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五十一回 既迟才知分轻重 尚可方能辨仙妖(其一)
本章来自《清平世界》 作者:鲁南山
发表时间:2018-12-04 点击数:724次 字数:

     惠如的钱花光了,她不能回家,也不愿回梁家,又决计不肯去求王明顾,有些交情的朋友现在也对她避而远之。她还想留在花间多看孩子几眼可是又找不到挣钱的路子。最终她想到了傅枕云,她跟她之间的关系连交情都算不上,但她却是她在花间市唯一可以说得上话的人了。可是傅枕云曾经因为她没有忠于丈夫而向将军告状,现在她受到了报应,她真的会帮助她吗?
  心里虽然担忧,但她已经无路可走,她知道傅枕云是谎言杂志社的记者,趁着刚刚降临的夜色来到了这里。在一位员工询问她来意的时候,她看到傅枕云和其他几个人匆匆忙忙地从楼上跑下来,傅枕云看到她并没有感到惊奇,她知道她的境遇,迟早有一天她会来找她。但是现在她有一件急事要办,她说如果她愿意的话可以在办公室里等她。惠如答应了,傅枕云和几位朋友出了杂志社。
  傅枕云等人正在赶往医院,一起不久前发生的车祸涉及两位他们的熟人,一个是晋欢,一个是集团大楼上了年纪的保安。事情是这样的,临近傍晚的时候晋欢从飞石岛乘轮渡回到了岸上,他看时间还早不想回住处,便在海滨公园的石板路上闲逛,直到天色有些朦胧才往回赶。从海滨公园拐出来走东西道,北边是一片小林子,南边是一片正在建设中的海边别墅区。由于这里原先是一个大发电厂,虽然修好了路但许多人还没有习惯从这里走,为了营造幽深宁静的氛围,这些道路曲折蜿蜒,不适合急匆匆回家的人们,通常只有周末人们来海边观光的时候车辆相对较多。再加上现在正在施工,从这里行车的人就更少了。
  晋欢走在这样安静的路上倒也轻松自在。当他看到后面的车辆射出明亮的灯光,接着听到接连响起的几声刺耳的鸣笛声的时候,他的心里有些反感,这声音破坏了和谐的氛围,他走在路边的人行道上又碍着它什么事了?倘若要鸣笛只一声也就足够了。那辆车缓缓经过他身边的时候他斜着眼睛瞧了瞧,倒是一辆好车,新买的,连牌照都还没来得及安。晋欢心想,这人一定是个新手,所以选择在人少的路上练车,看到前边有个人便紧张得不得了,接连鸣笛。
  晋欢没想到那车停在了他的左前方,车窗玻璃摇下,一个人探出头,向他说道:“小伙子,小伙子,你去哪里?”
  晋欢定睛一看,刚才的抱怨烟消云散,想不到竟是他,笑道:“老大爷,怎么是你呀?”
  “这是我孙子的车,刚买的新车。”老大爷说完晋欢听到里面的司机轻轻叫了声爷爷,意思叫他不要这么说。晋欢心里替他高兴,孙子出息了,老人家总算熬到头了。
  “小伙子,你去哪?叫我孙子送你,快上车。”
  “不用了,老大爷,我就要到了。”
  “不是还没到吗?上来,上来。”
  “你们爷孙俩走吧,我就在前面了。”
  “小伙子怎么这么犟?你不上来我就下去拉你了。”
  晋欢心想老人为孙子操劳了一辈子,这会儿孙子有本事了心里美得什么似的,见人就炫耀一番,不如就满足了老人这点小小的虚荣心,因此便上了车。
  “小伙子你不用不好意思。”老人家笑起来掉了两颗牙的牙缝毫无保留地露了出来,“这是我孙子的车,我说去哪就去哪。”
  “走到头我在路口下车就行了。”晋欢想要老爷子高兴高兴,“我从来没见过这么漂亮的车,您的孙子真有本事。”
  这老大爷的孙子也是一个老实人,被人这么一夸很不好意思,也不知道说什么,只是笑了笑。
  “开个车就有本事了,当了大官才叫有本事。”老爷爷虽是这么说,脸上的笑容一刻也没有消失过。
  “是啊,是啊。”晋欢顺着他说,“我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开得上这么好的车呢?”
