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四十九回 过往训诲甘寂寥 故事教化慕逍遥(其二)
本章来自《清平世界》 作者:鲁南山
发表时间:2018-12-01 点击数:686次 字数:

   惠如非常痛苦,不知道为什么,她常常想起徐妈的故事和徐妈的小侄子。她也不明白这些粗鄙的故事和那个不曾谋面的故事里的调皮孩子怎么会给予她如此强大的动力,让她做出了以前连想都不敢想的事,甚至多年以后回头想想,仍觉得不可思议。
  “爸爸,简直难以置信。”中午吃饭的时候,她显得很亢奋,“一个七八岁的孩子能爬上十几米的大树,杨树您知道的,表皮很光滑,所以一定得有力气和胆量。”
  “我知道了,惠如。”将军对她的话并不感兴趣。
  “不,您不知道。”她第一次对将军说不,将军很吃惊,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她继续说道:“我还没说,您怎么会知道他爬到树上干什么呢?他本来要摸鸟蛋,但是摸到了一条蛇,一条红花子,这种蛇是有毒的,我是没见过,将军您见多识广一定知道吧。但是他没有害怕,把它抓了出来,还在它的尾巴上系上一块破布,点着那布,蛇就能跳起来。那条蛇被烧死了,他把它剁成好几段扔到了河里。”
  “惠如,这些都是徐妈瞎编的,为了哄你开心。”
  “是真的,徐妈从不说谎,您知道的。”她又继续她的讲述,“这还不算什么,他和一个老师打了架,他竟然敢跟老师打架,天哪!他偷了老师的帽子,你绝想不到他对这帽子做了什么,这一定是一顶让人讨厌透顶的帽子,要不然他怎么会在里面塞上大粪呢?”
  “惠如。”将军脸上现出了严峻的神色。
  “别说了,惠如。”贺公桓也劝她,他认为作为一个有身份有教养的淑女在跟长辈用餐的时候说出这样一番话是不可理喻的。
  “后面还有呢!”他们的劝告一点也没有奏效,“他把炮仗放进那顶帽子,帽子被炸碎了,帽子的碎片和粪便飞得到处都是。”
  将军把碗筷放在桌上,愤然离席,惠如还在后面喊:“爸,您难道觉得这些故事不够精彩吗?”
  贺公桓皱了皱眉眉头,起身随将军而去,桌上只剩她一个人。
  将军的话未必全要听的,一直以来他怎么说她就怎么做,现在想想,怎么都找不出这样做的理由。所以晚上的时候她出了院子,没有通知将军。她的几个大学同学已经约了她很多次每一次都被她回绝,这一回她们终于能如愿以偿了。
  他们始终无法忘记在学校练舞厅里共舞的时光,惠如尤其如此。每次当她踩着那里的木板,看着镜中自己的身影,就会忘却外面的一切烦恼。因为她们的诚心和对舞蹈的热爱,华夏大学的老师答应把练舞厅借给她们。虽然这里不是她们的母校,好在人还是那帮人。同学们为惠如挑选了一件最华美的衣服作为她回归的礼物。她们了解她,那件衣服不但尺寸恰到好处,而且深得惠如喜爱。她们都已接近中年,但同年轻时一样美丽纤瘦,热爱舞蹈的人不注重身材是犯罪。
  她们在镜子面前站成整齐的一排,悠扬的音乐响起,瞬间注入她们的灵魂。她们的手臂、腿脚、腰肢、胸脯舒展收合,像是鱼儿在安静澄澈的水池漫游,鸟儿在纯净高远的天空翻飞。她们仰头细细聆听夜的喘息,手臂轻缓地拨揽月的光华,身体晃动似杨柳扶风,双腿腾空如金凤离梧。渐渐地,音乐变得急促,她们的动作、表情随之迅速变换。春季田野里野草的嫩芽疯狂生长,到处都能听到枝节拔高的声音。一夜之间,田野翠绿,生命灵气盈满山川。她们的动作之疾,节奏之快已经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一声惊雷撕裂天空,有崩山裂地之势,一只盘旋已久的雄鹰瞄准了猎物,电光火石之间疾驰而下,死亡降临世间。音乐陡然变缓,令人猝不及防,刹那间,雾消云散,晴空万里,几只落在溪边枝头的鸟儿低鸣几声,远飞而去。几个女伴重新整齐地站在镜子前,如同开始时一样,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惠如仰面吐了一口气,她好久没有这样轻松过了,唯有经历了不堪忍受的重负又经历了酣畅淋漓的发泄之后,才会有这种感觉。在她的丈夫去世之后,她第一次感到忘我的快乐。她的伙伴们也瞧出了她的反常,她刚才的状态近乎疯狂,这在以前是不曾有过的。
  贺公桓找到了惠如,以他的身份做这种事易如反掌。这在惠如的意料之中,但都无所谓了,她已经完成了心愿,反而觉得贺公桓像一个傻瓜。
  她谨慎地收起那件衣服,笑着跟自己的姐妹告别,然后对贺公桓说道:“来得真及时,我正要打电话让你来接我呢。”
  “那就好。”他为她打开车门,“以后这么晚就不要出来了。”
  “早一点的话就可以吗?”她说这句话本是为了嘲讽他,没想到却得到了意外的答案。
  “是的。”贺公桓回答,“将军亲口跟我说的,他让我告诉你,梁宅是你的家,你可以随时出入,而且不用经过别人的允许,只是以后不要这么晚,免得老人家担心。”
  惠如大喜过望,可她并不知道背后的诡计。这是贺公桓想出的办法,惠如偷偷跑出去将军非常生气,但他能对儿媳妇做什么呢?一个将军对一个女人无能为力。贺公桓对将军说,只要惠如想出去谁都拦不住,要想让她老实待在家里就得绝了她想出去的念头。既然她出去是为了男人,那就尽管让她去好了,他们趁机顺藤摸瓜找出那个男人,在他身上做些文章叫她死心。
  她果然上了当,半年没见到自己的情人谁能不思念呢?她去了他的家。见到她,他欣喜若狂,一把将她搂在怀里,两个人话也顾不得说了,因为他们的嘴唇正忙着做另一件事呢。
  在这紧要关头,门外突然响起敲门声。惠如担心是贺公桓找来了,急得要推开王明顾,可王明顾仍然抱着惠如不松手,他以为没人开门敲门的人自然会走的。可是门外那人却一直敲个不停,并且说道:“我知道里面有人,开门吧。”
  惠如一听是女人的声音便不再担心,但她不想让人看到自己因而进了卧室。王明顾开了门,没想到会是她,他琢磨着跟她没什么交情,不知她来这里做什么,挡在门口问道:“你来找我有什么事吗?”
