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十六章
本章来自《西县旧事》 作者:张金丰
发表时间:2018-11-16 点击数:1223次 字数:

董管家答道:“老规矩还说,田亩钱不许私摊,只能官派,民夫不许有怠惰,劳役一日发工票一张,完工之日凭票领粮,不能预支,不能以钱代工,不能私招外埠工匠,不能谎报劳力人数求自肥,等等。可王家硬要全揽河工,想要总包下所有的事,还到处散布往年宋家做总牌时,河工中多半靠混日子,靠着拖工期挣钱,活又干的糙,各牌尽都私抽人头,说县衙收了田亩钱,并不如数的拨出。王家人就说,县里应该按工按料给出总价,各牌代收不入县库,县衙只管验收河堤。”

“哦!?”

“还有呢,王家主张各牌外请工匠队,避免刁民磨洋工,以善河工事。”

“哼!比歌好听。这事县长咋说的?”

“县长说,河工事大关乎民命,官府不能不去管,不能不全管!”

“也很好听。”

“如今正在铆着劲儿呢,今年怕是要出事情。”

“那王家怎敢和县里斗?”

“俺也报过的。说王家有远亲在天津卫当什么副司令。”

“天津不是远着吗?”

“听说这位远亲的朋友,是咱西县剿匪团的刘团长。”

“嗯……,只有这些事?”

“目前只这些。”

“再打听。”

“知道了。”

“一块吃?”

“大娘娘请,俺有事忙。”

董管家告了辞,回去后进屋看见四娘娘忙问了安,心生疑问。

四娘娘瞟眼说:“俺来支点钱,要进城一趟。”

董管家诺诺:“四娘娘用钱,讲句话就行,怎敢叫亲自跑一趟。”

四娘娘停顿一下才解释:“自然还有别的事,坐下说。”

董管家便坐下。

四娘娘见他坐得依旧很谦逊,感到特别好,顿觉‘一览众山小’,心气居高临了下,扁着嘴巴笑笑说:“总坐椅子沿,就能够得劲?”

董管家甜笑说:“俺早习惯嘞。”

“可俺瞅着不习惯,像反正来人呆不久,马上就会走,俺在董管家心中,是随便打发离开越早越好吗?”

“四娘娘你绝不是!”

“那俺是个啥样人?”

董管家依旧陪笑脸,坐姿没敢变,也没回应话。

“大娘娘安排急事要你做?俺来不是时辰吗?”

董管家在心里说,她这是在斗心眼,转着圈地说事情。于是说:“大娘娘确实安排事了。”

四娘娘便冷眼等他讲下句,老等不答就问道:“嗯……,嗯……?接着说呀?俺敬听嘉话。”

董管家轻声说:“大娘娘操心河堤事,要俺近日多留心。”

“就一点点没有提及宋文龙?”

“这个嘛,真没提。”

四娘娘哀叹:“唉……!文龙在县狱受痛苦,他从小到大哪里受过这活罪,俺这当亲娘的人,心都已被急碎了,她却操心河堤事,谁给俺做主!”

董管家见她悻悻然,掏出花绢沾眼泪,于是宽慰说:“四娘娘别急,宋家发怒摔个碗,保管全县能听见,县长也得掂量咱,不敢拿文龙怎么样。只是牢里黑,不敢吊轻心。”

四娘娘就问:“俺在犯闷乎?这位猪日的县长,竟直傻里巴机啦?平日见咱很客气,逢年过节不是咱请就他请。虽说暗中也斗着,大面上还过得去,咋突然间就撕破脸?”

董管家便凑前说:“少主人召集议过了,俺的看法是,既然县警拿着枪到西张村里去寻人,李县长肯定早知道。极可能是县长夫人为她那位半痴不傻的儿子,逼迫县长去干的。”

四娘娘擦着泪,摇头怨声道:“俺这傻儿子,百分百是宋家种,装愣充强的东西!李家王家争媳妇,他倒像是佛入凡尘,去把别人领到家来,又辛辛苦苦去颠颠,终把自己搁进县大牢里了。这本来关他什么事?俺这做娘的更傻,爱儿爱得糊涂了,还认干闺女,俺娘俩傻瓜到家了,这下怎么办好啊!” 哭哭啼啼,悔之不及。

董管家见四娘娘哭出声音了,知道在悔痛,陪着她叹气。过了一小会儿,四娘娘挂着泪珠说:“人在牢里,分秒难熬,俺是一刻等不得,你帮着估摸一下吧?先把事情缓和了,让文龙在里面少受罪,野猪日的狱卒们,就知索要钱,俺只好拿着去县里,俺要见儿子。” 言毕低头再呜咽。 董管家忙起身说:“官牢是个污浊凶毒的地方,宋家养着好些人,哪能让四娘娘去到那种下作地方。”

“谁能去?”

“办理这种事情,要知道该过哪座桥,该进哪洞门,知道怎样地花钱,朝谁花多少,不然就被诓骗了,多花冤枉钱不算,里面的人照受罪。本管家受宋家恩,愿舍半老身,替四娘娘走一趟县城,让文龙小主饿不着,冷不着,挨不着,再图出大狱。” 四娘娘很感激,起身福一福,悲悲切切泣声说:“俺替过世的文龙他爹谢过您。” 讲完曲膝又再拜。 董管家见了起身退步作揖道:“四娘娘不敢再这样,老爷在世时,视俺如兄弟,无以为报,唯有忠心!”

四娘娘听他这样讲,不由稍宽说:“那些无耻的县警,随便弄点破烂事,咱就大把花银子,这是变着法子抢人嘛?” 又气问:“大娘娘说因花花,要拿花花换文龙,竟如何?”  董管家点头沉吟说:“不妥,花花俺见过,心气高,有主意,不是任人推送的,把她捆到了李家,当场反了怎么办?李家得个反目人,跟没得一样。人是咱送的,他必生疑恨,反倒不为美。再说这事传出去,宋家背上献女换子的骂名,还和王庄的结新仇,千万干不得。”

四娘娘就点头,心中没底又问道:“那么大娘娘是何意?这些要紧处,她会想不到?”

董管家悟说:“四娘娘一心救小主,大娘娘一心救宋家。”

“那就不要文龙了?”

董管家因说:“妄猜一句,也许大娘娘心里,忍小抓大,家安人安,文龙早晚会出来,因此不用急。”

四娘娘听了顿怒道:“俺倒成了没见识的不识大体?到底不是她骨肉!人都没了,要家干嘛?” 董管家忙赔不是说:“怪俺胡言。四娘娘放心,宋家需大安,小主要快快地救出来,只要尽人事,可以两不误。俺们下人不是白吃干饭的,保护宋家义不容辞!相信仍会转危为安。”

“这会儿该干嘛?”

“四娘娘请歇着,董某这就打马进城。”

四娘娘因就拍手道:“好!俺也进城去,在俺娘家里坐等你的好消息!”

“四娘娘还没吃饭吧?吃完再去也不迟。”

“哪里吃得下,快备车!”

四娘娘终于有盼头,精神一振昂首挺胸往外走。


  
上一章:第十五章
下一章:第十七章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张金丰
对《第十六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

龙8国际娱乐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