裂肺地呼喊着,但是他束手无策,他感到一阵眩晕,双腿发软撞到了大桥的栏杆上昏死了过去。
  再说绝风岭这边,几个孩子被救出来之后,林雪飞给他们喝了些水,吃了几个果子,从背包中取出了一大块熟肉递到他们面前。孩子们的身体都很虚弱,林雪飞和韩采梅也已疲累不堪,林雪飞找了一块平地支起了一个帐篷,孩子们和韩采梅挤在里面很快睡去了。林雪飞躺在一块大石上,折了些树枝盖在自己身上,不多时也闭上了眼睛。
  休息了一晚之后,他们觉得孩子们的状态还算不错,便打算回到回雁村。一则这里只有两个人怕照顾孩子不周全,二则他们须要抓紧回去免得那里的人担心。
  “孩子们。”韩采梅问道,“你们困在里面四天了,是怎么撑下来的?”她以为即使是成年人也未必挨得过这么长时间。
  一个孩子说道:“我们喝了老师留下的水。”
  另一个孩子说道:“我们还吃了点东西。”
  “吃了什么?”
  “石头。”这个孩子回答。
  “天哪!”韩采梅惊叫起来,“可怜的孩子。”
  “姐姐,我们这里的石头是能吃的。”
  “石头怎么能吃呢?”
  “是真的,不过不是所有石头都能吃,只有一种可以。”
  “你说的是真的吗?”林雪飞半信半疑地问道,“什么样的石头可以吃?”
  几个孩子转了几圈,指着林雪飞身后土坡上嵌着的一块石头说道:“这块就行。”
  林雪飞和韩采梅看到那不过是一块暗黄色的普通石头而已。那孩子拿起一块青石将那石头敲下一块,只见断口处黄橙橙如金似火,表面纹理犹如鱼鳞一般,质地远不如看上去那样坚硬。那孩子敲掉了石头周边的硬壳,擎在手中犹如熟透的黄金桃。他将石头掰成两半,递给两人,林雪飞和韩采梅半信半疑,细细观摩着谁也没往嘴里放。
  那孩子早又取下一块打磨完毕,掰开一小半放进嘴里,嚼了几下之后便咽了下去。林雪飞和韩采梅见状也都放进了嘴里,这石头并没有任何味道,初爵时如同砂砾在口,咯吱作响,极不舒服,可是很快便会在嘴里消融,反而有种软绵绵的感觉。
  林雪飞喜出望外,他想着倘若在那边山里也有这种石头,众人就不会为饥饿所困了,因此问道:“这种石头在那边山里有没有?”
  “没有,附近山里都没有,只有这里有。”
  林雪飞又问道:“这种石头一般是大块的还是小块的?”
  “小块的居多,也有大块的,像这么大块的也少见。”
  “好,孩子们,把那块石头掘出来。”
  孩子们听了他的话都拿着石块上前掘土,韩采梅问道:“你是要……”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鲁南山
对《第二十一回 没红谷里悲没红 绝风岭上恨绝风(其一)》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

龙8国际娱乐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