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九章 相亲的行情
本章来自《金牛河畔》 作者:勘察加
发表时间:2018-11-28 点击数:1319次 字数:

教书生活单调而有序,如同每天朝升暮落的太阳,令人见惯不惊,不留下任何特别有意义有价值的记忆。

半期考试又快到了,在刘北望和周学礼的训督驱赶下,牛中的老师们似一群季节性亢奋的工蜂,行色匆匆,忙忙碌碌,各自施展绝活,紧张地备课、刻印试卷、模拟考试,然后阅卷讲解。因为半期考试乃期终考试的预演,其成绩既关系到牛岗镇中在全县的排名,也与老师们一学期辛勤劳动的成果----奖金大有干系,也关系到刘北望们在县教育局、镇教办及牛岗镇上领导心中的印象和仕途。

这是钱中平教书后的第一次大型考试,他不敢有丝毫懈怠,白天忙得团团转,仍觉不踏实,干脆省去了午睡,逐个找学生谈心,了解他们的情况,勉励他们增强应对考试的信心。整个牛岗镇中如临大战般忙碌和恐慌,仿佛空气中都随处飘浮着考题、试卷和分数的幽灵。老师和学生们都疲倦不堪,有学生私下嘀咕:“考考!一天都是考试!考得头晕脑涨的,还不是在为老师考奖金!”。

自孟铁匠家相亲回来,忙碌的迎考工作使得钱中平暂时把这事搁之脑后。后来,何德民来找过他几回,都只是问起班上学生的纪律表现、作业完成情况以及近几次单元测验的成绩等,压根儿就没提及相亲结果的意愿。何德民不说,钱中平不好主动问及。加之相亲中的孟小翠芳容模糊,也就少了些吸引牵挂,虽说孟铁匠家那顿香喷喷的鸡肉没吃几坨,略为遗憾,但好在自己也没送什么彩礼,即使相不上,也不损失什么。

晚上,徐有志和孙庆柏鬼鬼祟祟地摸进了钱中平宿舍。钱中平正认真备课,徐有志冷不丁一屁股坐到他备课桌上,意味深长对他直笑。钱中平莫名奇妙,骂道:“你小子神经兮兮的,花痴病又犯啦?”。有志并不气恼,跳下桌子,围着钱中平转了几圈后,亲切地问:“老师,这一阵心情可好?”,中平烦躁地说:“好个屁,老子这几天头都弄大了”。有志骂道:“别装了,寡人没问你这个。知道你小子去相亲了,快说说,那姑娘长得咋样?”。钱中平还想装傻:“啥姑娘?谁相亲了,没有的事”。孙庆柏直接挑明:“切,我早就晓得了,那个孟铁匠家的孟-小-翠!”。钱中平这才想起,他似乎与孟小翠相过亲,恍然大悟后,淡淡地说:“你们问这事啊?先整根烟来抽!”。钱中平过足了烟瘾,吊足了胃口后,眉飞色舞添油加措地描述了去孟铁匠家相亲的经过。徐孙二人伸长颈脖,满脸艳羡之色。

这时,何德民推门进来了。寒暄之后,何德民盯住钱中平欲言又止。徐有志见状,心里直乐,拉住孙庆柏说:“讲了一晚上的试卷,站得腰酸腿麻,庆柏咱俩出去走走”,二人拓拓的脚步声刚出到门外就消失了。

何德民轻掩了门,对钱中平说:“老弟还在备课?那边回话了!”。钱中平骤然紧张,悄声问:“他家咋说?”“这个呀,老弟你先说说,你对觉得孟小翠印象如何?”“我还….何哥你知道…吃饭时她没上桌子,我只看了她一眼没…没看清…我不好说…”“呵呵”“她家里究竟是何意见?”。何德民添添厚嘴唇,满眼歉意:“老孟两口倒是没什么意见,说他家小翠能和你那个,是她的福分。倒是孟小翠那天躲在里屋听你在外面吹牛谈天后,觉得你文化有点高了,担心以后谈不到一块儿,所以兄弟啊,你看这这…”。结果突然,缘由突兀,钱中平大张了嘴,目光痴呆,半饷不说话。何德民以为他受不了打击,忙嘭嘭使劲地拍打着钱中平肩膀,诚挚地劝慰道:“没关系的老弟!你还年轻,以后何哥再给你打听打听,千万别往心里去啊,来来,抽根烟!”。何德民亲自为钱中平点燃烟后,又搜肠刮肚劝了很久,见钱中平面容久无血色,呆愣的眼珠儿许久不显活泛,丝毫没有缓过气来的征候。因男女情感问题,致人变傻致残,乃至致死之事,他见得多了。何德民倒吸口凉气,惟恐这小子情感上转不过弯,疯痴犯傻出了事故,自己脱不了干系,赶紧找了个借口,快速溜出了钱中平宿舍。

