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材料科的计划员
本章来自《我的职场路》 作者:石建华
发表时间:2018-10-04 点击数:556次 字数:

  75年5月以后。我们厂里正在热火朝天地开展生产大会战,我正在模型房里上班,刚把一套模型做完,做好自我检查,感觉到没有什么问题,很自信地交给工段长杨师傅,他按照常规例行检查完以后,满意地在我做的模型上盖上鲜红的《合格》章后。随手把《合格》章放回到他的工具柜里,小心翼翼地收起来。
  这时候,杨师傅抬起头来,若有所思地问了我一句:“你手上还有没做完的图纸吗?”
  我肯定地回答道:“没有了,你还要给我分配新的任务吗?”
  工段长杨师傅摘下眼镜,从口袋里拿出一张手绢,一边双手慢慢地擦着镜片,一边严肃地说:“现在已经用不着了,你已经完成了你当模型工的最后一个任务。从今天起,你必须得离开我们这个模型房,到厂部的材料科上班去了。”
  我很惊讶地问道:“这是怎么回事情?”
  杨师傅沉思着,依然不紧不慢地说:“我只知道,这是厂里的决定。恐怕你自己也能多多少少知道一些情况,至于具体的细节,恐怕你还得亲自到车间办公室,去问一下车间的人事员。不过。在今天上午,你必须得先到厂里的材料科去报到。报完到以后,你再抽时间回模型房来,把你的那些工具交给车间材料员,正式办理移交手续。”
  杨师傅把话刚说到这儿,我突然想起来,在前个时间段里,的确发生过这么两件事,似乎应该与我的工作调动有关。
  几个月以前,我的老连长曾经到模型房里找到我,单独把我叫到车间外面一个没人的地方,他非常严肃认真地问过我:“你在车间里当工人好几年了,我当车间主任的时候,你觉得我对你怎么样?”
  我说:“你对我挺好啊。”
  他又问道:“那你还愿不愿意继续跟着我呢?”
  当时我确实不明白,他说这句话的真正含义,当时又碍于着老领导的情面,顺口说了一句大话:“你既然看得起我,我就跟着你吧。”
  他非常满意地点着头,和我摆了摆手就走了。
  再后来呢,厂长也来找过我,当面问过我:“我想把你的工作调动一下,要你干点别的事儿,你同意吗?”
  我记得当时我是说了一句大话,把话给说得太满了:“我是共青团员,保证服从分配,党叫干啥就干啥。”
  厂长满意地点了点头,但他也没有明说要把我调到什么地方,具体干什么工作,就急匆匆地离开我,忙着他的事情去了。
  我算是弄明白了,错不了。老连长找我,和厂长找我。这两件事的坐标焦点,在今天,完全都落到我这一个坐标焦点上。这两件事得最终落脚点完全重合在一起,在经过若干天以后的今天,总算是显灵了。
  俗话说“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
  我和工段长杨师傅就此告别。回到我的工作台前。告诉了我的师傅。师傅什么话也没有说。默默地看着我没有作声。我只好对他说:“我的工作地点就在厂里的材料科,离这儿不远。我们随时都可以见到的。希望你常来玩儿。”
  紧接着。我向班组里的各位师傅和师兄弟握手告别。
  我告别了我的模型工段,告别了模型工段的所有师傅和师兄师弟师姐师妹们,依依不舍地离开工作了几年的三连车间模型房,来到了厂部机关的材料科。刚进门,我一眼就看到了我的老连长。
  老连长看到我走进办公室,他马上从藤椅上站起来,高兴地问:“小石头,你今天到我这儿来干什么来了?”
  我顺口回答:“不是通知我,要我上这儿来报到吗?我现在来了。老连长,你怎么会在这儿呢?”
  没曾想,我这句话刚说出口,立刻引起了在材料科办公室里所有人的一阵哄笑。其中还有一个人打趣地说着俏皮话“小石头这个家伙还没当官儿呢,他这么官僚,居然连谁是自己的科长,他都没搞清楚。”
  在科里,当时年龄最大的尚老师,走过来拍着我的肩膀,笑着说:“小石头,你可要弄明白,你过去的老连长,现在仍然还是你的顶头上司,这是我们材料供应科的科长。明白没有?”
