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二十二回 无人从始自轻贱 谁肯生来作英雄(其二)
本章来自《清平世界》 作者:鲁南山
发表时间:2018-09-12 点击数:605次 字数:

  一连三天过去了,他们的作息似乎一直处于稳定的状态,有猎物的时候就吃些烤肉,没有猎物的时候就吃些“石头”。每个人的心底都盼望着救援队的到来,但是却都强迫自己不要去想,因为失望的危害太可怕,有时候他们会用眼角扫一扫通天隘,同时告诫自己,那里不会有人,也不会有车,果然没有人也没有车的时候,虽有些怅然却不至于绝望。
  可是外面世界逍遥的日子时常会略过人们的脑海,他们甚至怀念起同朋友吵架,与恋人分手的时光,平日里那最令人厌恶的吝啬鬼也变得可爱起来,那最排斥的曾经发誓以后决不再吃的饭菜原来也是很可口的,为什么那时候别人拉着自己沿着滨海路木栈道徒步自己总是借故推辞呢?为什么自己会嫌弃第一份工作的宿舍是八十年代的旧楼,里面没有浴室,只有二楼提供热水?平日里夸耀自己的倔强,满意自己的孤高,哪里有这必要?哪里有这必要?
  这些天,人们回归到了他们的祖先曾在亿万年前历经的生活,男士们又捕获些了猎物,他们将几个尼龙袋随手一扔,盘腿坐在地上休息。
  “山上的路没有那么可怕。”江省突然起身说道,“是可以走的。”
  “我们早就讨论过这个问题了,我们有很多伤员……”
  周克新还没说完,江省却猛地提高了嗓音,大喊:“得了吧,还是那番无聊透顶的话,伤员需要人照顾,我就得留下来吗?善良或者冷漠是我自己的选择,谁能干涉?山上很危险我就得留下来吗?送死或者等死是我自己的选择,谁管得了?”
  江省指着众人大声骂道:“你们是一群用道义捆绑别人的混蛋,你们不怕死可以留下来,我怕死也可以走,倘若那时你们叫我走,说不定我早就已经出去了,说不定已经通知了外面的人连你们也救出去了。”众人见他有些疯魔暂时不去理会,心想等他平静下来再去安抚。
  他在人群中磕磕绊绊地穿梭着,边走边骂:“凶手!恶人!为什么把你们的意志强加给我?我只要不做坏人杀人放火,谁也管不了我不做好人,你们这些刽子手!”
  他嘶喊了一阵之后渐渐平静下来,瘫坐在地上垂着头一言不发,却忽然爬起来朝大山的方跑去,周克新大喊:“快把他摁住,不要让他走了。”
  吴子清和谭立言离他最近又与他关系最好,连忙追了上去将他摁倒在地,他们心里也明白,此时他自己独自跑上山去只有死路一条。
  经他这么一闹,众人的心里都有些着慌,长此以往,他们都会疯掉的。而此时只有靠近河边坐着的“3”号女孩表情依旧淡淡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事情,心内并无一点波澜。她听到身边的麻袋内有响动便扒开看了看,发现在几只鸟类的尸体旁有一只受了伤的鹧鸪,它正挣扎着想要逃离魔窟,觉察到上方的光亮,它的眼睛看到了正在朝里张望的女孩的眼睛。
  “哎呀,不好了,鹧鸪飞走了。”女孩的声音很微弱,但还是有人听到了。那只鹧鸪飞了一次落在了地上,常业清跑过去追赶,它再次起飞越过了小河扎进丛林,常业清也无能为力了。
  他懊恼地走了回来,心里十分惋惜,这是多么宝贵的饭食啊,这个时候,即使损失一小口都是应该避免的。他走到女孩的旁边扎起了袋口,向女孩看了一眼,不禁惊呼:“天哪,你怎么了?”他看到女孩面色苍白,嘴唇干裂,身体如散了架一般全无一点生机。
  “你不要担心,我们一定出得去。”常业清十分着急,安慰她,“过去了这么长时间道路应该通得差不多了,就在这一两天,你放心,这不是还有我……们吗?”
