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二十一回 没红谷里悲没红 绝风岭上恨绝风(其二)
本章来自《清平世界》 作者:鲁南山
发表时间:2018-09-09 点击数:290次 字数:

  “不错,那里用得上。”
  “是用的上,果子肯定不够吃,獾也不一定每次都抓得住,可是这么大块石头……”
  “先掘出来再说吧。”林雪飞和韩采梅也上前帮忙,不一会便把那大石掘了出来。林雪飞打量了一下那块石头,基本上呈方形,大概有一米半长,他绕到一端抬起试了试,重量应该超过一百公斤。
  “刚刚好。”林雪飞说完又吩咐那些孩子们道:“你们去找些小的石头。”
  待那些孩子们回来,林雪飞又问道:“孩子们,你们的家在哪里?”
  “在山的那一边。”
  “好,我现在要带你们去一个地方。等这一切过去,你们就能回家了。”
  由于地形复杂、资源供应不急、救援人手不足等多方面原因,地震之后绝风岭地区没有得到有力救援,林雪飞再清楚不过,他们的家人应该早已不在了,因为如果尚有幸存者,他们怎么会弃孩子于不顾呢?
  林雪飞将那块大石头立起倚在斜坡上,脱下白色上衣赤裸着上身,将那外套折叠起来垫在石头中央,又将帽子摘下来别在腰间。
  “准备好了没有?”他问道。
  “可以走了。”韩采梅说道。
  林雪飞躬起腰,将那石头垫着上衣的部位倚在肩上,右手、腰肢和肩膀同时发力,大喝一声将那石头抗在肩上,韩采梅怀里也抱着一块小石头,和那些孩子们一起走在前面为林雪飞开路。
  韩采梅见林雪飞赤裸着上身,右臂搭在石块上,脖颈上的青筋都暴了起来,每一步都缓慢而艰难,知道他辛苦异常。虽然韩采梅小心翼翼地为他撑起松枝,扯开荆条,但他身上仍不可避免地被划出了一道道血痕。倘若是在闲时自然要力求避开那些杂物,但是此时即使能避开他也不会去浪费力气,因此任凭枝条在他的身上留下印记,韩采梅看了着实心疼。
  林雪飞此时的体力只剩下三四成,刚刚起步走了不足百米之时,便感觉腰部绵软,双腿酸痛,再仰头看那入云绝顶,不禁犹疑起来,心知无法完成,有了退却之意。然而,他往前迈了一步,又迈了一步,他走了下去,放弃的念头一直萦绕在心头,不过那只也是一个念头罢了。他可以停下来歇息,不过还是尽量不要停,因为放松的状态太诱人,可是暑天酷热,汗滴如雨,他体内的水分快速流失,大石的棱角硌着肩胛,肩膀疼痛难忍,气力也难以为继,他只好停歇下来。不过,他不敢放下石头,一但放下就可能再也扛不起来了,因此只好寻找一块大石或者陡坡,将那石头担在大石或者陡坡上,自己则靠在上面暂歇。越到后期,越发艰难。人与逆境抗争包含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靠的是身体,第二个阶段靠的是意志。
  这边暂且不提,回雁村诸人在林雪飞和韩采梅走后继续展开救援,整整一个下午,他们一边同饥饿和疲劳抗争一边同死神和魔鬼决战。果子已经吃得干干净净,最后一只獾也从水井里捞了出来,兴叔的大半个身子也从废墟中掘了出来。他的状态不算很好,让人们犯难的是一块大水泥板正压在兴叔的双腿上,这块水泥板大约四五米长一米来宽,少说也得有七八百斤,应该是平房房顶的碎块,它的一端尚插在碎石当中,断面上露出了弯折的钢筋。
  人们已经耗尽了力气并且暂时未想到救人的方法,因此退到一旁暂作休息,几个村里的孩子和女人在旁边照料着他。夕阳的余晖被山头埋没,暮霭笼罩下来,最后一群飞鸟回到林中,山里又寂静了。常业清靠在一棵槐树旁静静地观望着远处的山巅,“3号”女孩又悄悄挨到了他的身边。
  “喂,你喜欢我吗?”女孩问道。
  常业清转过头吃惊地望着她,她也在瞪着两个圆圆的大眼睛盯着他。
  “真是个胆小鬼。”女孩说道,“人家都说善良的人不漂亮,漂亮的人不善良,我看你又善良又漂亮,这是怎么回事?”
