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二十二回 无人从始自轻贱 谁肯生来作英雄(其一)
本章来自《清平世界》 作者:鲁南山
发表时间:2018-09-11 点击数:276次 字数:

食物的问题算是暂时解决了,接下来的日子他们偶尔会进山捕获几只黄鼬或者兔子,有时候会侥幸捉到一两只肥胖的雉鹑,甚至有一次他们竟然捕获了一头羚羊,这权当是改善伙食,奢侈一把了。但是远处仍不见有救援队赶来,他们的通讯设备要么已经耗尽电量要么已经完全损坏,即使通讯已经恢复他们也无法同外界取得联系。但他们确信外面的人早已知悉这里的境况,且不用说连长那些经验丰富的长官和战友,就是晋欢和陈海润也能猜出个十之八九,他们都绝不会袖手旁观的,所以还需要耐心地等下去。
  且说当下,他们每人手里握着那能吃的石块,虽然对它的功用和价值确信无疑,然而一群人围在一起吃石头总让人有种奇怪的感觉。但是相比于那些蚯蚓和蜈蚣,这石头简直就是色香兼具的美食,他们都开了口。
  正在众人啃咬石头之际,远处河床上汽车的车门打开了,一个穿着黑色西裤白色衬衫的成年男子和一个穿着利落灰色短裤和马甲的七八岁小男孩分别从车子两侧走了出来。成年男子牵着男孩的手朝着人群走了过来,他下了很大的决心,此时忐忑难安,现在他和孩子的命运掌握在他曾经拒绝伸出援手的一群人手中。
  人们早已对他们失去了兴趣,也不打算主动上前搭话,倒要看看他们如何应对,只有那群山里的孩子显得有些惊异。
  “我还纳闷那是什么呢。”一个孩子说道,“那个一定就是汽车了。”
  “是啊,是啊。”另一个孩子说道,“跟书上的一模一样。”
  “听你这么说,倒真有点儿像。”
  “我看一点也不像,是个铁皮房子,爸爸在外面干活住的就是这个。”
  “虽然形状跟这边的不一样,不过应该也是个帐篷。”
  “你们知道什么?那是一种房子,我听人说城里人盖了一种会动的房子,搬家的时候就不用盖新房。”
  孩子们你一句我一句地说着,那两人已经走到了他们面前,没有人跟他们说话,也没有人抬头看他们。几个孩子跑了过去,将自己的手里的石块递给了男孩,他们对陌生人表示友谊的方式就是将自己珍视的东西赠与对方,那男孩笑着接过了一块,说道:“谢谢你们,这个好吃吗?”
  “好吃,是甜的。”
  “你尝尝就知道了。”
  那男孩解下绑在腰间的机器人递给他们,说道:“这个送给你们。”
  “这是什么?”
  那男孩在那石块上咬了一口,笑道:“果然是甜的,那是我的英雄,以后他就是你们的保护神了。”
  几个孩子牵着那孩子的手进入了人群。那成年男子坐也不是,站也不是,转身走到连长的坟前鞠了一躬,在他的坟头添了一把土。他走了回来,低头想要拾起一块石头,回想起先前自己的无耻行径觉得羞愧难当,但此时饥饿难忍却又怕别人阻止,因此多次顾盼不敢动手,几次之后见无人出声才灰溜溜地捡起一块躲在一旁啃了起来,谁也没有理会他。
  “是,是,你们想的没错。”那男子边吃边说道,“我自己也觉得我是一个无耻的人,一个胆小的人,一个怕死的人,你们可以嘲笑我,可以咒骂我,甚至你们可以动手打我。”
  那男子说着说着开始抽泣:“地震太可怕了,你们也知道的,没有了食物就会死,我想多活一天是一天,何况还有我的儿子在呢。”
  他自顾自地说着,其他人也都在做着自己的事,他的孩子看着父亲奇怪的模样有些不解,歪头思索。
  男子接着说道:“这全都怪我,通往绝风岭的路修成了,是我捐助的,虚荣心让我来到了这里,却不想被地震所阻,差点害我儿子没了命。我真不是人,我们来到这里被村民奉为上宾,他们把我们看得高人一等,给我们吃的住的,可地震发生后我没有为他们搬过一块砖,挪过一片瓦。我会遭到报应的,我想要赶快走出绝凤岭,可是我的车子偏偏在这个时候出了问题,我正在修车的时候看到远处走来了一群人——就是你们。”
  说到这里,他咯咯笑了两声,接着又哭着说道:“你们一行十几个人当中只有两人穿着军装,我不知道你们是逃难的还是救灾的?可是不管你们是谁,我知道你们所携带的物资撑不了几天,而我的车上有足够多的面包和牛奶,当然是在只有两个人的情况下。所以我绝不会跟别人分享我们的食物,我以为我的如意算盘打对了,我悄悄修好了我的车子,哈哈,余震发生了,通天隘被阻死了,哈哈,我们出不去了,这不是罪有应得吗?这不是自作自受吗?接下来只能挨一天算一天了,我果然想得不错,你们的食物很快就吃光了,可是你们有一位了不起的首领,他总是能够化解你们的危难,有他在你们有的是东西吃,可是这时候我的食物却吃尽了。后来他死了,我以为你们这回总要完蛋了吧,你们知道吗?从你们来到这里我躲进车内之后,我们就是势不两立的,没有加入就是决裂,我们是敌我阵营,所以你们一定要比我更倒霉,就算死也要死在我前面,要不然怎么能证明我当初的决定是正确的呢?所以这时,我心里竟有几丝畅快,然而这位穿白衣服的先生不知从哪里弄来这些能吃的石头,不瞒各位说,当时我的心里是有些难过的。我的孩子跟我说外面有东西可以吃为什么我们不能吃,哈哈,这个小兔崽子比他老子还要无耻,吃完了自己的,还要夺别人的。不过这却提醒了我,不如放下脸面去求求你们,也许你们会施舍一些的,既然已经这么无耻了,更进一步也没什么了不起的,于是我就过来了,哈哈哈,我真是不要脸,我没有尊严,我是个畜生。”
