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言情小说
第四十章 浓情化不开
发表时间:2018-11-07 点击数:377次 字数:


徐晓蕙正在绿柳城销售部季维斯的办公室看杂志,忽然看季维斯急匆匆地进来,喘着气重重地坐在沙发上。连忙倒了杯温热白开水拿个给他,他接过来一口气喝完了,把杯子放在茶几上,她又倒了一杯给他,这才注意到他脸上的泪痕和汗迹。

“Akira,点呀(怎么了)?”徐晓蕙不解地问,在他心里季维斯向来都是稳重的,可是从昨天早上到现在一直处于浮躁的状态,跟她几乎就没说过话。

“我同咦哥嗌交喇!咦哥将咦哥打伤咗(我跟二哥吵架了,二哥把二哥打伤了)!”季维斯说着抬头看徐晓蕙,她完全是一头雾水,听完后更加疑惑。

“我头先去揾结拜咦哥吵了一架,才叽佢喺东莞被亚暠打桑(我刚才去找结拜二哥吵了一架,才知道他在东莞被季维暠打伤)!”季维斯说完把头低下,还在为自己的冲动懊悔不已。

“咩?真系同佢有关(什么?真的跟他有关)?”徐晓蕙的话脱口而出,猛然想起于雨朋交待过不能让季维斯知道这件事,连忙伸手捂住嘴。

“咩真系同佢有关(什么真的跟他有关)?”季维斯呼的站起来,凑近徐晓蕙面前,“佢系边个??仲知咩(他是谁?你还知道什么)?”

“唔唔唔,唔唔……”徐晓蕙想说不知道,去发现自己还捂着嘴,连忙松开,“我咩都唔叽,你唔好问我(我什么都不知道,你不要问我)!”

“冈(说)!”季维斯眼睛瞪着站了起来。

“唔系,我咩都唔叽!(不,我什么都不知道)!”徐晓蕙退了两步。

“再唔冈(再不说),我……”季维斯举起了右手。

“我唔叽,?做低我也系唔叽(我不知道,你打死我也是不知道)!”徐晓蕙仰起头闭着眼睛,算准季维斯不会打她。

“?——?返航冈(回香港),艮亚勾走(今天就走)!”季维斯急着,他觉得自己是最蠢的,什么都是后知后觉。

“Akira——我真个唔叽,我只叽咦哥发现有人对?唔利,有?嘅马仔,有?屋企大佬,仲有?屋企咦哥,所以佢才去东莞查嘅,其佢我真个唔叽啦,真个(我真的不知道,我只知道二哥发现有人对你不利,有你的跟班,有你家大哥,还有你家二哥,所以他才去东莞查的,其他我真的不知道了,真的)!”徐晓蕙几乎快哭了,她真的不想离开季维斯。

“啊!”季维斯惊呆了,李英楠、大哥、二哥、都是身边亲近的人,于雨朋是为了自己才涉险的。他又急匆匆跑了出去,他要去找二哥于雨朋问清楚到底发生什么事。

于雨朋和杨洋、牛永成、黄雯刚吃完饭,边走边说笑着进了公司。

“于总,季先生又来了!”前台的小莲看着于雨朋,“在你办公室呢。”

“哦?”于雨朋这次真正感觉意外,比上午那次要意外的多。

杨洋和牛永成也觉得不可思议,有这样吵架的吗?还带中场回去休息,完了继续下半场?

“老三。”于雨朋先倒了杯凉茶,拿着走进房间递给季维斯,“你吃午饭了吗?”

季维斯接过凉茶一饮而尽,大夏天的中午跑了个来回还真有些口渴,把杯子放下,拉住于雨朋胳膊说:“二哥,你们别瞒我了,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老三,你说啥啊?”于雨朋一时间没猜到他想问什么。

“就是我家大哥,二哥,阿楠他们的事情,你统统告诉我!”季维斯急切地想知道。

“你这不已经知道了?”于雨朋猜到是徐晓蕙没忍住说了,“我知道的晓蕙也知道,你想让我说什么?”

“啊!没了?”季维斯纳闷,怎么可能这么少呢!“那二哥,你告诉我你还查到了什么?接下来你们——”发现这么说不妥当,连忙改口,“下面我们该怎么办?”

“哦——”于雨朋确实还没想过该怎么办,也没想到季维斯这么快知道,思索了一下说:“这样,我问你,你现在是季氏的三公子?还是我于雨朋的结拜兄弟季老三?”

