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五十三回 世间显达半诈伪 古来权贵多败类(其一)
本章来自《清平世界》 作者:鲁南山
发表时间:2018-12-09 点击数:1030次 字数:

   在人们肆意地,不知不觉地挥霍中,三年光阴随着日出日落,花枯花荣悄然而逝。无数人的无数悲喜哀乐被时光埋没,生与死也在这不长不短的时间里交替更迭,过去的总是让人感伤,而将来终究要变成过去。
  最近一段时间晋欢的心情不错,飞石岛上的农场发展得顺利稳当,他的待遇也提高了不少,而好友贾思悌的留学归来也着实让他高兴了一阵,自从吴子清离开之后,他更加珍惜两人的友谊。
  晋欢事先并不知道贾思悌回国的消息,当他听到敲门声打开门之后,眼前站着一个高大帅气的年轻人。这人戴着一个遮住了半张脸的墨镜,穿着西装,提着一个方方正正的黑色手提包,整个人神采奕奕,容光焕发。
  “你是谁?”晋欢问,“你找我吗?”
  “是的。”他说。
  “有什么事?”
  “晋先生,恐怕你有麻烦了。”
  “怎么了?”晋欢虽然半信半疑,但看他严肃认真的模样,心里还是有些发憷。
  他递给晋欢一个黄色纸壳文件袋,说道:“这是传票。”
  “啊!”晋欢轻呼一声,“发生……发生什么事了?”
  “你应该感到荣幸。”晋欢看到了他嘴角的坏笑,“法官亲自来送给你。”
  “你是法官?”晋欢仍是疑惑不定。
  “你不拆开来看看?”
  晋欢不知他搞什么鬼,拆开文件袋从里面拿出一张对折的白纸,打开来定睛一看,哪里是什么传票,不过是一张司法考试的准考证,再往下看,竟发现那姓名栏上赫然写着“贾思悌”三个字。
  晋欢的眼睛离开了那张准考证,盯着年轻人的脸看个不停,贾思悌一开始还憋得住,最后终于噗嗤笑出声来。晋欢把那文件袋砸在他的脑袋上,把他的墨镜摘下来扔到地上,挥拳在他的胸口捶了两下,骂道:“臭小子,敢来吓唬我!”
  “哈哈哈。”贾思悌大笑不止,“连我都认不出来,吓死你活该。”
  两人打闹之时,那张准考证从晋欢的手中滑落,贾思悌连忙伸手去接,笑道:“这个可不能乱扔。”
  晋欢请他进了屋,他在这里住了一夜,两个人聊了一宿,第二天一起去陵园看了吴子清。两个人疯玩了几天之后贾思悌便要准备考试了,他们约定等考完试一起去星月湾划船。
  可惜两人的约定没有实现,就在贾思悌考试前夕,凌云渡发生了惨烈的爆炸,举国震惊。林雪飞、周克新、常业清、陈海润、刘问之和傅枕云在爆炸发生两个小时之后起身赶往凌云渡,以记者身份参与报导爆炸事件。让晋欢担心的是,韩采梅也随他们一起去了那里。在消息刚刚传来的时候晋欢就知道林雪飞他们一定会去,一方面参与救援,另一方面探寻真相。而身体孱羸,弱不禁风的韩采梅也会随他们而去,这个女人就是这样倔强,他知道不能劝止,只好请了假,赶赴凌云渡,因为怕韩采梅不许,事先没有让他们知道。
  此次爆炸由风虎集团化学品仓库引起,在他们抵达凌云渡之后,爆炸引发的火灾仍在继续,爆炸源头和爆炸物种类尚不明确,大大小小的爆炸还在陆续发生,火灾不但没有受到控制,反而有愈演愈烈的趋势。当地政府已经采取了紧急措施,数百名消防官兵赶赴火场,试图扑灭烈火,解救被困群众,疏散受到威胁的居民。吕升平临危请命,被委派至凌云渡指挥救援,他的到来让当地民众和社会各界增添了信心。
  爆炸区域的状况并没有受到良好控制,目前仍在混乱之中。不断有民众从受灾区被解救出来,医院人满为患,政府不得不在诸如商厦大厅、市体育馆和会展中心甚至露天广场等地方临时设置伤员安置点,这时节暑意正盛,救治伤员面临着巨大困难。爆炸区方圆数公里的居民也被迫紧急撤离,加之数小时内涌入凌云渡的大量医护人员、消防官兵、环保和交警方面的人员还有来自国内各地甚至海外的记者,这座小小的城市已经难以承受。酒店的房间早就塞满了人,很多人不得不住在政府应急准备的学校宿舍、公司厂房还有当地老百姓自愿让出的房间、仓库甚至地下室里。连距离爆炸区十几里之外的苦觉寺都住满了人,林雪飞一行人就住在这里。他们没能找到一个更方便的地方,不过仍然觉得受宠若惊,虽然那里没有床,没有褥,没有凉席,连草苫子都没有,但是能跟十数尺高,威风凛凛,怒目圆睁的持国、广目、多闻、增长四大天王作伴,他们已经心满意足了。