  我不好意思地摸着脑袋笑了。我的老连长,现在,得改口叫老科长了。
  这时候老科长把我拉到尚老师的面前,向我介绍说:“这是尚老师,从今以后就是你的师傅,以后你就跟他好好地学习业务,他要你做什么,你就得做什么,不兴犟嘴。他的这门业务技术,足够你学一辈子的。好好干吧。”
  说着,老科长把我带到一张空桌子前,和我一起。把这张空桌子抬到尚师傅办公桌的对面。与尚师傅的办公桌拼在一起。
  老科长对我说:“以后你就在这儿跟着尚师傅做材料计划员。”
  从这以后,我的材料计划员工作生涯就开始了。
  我开始做材料计划员,按照尚师傅交给我的工作步骤和方法。
  先熟悉材料库房当月的物资盘存表,了解厂里库房的物资类别和具体材料的名称、规格和数量及大致的用途。物资存放的地点。存放的方式和相关的注意事项。
  其次是根据厂里技术科和生产车间所提出的材料计划,以及我们材料科库房的当月盘存表,三表相对照综合平衡,哪些材料库房有货源,哪些材料是库房没有货源或库房虽然有一些,但在数量上不能满足需要。还有哪些材料又是库房虽然有货源,数量上也能满足需要,但规格和材质上不能满足,多种情况进行分类汇总后进行综合平衡。
  经过总体的综合平衡以后,首要的是充分利用库存,实在不行的就马上安排物资上报和组织采购。
  属于国家控制的物资,立刻汇总提出申请清单计划,提前上报给上级管理部门。
  不属于国家控制的物资立即编制当月采购计划,上报科长,经科长核准后交给科里的采购员具体组织货源。
  除此之外,还要负责厂里对各车间的材料计划进行综合平衡,还是那个原则,尽可能地采用库存材料。我还要负责各车间及科室的零星领料的审批工作。
  正说着,恰巧就有一个人来领材料,我就按照上述原则和步骤,开始按流程给他办理,这是我进厂几年来,第一次对车间的零星领料进行核查。在领用材料的名称、规格、数量,库房确认有货,而且在不影响整体生产计划的条件下,可以满足发货条件。我认真审阅完以后,那个人在领料单上的领料人一栏填上名字,我在领料单中的填表人一栏签上我的名字,顺手交给了尚师傅,请他复核后签字。
  尚师傅接过去看了看,翻了翻当月库存表,又查了查材料计划表,点了点头,说了一句:“行,你做得完全正确。以后就照这样的规则办。”
  说着就把那份领料单原封不动地退给我。
  我十分不解地张口就问:“尚师傅,按照领料单表格上的格式,审核一栏应当是由你签字的啊。”
  尚师傅说:“要我说呢,你这个小家伙,年龄也不算大,我看你年纪轻轻的,怎么办起事来咋就这么死板。当然,按规矩说你倒是正确的。但具体情况要具体分析,区别对待。材料科之所以今天要调你来,就是要你来办这些具体的啰唆事,领导上的安排,就是要你尽快地逐步上手,早一点儿把我解脱出来,好开展龙8国际娱乐网址的业务。记住,在以后,这些小东小西的零碎事,你就上手直接处理了,我也就不再签字了。你签字就等于代表我签字了,你签完再找科长签字。明白吗?”
  我无不担心地问他:“那我要是签错了怎么办?”
  尚师傅爽朗地笑着回答说:“你就大胆地工作,不要有顾虑。出了差错有我和科长负责。你的明白。”
  我小心翼翼地回答:“明白了。”
  有了刚才的那么一丁点实际操作体会,我心里刚刚才升起那么一点成就感。颇有信心地来到我的办公桌前,用一张废纸刚刚擦掉桌面上的灰尘。手里顺手拿起一份当月的盘存表,在办公桌前的木凳上,刚坐上不一会儿工夫,就不断地有人来领各种材料。
  很多人都按照过去的老习惯,直接找尚师傅签字,办领材料的手续。尚师傅就指着我对那些人说“过去,你们找我领材料,叫我签字是对的。现在。我们材料科的规矩有所改变。从现在开始,你们要领的那些材料,就由小石头负责办理。”话音刚落,那帮人立刻把我围住了。尚师傅在那里向大家打着招呼。同时也在给我打气:“不要慌,排好队,一个一个地来。事情总是一件一件地办。”
  我的材料计划员工作就这样,算是正式开始了。
  在材料科里,我的业务范围内,当时有这么一项内容。厂里生产所需要的材料中,属于国家控制的物资,必须提出申请计划上报上级物质管理部门,我们厂国控制物资供应上级归口单位,当时是五冶材料处。
  请看下一节《与材料处的业务》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石建华
对《材料科的计划员》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

龙8国际娱乐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