  天色越来越暗,这条路上仍然就只有这么一辆车,老爷子的孙子开车出来只是想让老人高兴一下,实际上他还不怎么熟练。虽然道路平坦又没有别的车辆但他还是小心翼翼,生怕出什么意外,自己倒没什么,只是千万别伤了爷爷。所以这车子速度不快并且相当平稳。
  突然,三人隐隐约约看到一个人影猛地朝车子飞了过来,人又没有翅膀怎么会好端端地飞起来呢?难道是鬼魅不成?一瞬间老爷子的孙子由惊而怕,一时手忙脚乱,不知如何是好,事后,他自己也说不清那一刻到底做了什么。那人来得太快,他还没反应过来,前面挡风玻璃已经被鲜血覆盖地严严实实,车子失去控制,向道路右边的小林子冲去,此时他们三人已完全看不清前方的景象,“砰”的一声,显然又撞上了什么东西。
  车子撞到一棵树后停了下来,三个人在车上呆滞了几十秒,老人的孙子最先做出了反应,他扭头看了看爷爷,眼中全是慌忙与惊恐,一边一迭声地询问,一边四下观察爷爷的身体。见到爷爷安然无恙只是吓得呆了又转头看看晋欢是不是受了伤。晋欢的脑袋撞着前排座椅,磕破了额头,鲜血流到了眼睛上,老爷子的孙子不知道他伤得怎么样,心里害怕起来。晋欢也不知道自己伤势如何,但他没有眩晕的感觉,由于受到惊吓伤口也不怎么疼痛,猜测自己可能只是轻微伤。
  “我送你去医院,不要害怕,不要害怕。”这个年轻人不停地叫晋欢不要害怕,他自己心里却怕得要命。
  “我不要紧,我们撞到了什么东西?”晋欢捂着伤口下了车,老爷子的孙子也走了下来。
  当他们看到满车的鲜血和车前盖上伏着一个人的时候,这年轻人吓得大叫一声,向后退了两步一屁股坐在地上。晋欢看到这个惨状,只觉腹内翻滚,扶着树干弯下腰,哇的一声呕吐起来。
  可是晋欢突然感觉不对劲,虽然他不敢再向那场景看上一眼,但他回想起来,即便那人的血全都流光了,身子也不可能变得像纸一样薄。这其中可能有些蹊跷,他大着胆子想要再看一眼,刚看过去又即刻闭上眼睛。他本想告诉老爷子的孙子,叫他过去看看,可是看他瘫软的样子还不如自己,便下决心向前走了两步,然后睁开了眼。
  果然,那只是一个假人,由于里面的“血”全都流了出来,它的身子变成了薄薄的一层,只有那个塑料脑袋还鼓鼓的,连在身体上,从一侧垂到了车子下面。那假人是橡胶做的,颜色还有质地跟人的皮肤非常相似,腿、臂、手、脚也都能以假乱真,那塑料脑袋上的五官和头发也都像极了真人。
  晋欢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但这虚惊一场让他兴奋异常,没有人因此丧命,他们也不用承担罪责。他跑到那年轻人跟前搀起了他,大叫:“那是假的,是假的,我们没有撞人,你看看。”
  年轻人又过了半天才反应过来,呆呆地望了望晋欢,迈着僵硬的步子走到车前,仔细看了看那假人,又回头看了看晋欢,嘴角出现了一丝微笑马上又消失了,如此再三,晋欢才看到他如梦初醒,高兴地笑起来,跑到晋欢面前跟他拥抱在一起。
  晋欢的目光看向车子左后方,他倒吸一口凉气,似乎一个人正躺在那里,难道也是一个假人吗?他拍了拍年轻人的肩膀,将地下的“人”指给他看。两个人刚从地狱中逃脱现在又回到原先的境地。恐惧再次袭来,但他们的心里又充满了希望,那一定也是个假人吧。
  可惜事与愿违,那里躺着的是一个活生生的人。他们不敢耽搁,老爷子的孙子马上拿出电话打算叫救护车然后报警,晋欢跑过去想要观察伤者的情况。
  “我已经打过了。”他们的电话还没有拨出去,一个警察就朝他们走了过来。晋欢吃了一惊,此人竟是郭谋忠。
  郭谋忠来到这里并不是偶然,近一个月内,他接到了两次报警电话,有两个车主撞上了里面灌满假血的橡胶人,两次都是发生在傍晚时分,一次在北湾吊桥东面不远处,假人从山上飞了下来,另一次在瓢子湾的小路上,假人被挂在拐弯处的路灯上。毫无疑问,这样的恶作剧已经超出了法律容忍的范围。偏僻寂静的道路和傍晚昏暗时分是嫌疑人最佳的选择,公安局安排警员在嫌疑人有可能行动的地点巡视,郭谋忠就这样碰上了他第三次作案。
  为了便于观察,郭谋忠躲在刚刚拆去保护网的大楼最顶层,刚才的一切他看得一清二楚,正是现在躺在地上的那个人拉动绳索操纵了挂在树上的假人。他明知道这样做有可能会给别人造成极大的伤害却仍屡次犯案,如今落得这样的下场,也算是自作自受。
  他走过去蹲下身子检查了一下那人的状况,看到了他的脸,晋欢注意到背对着他的郭谋忠猛地抬了一下头,然后一动不动地僵在那里几秒钟。接着,郭谋忠对年轻人说道:“我们不能等救护车了,他伤得很重,用你的车送他去医院。”
  “可是我们不知道他伤了哪里怎么敢贸然动他?”