“二哥,我当然是你的兄弟了!我还不知道你是为我好吗?”季维斯坚定地看于雨朋。

“好吧,你先坐下。”于雨朋恢复了微笑的脸庞,“咱们就来个引蛇出洞!”

季维斯看到于雨朋脸上的表情,知道稳重睿智的二哥又回来了,精神不由一振,凑到办公桌跟前问:“二哥,怎么个引法?”

“首先,你先跟我决裂,像模像样的跟我大吵一架——”于雨朋看着季维斯。

“二哥,干嘛要决裂?”季维斯有点不明白,同心协力才对嘛。

“老三,听我说完,决裂以后,你回去把宇扬的人清出场,反正现场已经做的七七八八了。你把咱们两家公司的账目理清,把大部分钱打给我们,扣上几万。然后向香港那边汇报,看谁先跳出来,我估计可能是你家老二两口子,等他们来了,你就把大权都交给他,看得出来那家伙有勇无谋,他肯定想凭财力跟洛城这边原有的关系合作,要吞掉我的项目。而你就成了他身边的一个明棋,然后咱们里应外合,打败他们,接着再把赢他的钱转移走,香港那边肯定会把他调回去!你再次向公司汇报,你家老大必然自投罗网,我们再让他铩羽而归,你就趁机会去接管他的工作!解除潜在危险还能挽回季氏的声誉,对不对?”

“好,好是好,可是——”季维斯迟疑了一下,“我们弟兄是不是就不能在一起开心了?”

“只是暂时的,私下见面还是可以的,还有你必须在办公室和门口装监控了,必须要明的接近,暗地防着李英楠!那丫头可是个过河卒!”于雨朋再次提醒他。

“等等,二哥,你刚好像说我是一个明棋,那么暗棋是谁?”季维斯的思维也够敏锐的。

“哦?”于雨朋知道失口了,还不该跟他说老四王宏的事情,不由得装糊涂,“我有说什么明器暗器吗?大概是你听错了!准备好了吗?翻脸吧!”不给他机会继续刨根问底儿。

“等等,二哥,我口渴!”季维斯有些紧张,演戏这事儿还真没干过!转身冲门外就喊:“大哥,大哥,牛永成,给我拿杯凉茶!”

“呵呵呵呵……”于雨朋笑了,心想:这吵架还要准备啊?看意思是要还拿老大练练场,老大今天要倒霉,老三这显然是目标不明确呀!

大约两三分钟,牛永成急匆匆地端着两杯凉茶,笑着把一杯递给季维斯,另一杯准备给于雨朋,心里还在纳闷:老三是吃火药了!跟老二吵着怎么喊起我名字来?

季维斯“咕咚”“咕咚”把一杯喝干了,把空杯子摔在地上,碎玻璃四溅,顺手夺过来另一杯,直接泼在牛永成身上。指着鼻子喊:“牛永成,我让你拿凉茶,你怎么真给拿的是凉的啊?我要的是热的凉茶!再说我也没有让你给他呀!”

这下把牛永成闹懵了,简直有些莫名其妙,旁边于雨朋差点笑出声,心说,你嫌人家茶凉还把一杯喝完了,这理由也太牵强点儿!

季维斯喊完见牛永成没反应,又指着鼻子喊:“牛永成,我要跟你绝交!”

牛永成听了是有些不舒服,可更为季维斯担心,肝火太旺伤身,想劝又不知道怎么个说辞合适,只急得摊开双手砸着嘴。

季维斯也冒汗了,喊两嗓子牛永成都没接,搞得他不会了。只好扭看着于雨朋,心说老大完全是不配合啊,咱俩接着干么咋办?。

于雨朋也知道这不能为一杯凉茶绝交,唉,干脆上去帮忙吧!从办公桌后面瞪着眼出来,过去“啪”的一声就给季维斯来个嘴巴,嘴里骂道:“没良心的东西,你怎么能泼大哥呢?明说吧,我就是不喜欢你!我是故意让工人不按时完工的,我就是故意欺负你的,你能咋样?”

于雨朋说的台词也是风马牛不相及,态度却是明摆着在激怒季维斯。

已经有一些员工听见声音,迅速的围到董事长办公室门口。一看是老板三兄弟在房子喊 不敢轻易进来劝。于雨朋一眼瞧见李英楠出了电梯口,正要过来,冲季维斯使眼色让他闹,可他还是没反应,看来真是没经验。

“哎,我说香港仔,你到底想干嘛?是不是非要让我把你打出去啊?”于雨朋没办法只好继续出招,又向季维斯努嘴,眼睛撇茶几,嘴里提醒着,“你这是要干嘛?你敢砸我东西?你敢动我茶几?”