  “我放心,麻烦你给我取些水来。”常业清赶紧跑到河边用水壶盛了些水。女孩接了过来抿了两口,常业清又撕下了一块烤熟的兔子肉,拣出一个果子递给了她。
  “这些足够了,太多了。”女孩笑道,“我现在要吃肉了,你不要待在我身边,样子不好看。”
  “嗯,你一定要放宽心,等出去了你会怀念这里的。”常业清说完起身走开了。
  这一群人在一起度过了这么多天,无望造成的恐慌和不安也曾多次来袭。但是由于相互的鼓励和自己的调节,更有当时连长身体力行克服重重阻碍带来的信服力以及林雪飞在食物断绝之时给人的出乎意料的惊喜都使这些危险的因素每每烟消云散。但是现在,除了忽然出现的救援队,再也没有什么能够给他们惶惶不安的心带来慰藉,每一秒过去,无望就会加深一层,人们抚平自己创伤的能力是极为有限的。
  一旦人们失去对自己的控制也就意味着死亡的临近,这种场面就要一发而不可收拾了,他们之中,没有谁能够把控或者转变这样的局势。然而,命运之神是喜欢戏谑的,玩弄众生一定给他带来了巨大的满足感,当你满怀希望的时候,他就偏偏叫你绝望,当你不再有所希冀的时候,他就反而重燃你的希望。所以在两天之后,在人们崩溃的边缘,载着十几名救援人员的三辆军车开到了通天隘。
  一路之上,救援队打通了多处阻塞,重修了多处塌陷,但是对于通天隘他们也束手无策。他们携带的工具并不齐备,人手也不充足,更为重要的是,那些受了伤的民众需要尽快地得到治疗,因此他们决定使用绳索跨过通天隘将人运送过来。
  待在河床上的受难者终于苦尽甘来,无不欢欣鼓舞,击掌相庆。救援队示意他们转移到通天隘的东侧,他们熄灭了篝火,收拾好了行装,对于那些伤员或背或抬,几十个人朝通天隘移了过去。
  常业清见那“3号”女孩并不动身,走上前去兴奋地说道:”嗨,看到没有?救援队来啦,我们获救啦,我没骗你吧。”
  那女孩低垂着头,毫无动静,常业清又说道:“你走不动了吗?我背你。”
  常业清拉起她的手,只觉她手指冰冷,身子僵硬沉重,心里一沉,伸手去探,那女孩已然没了气息和脉搏,不知何时香魂已逝。常业清哀嚎一声跪在地上,那女孩的身体被他触动向后倒去,常业清揽住了她的身体,众人也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惊吓,停住了脚步围在女孩的身边。他们为她感到惋惜,只差一点点,她就能和他们一样活下去了。
  常业清看到了她身后他曾经为她打掉了外皮的石块和他拿给他的肉块和果子,她本已将它们埋在了鹅卵石下却由于身体的挤压露了出来。常业清痛彻心扉又难以理解,她一定会死的,因为她已经不想活下去了。
  “真是太可惜了。”有人说道,“都到了这个地步,不如把她带走吧。”
  “不。”常业清紧紧地抱着他,说道,“我想,她喜欢留在这里。”
  常业清知道救援队正在那边等着,况且女孩已死,留恋也无济于事,因此只能将她掩埋,他把她葬在了一棵梧桐树下,临走时对她说道:“每天都会有鸟儿在这树上逗留,然后飞走,希望你看到,会感到快乐。”然后,他同众人一起赶到了通天隘东侧。
  “我们通不了这隘口,得用绳子,我现在要爬到上面去。”救援队中的一名军人朝他们喊道,“等一下你们要接住下来的绳子。”
  “你们可有攀岩的工具?”小兵喊道。
  “当然有。”那边的士兵向他挥了挥双手,“这个还不够吗?”
  “那么,让我去吧,你忘了,我可是赢过你的。”小兵说完也不等那边的回复,将身子贴近那近乎垂直的崖壁向上爬了去,动作轻盈,且极为迅速,各处试探,摸索,利落干净,虽然时有碎石落下,众人不免担忧,但终是有惊无险。爬到十几米高处,约莫差不多了,那边的士兵也向上攀爬了一段然后将绳索扔给了他。小兵将那绳子缠在一棵斜生的松树上,他已经试过了,这松树足够坚固,之后他又在松树的左下方寻了一处高凸在外的石柱,又将那绳子在其上缠了几圈,然后顺绳而下。
  “这绳子结实吗?”有人表示了怀疑。
  那边的士兵听见了,笑道:“哈哈,这是安全绳,只要别用刀子割,就是系一百个人在上边也担得动。”
  “好了。”小兵说道,“咱们该走了,孩子们先过去,然后是伤员,最后咱们再过去。”
  “我们最后过。”孩子们商议了几句,异口同声地坚定地说了这么一句。
  “不行,按照我说的做。”
  “我们不害怕,我们要做大英雄。”
  “哈哈,你们知道什么是英雄?”
  “英雄就是叫别人先走。”
  “好,好,好,那就成全你们这些大英雄。”小兵说道,“那就先把伤员送过去吧。”
  那些伤员有些失去了胳膊有些折断了腿脚,即便是四肢健全身体也受到了重创,因此大部分都难以行动,根本不可能独自过去,因此还是小兵将他们一个一个同自己绑在一起荡了过去。大人们过去之后,剩下了那群要做英雄的孩子们,而小兵知道他们年幼绝不可能让他们独自过去,因此还是一个一个地运送他们。
  转眼已是最后一个了,小兵跟他说了一声恭喜,因为他成为了英雄中的英雄。然后,他熟练地将绳子在他的腰间打了个结,然后又把绳子系在了孩子身上,顺着山崖往通天隘的西侧移动,依然灵巧轻盈,很快就到了小路的边缘。众人见事已成,重获新生,同时也为了赞美这位伟大的士兵,他们欢呼起来,就在此时,那绳子突然崩断,小兵顺势将那孩子往上一递,这边的士兵抓住了孩子的手,然而,小兵却掉下了山崖。
  “哈哈哈哈哈哈,那安全绳是便宜货。”就在这位年轻稚嫩的,勇敢善良的,信守使命的小兵掉下山崖的同时,远在几十公里外的晋欢听到了一连串发自肺腑的,肆无忌惮的,放荡戏谑的笑声。
  这还要从头说起,晋欢因为受伤的缘故离了众人,后来为了寻求部队的救援来到了钧源广场,之后便留了下来,也无非是做些杂七杂八的零碎活。闲暇时间不免左思右想,东瞅西瞧,他发现每一天都会有背上写着号码的女孩在凌水酒店进进出出,每次一两个,但每次号码均不相同。这勾起了晋欢的好奇心,他决定去探个究竟,她们是些什么人?是哪个组织的?来做什么?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鲁南山
对《第二十二回 无人从始自轻贱 谁肯生来作英雄(其二)》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

龙8国际娱乐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