  “他的伤主要在腿部,我已经检查过了。”郭谋忠将他的双腿固定在折断的粗树枝上。
  “好,救人要紧,可是现场要等警察……”
  “混账。”郭谋忠怒道,“我不是警察吗?”他用龙8国际官方网站拍下了现场的照片。
  “把他抬上车,不要动他的腿。”郭谋忠一边吩咐他们一边把车头上的假人拿了下来用衣服袖子擦了擦车窗上的血迹,“我在这里等交警。”
  郭谋忠说得对,救命才是最重要的,伤者此时渐渐苏醒,三个人把他抬上了车,晋欢和老爷子及其孙子去了医院,郭谋忠留在了案发现场。
  这件事并非晋欢和老爷子通知的韩采梅,而是郭谋忠。他认为韩采梅是晋欢在花间市仅有的几个朋友之一,他出了事应该让她知道。的确,他和晋欢之间曾有些嫌隙,而且还关系到他的爱人,但男人应该是宽容的。韩采梅好不容易才重新建立起对他的认识,他应该把她心里的印象延续下去。
  韩采梅把这件事告诉了傅枕云他们,除了不在社内的林雪飞之外其他五个人也都赶去医院。韩采梅虽然听郭谋忠说晋欢只是受了轻伤,但直到看到他坐在手术室外的长椅上才感到安心。晋欢右边额头上包了一块巴掌大小的纱布,殷红的血渗到了纱布外面。老爷子坐在晋欢旁边,他的孙子在走廊里来来回回走个不住。
  韩采梅老远就问晋欢:“他伤得重吗?”
  晋欢抬起头看到是韩采梅,一抹惊喜的神色在他的脸上一掠而过,一扭头看到傅枕云他们全都赶了过来,心里不禁感到一阵温暖,他站起来,说道:“是郭大哥告诉你们的?”
  韩采梅点了点头,又问:“里面的人伤得重不重?”
  “我不知道。”晋欢回答,“不过来的路上就已经醒了。”
  韩采梅走到老爷子身边蹲下身子握住他的手,说道:“老爷子,先送您回家去吧,有我们在这里就够了。”
  老爷子从出事到现在一直精神恍惚,此时看到韩采梅眼中竟溢满了泪水,他悔恨道:“都怨我,都怨我。”
  正在此时,有三个人并一名医生几乎是小跑着从医院长廊的另一头赶来。韩采梅认出了他们,中间的中年男子是谷成甫市长,两边的一男一女正是上次在迎接谷市长和温局长的晚宴上见到的追随在市长旁边的两个人。其他人也都认出了经常出现在媒体上的谷市长,心中惊异,莫非受伤的竟是谷市长的亲人不成。周克新暗自纳罕,原来月影的姐姐还跟市长有些关系。
  谷市长一边气喘吁吁,一边惊慌地跟那位医生说着话,江露泠和于衍修直冲众人而来,他们两个左观右瞧,见只有晋欢受了伤便怀疑他是肇事者,径直走到他跟前。江露泠拉住晋欢的衣领把他提了起来,问道:“是不是你撞的?”若是在以前,她一定不分青红皂白早就动手了,但现在她的戾气减退了许多,直到发生这样的事她自己也才觉察到这一点。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鲁南山
对《第五十一回 既迟才知分轻重 尚可方能辨仙妖(其一)》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

龙8国际娱乐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