何德民前脚刚走,徐有志和孙庆柏幽灵似的闪进屋来。见钱中平死狗般瘫在床上,二人哈哈哈一阵狂笑,声震屋瓦!两个狗东西根本就没走远,明显一直在外面偷听!钱中平恼羞成怒,跃身而起,抓了床头的东西砸去,徐有志耍猴般接过抛来的枕头书卷等,再一件件优雅地叠放在凳子上,一边学着钱中平的语气说:“何哥我我她没上桌我我只看了一眼没没看清”,一旁的孙庆柏早笑得捂了肚子蹲了在地上。钱中平飞脚踢来,二人腾挪躲闪,嬉笑不止。

稍后,有志将灰头土脸的中平按下坐定后,拭着笑出的眼泪说:“有趣有趣啊,知音少,弦断有谁听!钱大师,你就吹吧!这下把牛皮吹破了吧“,“所谓对牛弹琴,错在弹琴之人也!人家把你看得通体透明,你小子连人家姑娘几只鼻子几只眼是公是母都没弄清就拜拜了!哈哈哈”。孙庆柏收敛了笑容,正色曰:“老钱,此乃小事一桩,天涯何处无芳草,芳草凄凄鹦鹉洲。什么逻辑?文化高了难道也是一种错误一种罪过?说白了还不是嫌咱们教师工资低没地位嘛!”。有志感同身受状:“钱老师你也别太着急,庆柏说得有理,男子汉大丈夫何患无妻?这等鼠目寸光的女子,不要也罢!”。庆柏拍拍中平肩膀,很是痛心疾首: “我中平老弟不呆不傻,我不相信他天生就一副光棍相!”。有志语重心长:“缘分没到,不可强求;缘分一到,不可不要”……。

徐孙二人,一高一矮,一白一黑,一唱一和地拿自己开涮。钱中平回忆起孟铁匠家相亲的场景,自己也觉得滑稽可笑,懊丧之余,忍不住了扑哧笑出声来:“你们以为我要吃药上吊寻死觅活呀,老夫才不呢!日暮乡关何处是,烟波江上使人愁,我愁个屁!她嫌我文化高了,我还嫌她文化低了呢!”。钱中平神态的突然变化,令徐孙二人略感诧异。钱中平顿了顿,神秘地说:“有志庆柏,你们猜这次相亲我最大的感受是什么?”,二人面面相觑,见钱中平一惊一咋的,有志还真有些担心这小子受了刺激,脑壳断了路,忙去摸他的头,中平打掉他的手说:“老子正常得很,我这次相亲最大的感受是什么?猜!你们猜!”“伤感遗憾?”“痛苦失望”“鸡肋,对,吃鸡肋的感觉,食之无肉弃之有味嘛”“受骗上当被人捉弄的感觉?”“吃不着葡萄觉得酸的感觉?”……钱中平一一摇头否认。有志火了:“你小子别装神弄鬼,被别人当猴子耍了,想找我们报复啊!有话就讲,有屁就放!”,庆柏劝诫道:“年轻人呐,别装深沉!”。钱中平十分惋惜十分回味地说:“我的最大感受是,她家打铁炉火炖的那锅鸡肉汤,啧啧啧,那才叫香哪!”。

半个月后,何德民又给钱中平说了个镇卫生院的护士。何德民猛夸姑娘家条件好,工作稳定收入高,且品行端正,皮肤白皙,说得钱中平又动了心。当何德明说姑娘是他朋友的外侄女且姓鲁时,钱中平想起数月前他的学生被车撞伤入院时,就有个姓鲁的胖护士陪她聊了一夜,他还喝过她热乎乎的方便面呢,不会就是她吧?当何德民带他到镇卫生院证实了鲁姑娘就是那个胖嘟嘟的鲁护士时,满怀希望的钱中平泄气了。虽说鲁姑娘那晚待他甚为优厚,但她墩厚雄实的身材实难让他接受,钱中平礼貌地回绝了何德民的好意。