季维斯恍然大悟,抢步过去一把就把于雨朋办公桌上的东西全扫到地上了,包括秦婉玲的照片。季维斯偷偷地朝于雨朋吐吐舌头,于雨朋无奈点头,心想,砸都砸了装萌还有什么用?接着再砸点吧!

只见季维斯转身到茶几旁边,一用力把茶几给掀翻了,上面的物件乱滚。他又过去把窗帘扯了下来,还在四处看什么能砸,办公桌后面的博古架太重,就剩墙角一个景泰蓝大花瓶了。

“够了,混蛋香港仔,你给我滚!不然我废了你!”于雨朋大声喊,假装往跟前凑,心想,够了,别再砸了!外面这么多的人,怎么也不进来拉呀?

这时李英楠和杨洋进来了,一个拉住于雨朋,一个拉着季维斯。季维斯又故意往于雨朋跟前凑,于雨朋也故意伸手向上扬,心想,老三呀你可别再往近凑了,你真凑近了我不打也不行。

终于,季维斯被李英楠拉走了,牛永成和于雨朋坐在沙发上。牛永成到现在都不明白,老三会为一杯凉茶跟自己翻脸。杨洋在于雨朋桌子后面椅子上坐着,她也搞不懂季维斯走了再回来吵架什么道理,有员工正在清理房子的东西,纸笔,笔筒,计算器,资料袋,文件夹,墨水瓶,茶几里边的东西,地上的茶叶,玻璃碎片。那是秦婉玲相框的玻璃碎片,和刚摔得玻璃杯,单张照片已经捡起来放在办公桌上面。

沉默了好一会儿,谁也没说话。牛永成连续叹了几口气,觉得这事应该跟杨洋和于雨朋一起出差有关,可她在当面也不好意思问他,拍拍的肩膀,站起身回自己办公室了。

等收拾完地上的零碎,地也拖干净,员工出去了。杨洋这才来到于雨朋旁边坐下,低声问:“怎么回事?”她看到于雨朋使眼色了,也看到季维斯砸坏相框吐舌头了。

“呵呵,老三可真不会演戏,差点儿演砸了!”于雨朋先是一笑,又恢复了谈笑自若,“我让他跟我闹决裂,然后引季维暠到洛城,好好收拾一回!”

“我就说嘛,你们怎么会忽然吵起来,还使眼色,害得我也不敢拉架!”杨洋说完,“咯咯”一笑。

“再不拉?我大花瓶就该倒霉了!”于雨朋笑着摇摇头,“老三真没经验,竟然喝完了老大端来的凉茶,摔个空杯子,还要为杯凉茶跟老大翻脸!”说着跟杨洋一起笑了起来。

回到洛城的第三天,就是传统节日中秋了,今年的中秋节是个大日子,因为中秋和国庆节是同一天,而这一天,也是新洛百货大楼开业的日子。

然而就在中秋节的前一天晚上,于雨朋失眠了。整整一夜没合眼,不是为了试营业的事情,也不是为了杨洋,因为梁晓芸走了,不知道去了哪里。

时间回到九月三十号的下午两点,于雨朋站在市直机关家属院的大门口,梁晓芸还是没有让他进去。

看着梁晓芸和温艳娟拖着行李箱出来,还有一个大提包。于雨朋赶紧跑过去接住,放到后车座上,又开右车门让梁晓芸上车,她却坚持要跟温艳娟坐后面。他尴尬的笑了笑,只好开侧后门看着她们坐好了,才回到司机位置,发动引擎,朝机场开去。

“芸,能告诉我你去哪儿吗?”同样的话于雨朋已经问过不下十次了,自从前几天她打电话说假期批了,签证也已经办好了,正准备行李,可每次一问她去什么地方就沉默。哀求完回头看她的脸,“就算让我跟过去给你安排住处,跑跑腿儿也不行吗?”

“专心开你的车!不许回头!”梁晓芸厉声喝止,不让他再回头看,“就知道你这样,早知道去哪里就非要追过去!那会影响我的工作,影响我学习!”

“就算你白天学一整天,晚上总要休息吧?总要吃饭吧?”于雨朋继续哀求,眼睛却不敢往回看,“我跟过去给你做饭行不?你上课我就消失不可以吗?”

“不可以!反正有你在就会影响我。”梁晓芸声音有些颤抖,“我吃饭会自己做,没时间做我可以请保姆,你去干嘛?会用英文去市场买菜吗?”