  “你错了。”林雪飞猛不丁说了这么一句,那男子先是一惊,因为这一声着实响亮,接着便有些欣喜,终于有人跟他说话了,最后又变得茫然,他担心别人为他开脱,他说道:“千万不要,即使您真的这么说了那也完全只是出于您的善良,丝毫不会减轻我行为的卑劣更不会涤净我品质的肮脏,如果您非要这么说,我倒以为您是在讽刺我呢。”
  “你误会了。”林雪飞说道,“讽刺的对象,我们是需要好好挑拣的,我说你错了,并非质疑你对你人品的认知,实际上那是极为准确的,我们不会因为一个人做了反省就会以为他的品质得到了升华,也无法确定他会改过自新。”
  “你的孩子说要吃车外的食物,不是无耻。”林雪飞接着说道,“恰恰相反,那是一种纯净的想法,既然有食物,别人可以吃,我们也是可以吃的,如果只对别人的食物抱有这种想法那自然是一种无耻,可是倘若没有你的束缚,你的儿子也一定很乐意跟别人分享他自己的食物。就像刚来的时候,你不愿意开门,你的儿子却挣扎着想出来。刚一见面你的儿子就和山里的孩子互换了礼物,而且他们相谈甚欢,我们之所以确信其赤诚是因为他的坦然,面对你们抛弃的一群人,他没有向你一样深感不安和尴尬,足见他的心底是干净的。”
  那男子从角落里抬头望着林雪飞,停止了咀嚼和抽泣,只是呆呆地听着。林雪飞又说道:“你最可恨的地方,不是忘恩负义,不是袖手旁观,也不是恬不知耻。”
  “看到没有。”林雪飞指着那一群孩子说道,“坐在汽车里的孩子和没有见过汽车的孩子本来是一个族群,属于同一个世界,两者之间完全没有隔阂,甚至我用两者这个词都是不正确的。然而,是你,是你告诉孩子面包是他自己的,车子也是他自己的,千万不要跟外面的人分享,你甚至给孩子造成这样的错觉——那些什么都没有的孩子不配跟他交朋友,他是高高在上的,那些人不过是些可怜虫。”
  “听到了吗?”林雪飞接着说道,“这才是你不可饶恕的罪过,你非但不是一个好父亲,而且不是一个好人。”
  林雪飞不想再说下去了,他见天色已晚提议进山布置陷阱,这也正契合了小兵的想法,周克新知道林雪飞耗尽了全身的力气,即使勉强进山,以后恐怕也难以支持,因此强摁下了他只和小兵两人进了山。
  常业清摸起了一块圆形石头,将粗糙的外皮打磨干净,不剩一星一点,然后将那拳头大小的晶莹美玉捏在指尖,背对着火堆举在眼前转了转,一道亮光刺进眼中,他不得不闭上了双眼。
  他走到“3号”女孩面前,将那石头递给她,说道:“我看你没吃。”
  “你怎么知道我没吃?”女孩笑道,“你是不是一直在偷看我。”
  常业清飞红了双颊,不敢说话,女孩又笑道:“我吃过了,就在我偷偷看你你有没有偷偷看我那会儿。”
  常业清被她说得难为情,心里喜欢着她的可爱,也埋怨着她的轻薄,起身要走听到她几声连续的咳嗽又扭转了头,问道:“怎么咳嗽起来了?”
  “大概着凉了吧。”女孩说道,“你不是要走吗?怎么又回来了?你快走开。”
  “我怕你……”这三个字脱口而出,常业清知道一时心急说漏了嘴,只好把剩下的话咽了回去,又在这女孩的身边坐了下来。
  “你怕我死了不成?”
  “别说死字。”常业清压低嗓音说道,“你还嫌死的人不够多吗?”
  “呸,呸,呸,不说就不说,你凶什么凶?阎王爷难道听我的?”
  “阎王爷要是在你面前,保准也得听你的。”
  “嘿嘿,你是说我招人爱吗?”
  “我是说你泼辣。”常业清心里这么想,嘴上却说的是“是”。
  “哼,你心里肯定不是这么想的。”
  “你怎么知道的?”
  “快说,你心里想的是什么?”
  “不告诉你。”
  说着说着,女孩突然将头轻轻地靠在了常业清的胸前。常业清从来没有和女人这般亲昵过,又怕身后的伙伴们看到,心跳得厉害,身子一动也不敢动。
  夜色静谧,晚风清凉。两三颗星星挂在遥远的苍穹之上,清冷孤独却满怀热望。连绵高山的山顶组成了一条优美轻柔的曲线,将天与地分明开来。苍山拥抱着寄生其中的一切生灵,猿声凄凄,鸟鸣悲惋。河水轻淌,晚风阵阵,岸边的火苗高高窜起呼呼作响,试图跳脱石板的围困。两个人就这样静静地看着,听着,感受着这一切。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鲁南山
对《第二十二回 无人从始自轻贱 谁肯生来作英雄(其一)》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

龙8国际娱乐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