接着,何德民又陆续给钱中平介绍了三个对象:一个是他打菜油见识过的牛岗粮站开票的那个脾气火爆的大嗓门姑娘;一个是附近王庄小学教书的一名饱受情感创伤的远近闻名的年近三十的“老姑娘”;一个是牛岗街上一家生意火爆的理发店里一位“名声不佳“的理发妹。可惜他都没对上眼。

五次牵线皆不成功,何德民倍感挫折,相当受伤,对钱中平的“挑剔“非常不满,从那以后,他再也没给钱中平介绍过一个对象。

从钱中平伊始,牛岗镇中的单身汉“三剑客“的相亲生意,令人意外地走出了一段相当火爆的行情。

何德民之后,有人为钱中平提及了镇政府那个三十好几、涂脂抹粉、离婚待嫁的声名远播的计生干部。两天之后,学校后勤主任蒋东文向钱中平提起了他的一个远房表妹,蒋主任闪烁其辞,说他表妹岁数不太大,肤色不很白,文化不很低,在县城饭馆做工,但父母有退休工资,家里有房有彩电…。后来,有些不明就里的热心人士,又向钱中平说起了孟小翠、鲁护士。过了几日,有人想撮合孙庆柏和政府的老姑娘。再后来,又有好事者陆续向孙庆柏、徐有志等分别说起了孟小翠、鲁护士、理发妹……牛岗小镇仅有的几个未婚男女,被热心肠的人们循环往复地排列组合着,来来去去地反复见面、相亲,可惜一对也未撮合成功。

沮丧恼怒的人们将做媒撮合失败的责任,均归结于哥仨(尤其是钱中平、徐有志)的眼光高、挑食挑吃,好高骛远,不切实际。

于是,红火了不到一个月的相亲行情急转直下,变得萧瑟冷清。偶尔有个别来说媒的,几乎是劝他们挥泪大甩卖,有的简直就是“恶作剧”。

一天,学校伙食团的老刘,叫住了钱中平和孙庆柏。老刘神秘地问两人对校门口摆摊卖饭的蔡幺妹感觉如何?蔡幺妹泼辣异常,丰满异常,敢在校门口和周学礼夫人干仗。每逢钱中平等青年老师来买饭菜时,蔡幺妹便露出少有的温柔羞涩,汗毛浓黑的舀菜舀饭的大手不再筛糠般的颠抖,啪啪盖给他们碗里一大勺的菜肉。菜幺妹就住在钱中平宿舍窗下围墙外的农家小院,晚自习时,他窗前常常传来蔡幺妹录放机里震动耳膜的依依呀呀甜腻腻的港台爱情歌曲。对老刘的问询,钱中平微笑不语。老刘遂扭头问庆柏感不感兴趣,说蔡幺妹屁股浑实奶子鼓胀…生儿子的地儿…

再后来,周学礼夫人纯粹是为了恶心钱中平,强扭着他去见一个离异的拖了两小孩的妇人。夫人说那妇人从外貌看年龄不是太大,在县镇供销社上班,县城、牛岗镇上都有住房,信用社里的存款超五位数…

镇上农贸市场的猪仔毛猪猪肉价格噌噌上蹿,自己的身价却如银河直落九天,节节暴跌,钱中平十分窝火,却无处发泄。这明显被人看做了新买的垃圾桶,或慌不择食饿得半死的野猫野狗,有人扔来的废物你得兜着,抛来的骨碴剩饭你得臭着衔着,还得摇着尾巴,欢蹦蹦地啃得喷喷香,要不就会骂你“叫花子还嫌冷饭馊”,以后怕是残汤剩水都没得吃。

不到三个月,热乎了一阵的说媒军团偃旗息鼓,销声匿迹。往日门庭若市的“钱家大院”,显得分外冷清。钱中平哀叹“门前冷落鞍马稀”之余,很是担忧自己会否落个“老大嫁作商人妇”的凄凉结局。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勘察加
对《第九章 相亲的行情》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

龙8国际娱乐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