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二十三章
本章来自《西县旧事》 作者:张金丰
发表时间:2018-12-06 点击数:765次 字数:

董管家名叫董道昌,那年六十四,皇帝在时他是秀才,在太行山里教私塾,具体地点不知道,他也从不说。民国二年流落西县,在县城代人写信写状带算命,借住城西隆鼓寺。有天庙里刨坑种树挖出陶器,圆乎乎有鸽子大小,上有六孔,方丈见了说是大埙不算稀罕,只是用来吹曲子的。董道昌换到手,出门总带着,闲时就在算命摊上吹几曲,低闷悠游遥远飘忽动人心脾,使人想起了岁月,常有听得抹眼泪的。

‘音乐不分你和他,世间聪者自共鸣。‘

四下传说曲声怪呢?吹的尽是百姓心中伤苦事。董道昌每吹过,便起身朝众躬身说:“谢抬举,献丑了。咱百姓不易几千年,俺替大家和自个儿,哭这难熬的日子。” 不少围观人就点头,竟是常遭县警赶散。

文虎他爹宋家庆,听说这件事,寻到董道昌的摊,离几十步就暗观察,见衣衫破旧有各色补疤,但是洗得干干净净,喜他整洁无颓废,慈眉善目俊书生。再看破桌子,除开笔墨纸砚外,果如传说立着埙。

稍顷趋而探:“先生贵姓?何故到此?” 董道昌正闲坐无聊,见个光鲜有钱人,细瞧来者好生英武,面无凶相。困顿之人本能使然,起身作揖躬身礼道:“贱姓董,名道昌,字远定,乞讨之人,处处为家,实非故意流浪至此。。”

“先生年青,无甚打算?”

“随遇而安。”

“口气飘零?”

“命也。”

“倒也淡泊。”

“今已飘泊,不淡怎样?”

“俺细观先生,运淡心不淡。”

“贵人喜面相?”

“能用埙把大家泪水吹出来,心中必有大苦难。古人言,‘鹏不得展而哀鸣,命运多舛定悲声。’ 先生哪里人?”

“祖祖辈辈,寒居安徽。”

“二老安在?远走难孝?”

“先时仅一母,已仙去。”

“观之西县如何?”

“俺今如何?安敢妄嫌。”

“不嫌是真,无怨未必。”

“哎!真让贵人看出来。”

“本人在县招商所受累,又忙清河堤防的事,家住杨村,略有资财喜欢交友。先生若不疑,弃了这个养人不饱的摊子,同往杨村竟如何?”

“贵人怜俺?”

“是面缘。如今刚民国,朝代更替万事从头。多少不幸人,为食走异乡?俺有心结缘。”

“缘有一时一世之别?”

“咱和先生结那世缘,咋样啊?”

“‘困苦盼恩。’ ‘难时口如蜜 ,得意情如纸。’ 贵人莫草率。”

“咋了?怕啥?俺不图报。”

“有恩不报非是君子!”

“只求先生做兄弟。扔了这处混饭摊子,同去庄上把酒剪烛,俺要听你吹埙呢?” 上去拉。

 董道昌忙摆手说:“贵人急不得,千万急不得!老话讲,  ‘大福来时,莫忘前恩。‘  桌子从这家借的,虽经寒暑未取分文,俺该谢他家,再少也得一顿便饭。城西隆鼓寺,遮风挡雨僧无嫌言,俺也该要还个心愿。做完这些,定来投奔。”

“果没错看,一言为定,盼望早到。”

董道昌从桌子后面转出来,跨步撩衫就地拜跪,叩响头道:“多谢再造!” 讲完低头,泣不成声。

围观者中有人悄悄抹喜泪。

董道昌与这家惜别,与隆鼓寺僧人道过珍惜。因县志未录仅有传言,只能想象当时情景,那一定是感人至深。

日后宋文虎他爹宋家庆与董道昌果成至交,情同兄弟。那一年,文虎他爹还没有娶文龙娘。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张金丰
对《第二十三章 》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

龙8国际娱乐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