  常业清被她弄的稀里糊涂,莫名其妙,那女孩又问道:“你觉得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说说看。”
  “你是一个好女孩,善良又单纯。”女孩自己回答,接着又说道:“哼,我才不要听这样的话呢,说点儿实在的。”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常业清说道,“那我没什么话好说了。”
  常业清说完呵呵笑起来,女孩也笑起来,然后说道:“我不善良,也不单纯,幸好我也不是坏人。”
  “坏人好人的有时候分辨不清,有时候懒得分辨,不过我倒知道你是一个快乐的人,喜欢笑的人。”
  “有一天我在一棵梧桐树的枝头看到一只翅膀上脱落了羽毛的鸟,也许是年岁大了吧,也许不久前遇到过天敌,谁知道呢?它站在最高的树梢上,叫了两声,然后纵身一跃飞到了空中,当然,它很快摔了下来,我跑过去一看,它已经死了。”
  常业清会心地点了点头,女孩接着说道:“我在这里感受到前所未有的自由,在记忆里搜寻了一圈,发现这竟是我此生最快乐的时刻。”
  “这并不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常业清说道,“因为你总要回到生活中。”
  “如果让那只鸟重新选择,我想它不会重回枝头,即使知道会栽进泥土依然会飞向空中。”女孩灿烂地笑着,让人误以为他丝毫不关心眼前的困境和伤者的命运。
  常业清的脸对着女孩,揣测着她心中所想,他以为她是一个倔强的女孩,他说道:“我们的境况要好得多,生命给我们选择的机会和抗争的权利,人的一生总不至于太糟糕。”
  “做想做的事,不做不想做的事,这就是最难的事。”
  “世界不是天堂,压抑和束缚伸出的枝条很低矮。俯下身子就能顺利通过,抬起胸脯就会焦头烂额。”
  “天堂里有上帝约束,有天使看管,大概也是不自由的,所以去不得。”
  “即使那里有全然的自由我们也未必非得去那里,因为我们还有第三种选择,那就是扯断所有枝条,你会看见宽敞的大道。”
  “那当然好了,不过倘若在此之前我的灵魂离开了身体,就让她随风飘荡吧。”
  话说到这里,人们点起了火把,最后的救援开始了。众人还在七嘴八舌地发表着各自的意见,连长说道:“我们要把这水泥块抬起来。”
  “谁不知道要把它抬起来?”有人说道,“问题是怎么抬?”
  “当然是人抬了。”
  “这怎么抬得起来?要是刚来那会儿众人合力或许可以,可是现在……”
  “现在也可以。”周克新说道,“歇了好一会儿,体力恢复得差不多了。”
  众人当然都以为这不过是一句玩笑式的大话,然而在这种情境下显得不合时宜,让人感到厌恶。
  “就这么办。”连长和周克新相互点了点头,吩咐女人靠边举着火把,将所剩无几的药物和绷带准备好。
  他和周克新走到水泥块的端部,两个人都注意到端部下方露出的可以深入手掌的缝隙,一人占了一角,其他人分布在水泥块的两侧,尽其所能地握着凸出表面的水泥块和钢筋。
  “一旦抬起就不能放手。”连长说完,提了一口气,大声喊道:“一,二,三,起。”
  随着连长一声令下,所有人一齐用力,那水泥块被众人撼动,稍稍离开了兴叔的身体。然而,两侧的众人由于身体乏力本来就难有作为,再加上站位不当,姿势别扭,很多人连那残余的微力也没有用上,另外还有几个人根本就难以抓住那些形状不规则的水泥凸起,它们刺手,有一些还发生了断裂。所以整个水泥块的重量几乎全都压在了连长和周克新的身上,此时正是危急关头,端部离地面不过半米,全部重量都靠着两人的臂力支撑,十分艰难。
  水泥块离地之后,最佳的方案当然是两侧的众人全都将手伸到水泥块下方,然而此时正是僵持阶段,谁都不敢贸然放弃自己把持的部位,即使力量十分薄弱却也可能十分关键。然而他们必须马上想出办法,水泥块不会发生任何变化,但是人的力量很快就会耗尽。连长给周克新递了个颜色,周克新心领神会,两个人将右臂同时缓缓地移向水泥块下方直到将水泥块的一个角环抱住,然后再将左臂缓缓地伸到右臂下方拖住右臂,两人齐声喊着号子同时发力将那水泥块慢慢上移,两侧众人感受到水泥块的移动也都用力,有几个动作灵巧的人借势将手伸到了水泥块下方,这一下便又多了几分力量,连长和周克新都清楚,此时决不可再停歇下来,因为臂力可以发挥最佳力道的位置已经过去了,倘若停在此时众人之力一定无法承担。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鲁南山
对《第二十一回 没红谷里悲没红 绝风岭上恨绝风(其二)》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

龙8国际娱乐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