“不会,我可以学呀!只要你让我去,我保证会好好学习行不行?”于雨朋声音有些激动。

“不让不让,就不让!”梁晓芸声音有些哽咽。

“雨朋,你就由着晓芸吧!”温艳娟低声劝于雨朋,其实她也是左右为难,拆他们明显是不对,撮合也不行,她明白梁晓芸离开就是为避开他,又怎么可能让他跟着呢!

“可是,嫂子,你知道晓芸只知道工作,她不会照顾自己嘛!”于雨朋又开始哀求温艳娟了,“嫂子,我求求你们,让我去吧!”

“谁说我不会照顾自己啦?我二十多年没有你,不是活的好好的?”梁晓芸不愿伤他,可也绝不会心软。

“雨朋,你放心,晓芸人虽然走了,可心还在你这儿。”温艳娟安慰于雨朋,却忽然间发现梁晓芸正瞪着她,连忙换个语气,“再说,学习结束不就回来了吗?你们平时也可以通电话呀!”

梁晓芸这次温和地点点头。

于雨朋知道再说什么也是徒然,就不再说话了,眼睛却不时通过后视镜向后看梁晓芸。

“专心开车!”梁晓芸发现后把脸凑近他耳朵,说话语气还是很严厉。

车子停到机场一楼外面的停车场,梁晓芸和温艳娟在前面走,于雨朋一手拉着行李箱,一手提着两个提包,一直到了安检口不远位置才停住。

梁晓芸过来接过行李箱,另一只手接过她的提包,看于雨朋手里另一个提包问:“朋,那是什么?”

“这是——我,我,因为不知道你要去哪儿,所以换了点儿外币给你带上!”于雨朋弱弱地说着,梁晓芸接过来拉开提包拉链,“呀”的一声,倒退几步瞪着于雨朋。

温艳娟连忙一看也吃一惊:“雨朋,你傻呀!”

不怪她们惊讶,因为里面整整一提包的外币,英镑、美元、泰铢、新币、日元、法郎、马克,足有上千万。

“于雨朋,你成心捣乱是吧?你要让我过不去安检?”梁晓芸气得杏目圆睁,其实心里明白他的初衷是出于爱她。

“芸,别生气,本来不需要这么乱,可你又不告诉我去哪儿!”于雨朋解释着。

“那你就打算用这些让安检把我扣住吗?”梁晓芸当然知道他是为自己,可心里真怕走不了,自己有这决心走已经是经过几番挣扎!

“对不起,我——”于雨朋这才意识到差点闯祸,迅速把拉链拉上,从衣服口袋里取出一张银行卡,塞到梁晓芸手里,“这个,你必须带上!”

“这个,不会又是什么阴谋诡计吧?”梁晓芸眼圈儿红了,她当然知道这个男人有多爱自己,可是又不愿给他留下太多的念想。

“这没有,什么都没有,我保证!”于雨朋说着举起左手要发誓。

“哦?一个空卡,那你还给我们家晓芸?”温艳娟故意逗他,知道他肯定存了笔钱进去,压低声音说:“哎,这里有多少人民币?”

“一块钱的人民币也没有。”于雨朋认真地回答,“是美元!”

温艳娟朝他瞪一眼,嫌他说话不明确。

“芸,你只管放心花,我敢保证花到你回来也花不完的钱!”于雨朋说的是真的。

梁晓芸听了他的话心里阵阵激动,用力的点头,眼里噙着泪花向安检走去。

“芸!”于雨朋大喊了一声,声音明显已有些哽咽,梁晓芸站住了,没有回头,她不敢,她不能,她不要让他看到她的眼泪!

于雨朋跑过去把她抱住,侧脸看她早已经流成泪人,低头吻住了她的唇,瞬间也流出了眼泪,打在她的脸上。她的心也被这一颗颗热泪击碎了!丢下手里的包和行李,抱着他热吻起来……

梁晓芸忽然用力推开于雨朋,她要再不走就会真的舍不得离开!拿起行李疾步走进安检口。

目视着梁晓芸消失在人群当中,温艳娟拉几下于雨朋的衣服,他才回过神,一看温艳娟也是满脸泪痕,两人相视苦笑一下,向停车场走去。回程路上他又问了好多次温艳娟,都没有问出梁晓芸究竟去了哪里,他心里知道,要能说的话,她早就说了!

就这样,于雨朋回到市区,整个下午都无精打采,晚饭也没心吃,他失眠了!

 


下一章:心有芸悸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羽佳一鸣
对《第四十章 浓情化不开》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

龙8国际娱乐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