  “我知道你在干什么!不用躲躲藏藏的。”门外的女人好大力气,硬生生把门推开,王明顾退后了好几步。
  “你……”他急了,“没经过主人允许你怎么能贸然进来?”
  “还不是为了你能活命。”她说。
  “你胡说什么!”
  “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
  “我干什么跟你有什么关系?”
  “叫她出来吧。”
  “谁?这房间里除了你、我,没有第三个人。”
  “喂,你自己出来吧。”她朝里面喊了一句,“你的情人小命就快保不住啦。”
  惠如不知这人是谁,但觉得自己虽然并无苟且却有失磊落,顿时羞红了脸。听这人的话语似是知道了他们的底细,又听她说王明顾有性命之忧,莫非将军知道了不成?她心里这样想着,从卧室里走了出来。
  “好一对小情人!”她调笑道,“扰了你们的好事,很过意不去。”
  “你到底要干什么?”王明顾很气愤。
  “我是来救你们的。”
  王明顾从鼻子里哼了一声,说道:“你是个疯子,可我们没时间听你的疯话。”
  “看来是个不怕死的,你死了倒没什么,只是别连累了人家。”她的眉毛朝惠如挑了挑。
  “你给我滚出去。”王明顾推着她向门口走去。
  “你叫我滚,我滚就是了。”她笑嘻嘻打开了门,“可是将军的人就没这么好打发啦。”
  王明顾听到她的话心中发颤,从认识惠如开始他就担心这件事,只是心里一直存着侥幸,难道这次真的事发了吗?还是问清楚的好。“你……你说什么?”他的口气变得温和。
  她关上门转身回到厅内,走到沙发旁稳稳地坐下来,说道:“将军已经知道了你们的事。”
  王明顾的脑子里哄得一声炸开了,当初他恋上惠如的美丽温柔,明知她的身份却不能自已,选择跟她走到一起的时候心中便暗暗担忧,他以为只要小心行事便不会暴露,想不到还是被他知道了,心里悔不当初。可回头看到惠如又有不舍之感,或许从头来过,他还会重蹈覆辙。
  王明顾乱了阵脚,惠如倒还镇定,问她道:“你是谁?”
  “你不认识我,我也不认识你,我只是跟你的丈夫有些渊源。”
  “她是谎言杂志社的傅枕云。”王明顾坐在沙发上一脸沮丧。
  惠如又问:“那……那你是怎么知道……”
  “是我告诉将军的。”
  “你……”惠如惊讶地望着她,不知道她到底在搞什么鬼。王明顾冲上来,一把抓住她的衣领,大叫:“是你!为什么这么做?你说,你说。”
  “放开她。”惠如吩咐王明顾,他松开了手,仍然恶狠狠地瞪着她。
  “你丈夫牺牲的时候,我是参与报导的记者之一,当时也曾经与你有过一面之缘。一个偶然的机会我撞见了你们在一起,我对你的丈夫很敬重,因此对你的行为很不齿,一时气愤,就跑去告诉了将军。”
  “可是你为什么又来提醒我呢?”
  “因为事后我知道自己做得不对,不管你的丈夫是谁,他已经死了,可你的人生还要继续。我很内疚,怕将军对你不利,因此今天才来找你。”
  “可是你现在说出来又有什么用呢?”王明顾的气愤和担忧一点也没有消除,“将军已经知道了,他一定不会放过我的。”
  “既然知道了就要想办法应付不是吗?”
  “你说得轻松,事情没落在你的头上,他可是将军,我们能做什么?”
  王明顾一脸愁闷,惠如倚在窗前低下了头,傅枕云看了看两个人,说道:“我倒有一个办法,不知道你们愿不愿意试一试。”
  “什么办法?”两个人一齐发问,语气里充满了期待。
  “坦白。”傅枕云说道。
  两人听她这么说都以为她在消遣他们,王明顾猛地站起来,气得在房间里来回踱步。
  “越多的人知道这件事,你们就越安全,所以现在只能坦白,而且要当着将军的面。”
  “越多的人?难道把全市的人都拉到将军面前不成。”王明顾也知道这样做会让将军有所忌惮,可是将军的宅子不是谁都能进得去的。
  “不需要那么多人,几个就够了。”傅枕云笑道,“我是记者,你们忘了?”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鲁南山
对《第四十九回 过往训诲甘寂寥 故事教化慕逍遥(其二)》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

龙8国际娱乐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