  一行人到达凌云渡的时候天已微微亮,政府公告发出之后,林雪飞、周克新、陈海润、傅枕云和刘问之赶往发布会现场,韩采梅和常业清留在苦觉寺希望通过伤者和早先来到这里的人了解情况。
  常业清和韩采梅从天王殿、观音殿、罗汉堂、三圣殿一直到大雄宝殿转了一圈,再从大殿周围的殿、阁、厢房穿过,见到了许多警察、医生、记者还有伤员。对于两人关于爆炸事件的提问,他们给出了各式各样的有些甚至截然相反的回答,这些答案有的让人毛骨悚然,有的让人义愤填膺,有的让人哑然失笑。这让他们明白,如果想要探寻真相,还是要到现场去。
  大雄宝殿里挤满了人,这些人有时候跪着,有时候立着,有时候静默不语,有时候絮絮叨叨,有时候站在原地,有时候围着佛像转圈。这或许是什么仪式,两人看不懂,不过他们的右手腕上都系着红丝带,说明他们是在为爆炸当中的受难者发愿。
  站在殿外的常业清和韩采梅注意到一个小和尚挤进了人群,他不过十七八岁的样子,圆脸,高鼻梁,皮肤黝黑,穿一件灰色海青。他们认识他,进入寺院的时候就是他给他们的右手腕系上的红丝带。虽然大殿里人很多,但他在人缝中钻得相当快,奔着一个身材微胖个头高大的中年男子而去,从他的身上摸走了几样东西,手法隐蔽,迅速并且娴熟。他们不明白为什么一个小和尚会做这样的事呢?他以为没有人看到他的动作,可是这一切都被韩采梅和常业清看在眼里,他们不想破坏民众的仪式,所以打算守株待兔。可是小和尚没有折返回来,而是顺着人群的转动走到佛像北面从后门离开。
  韩采梅和常业清从南面绕过大殿的时候只看到拱门前一晃而过的身影,他进了后院,两人跟了上去却已没了他的踪影。这后院有四排长长的房子,现在也都住满了人。他们明明看到他进了拱门,要想躲进房间里至少也有二十几米的距离,他绝不可能在瞬息之间就能跑这么远。房屋周围有一些树木和灌木丛,但那里藏不了人。
  就在两人疑惑之际,“哎哟”一声,那小和尚从拱门外走了进来,他的耳朵被人揪着,而揪他耳朵的人竟然是晋欢。两人为这小和尚的行踪和晋欢的突然出现感到诧异。
  “奇怪吧。”晋欢笑道,“他在你们两个进入拱门的时候,越过墙头跳了出来。”
  韩采梅狠狠地瞅了晋欢一眼,没有理他,转而跟常业清说道:“看来没少做这样的事。”
  “你们是谁?”小和尚哀求道,“快放了我,疼。”
  晋欢把从他手里夺来的皮包掂了掂,右手放开了他的耳朵,他们三个围着他,谅他也跑不了。
  “我早就盯上你了。”晋欢说道,“天还没亮你就偷了功德箱里的钱。”
  “神收了我们的钱也不为我们办事,给他留着做什么?”小和尚反驳道,“那些钱放在里面还不是进了别人的腰包,还不如叫我拿走。”
  “你倒是有理!”晋欢说道,“可你为什么趁着早饭的功夫捉走放生池里的鲤鱼和乌龟,把它们带到那里去了?”
  “吃了,你没见放生池里的鲤鱼都挤不开了,乌龟爬的到处都是,人们以为放生就能赎了自己的罪,简直可笑。”
  “强词夺理,那你说说为什么拿走罗汉堂的门槛?”
  “生火用了,放在那里有什么用?”
  “哼,亏你还是个和尚,佛祖会惩罚你的。”
  “不会的。”小和尚自信满满,“你知道住在寺院里的都是什么人?这院子里四排房子两排住着在爆炸中受了伤的人,里面有老人,有孩子,有负伤的战士,还有怀孕的女人。但是这里吃的东西并不充足,我抓了放生池里的鱼鳖给他们。这里的食堂供不上这么多人,我就想从后山拾些柴火,打算自己做饭。可是三伏天里哪有那么多干柴,我不得已拿走了罗汉堂的门槛,实话告诉你,持国天王手里的琵琶也是我拿走的,今天晚上我还打算卸了观音殿的偏窗。这里人太多了,我抓的鱼和鳖根本是杯水车薪,要让每个人吃上饱饭,一定要有钱,所以我才想出这个办法。我取的都是佛祖的东西,如果他看得到人间的境况,我想他要给予的应该远不止这些。你说,你们说,他怎么会怪罪我呢?”
  三个人不知道他说得是真是假,听上去很像那么回事,倘若他说得是真的,那也着实情有可原,这么说来,这个小和尚不但不该受到惩罚,还应该受到尊重。可是倘若那些话都是他瞎编的,那就不仅亵渎了神灵,更让自己的灵魂蒙上了灰尘,做了错事还能说出这么冠冕堂皇的理由,此人也太卑鄙了。
  “你说谎。”韩采梅说道,“你说那些东西都是取自佛祖,那你偷走那个人的东西又怎么说?”
  “他不是来拜佛的吗?就当作香火钱好了。你们不知道,他是一个顶有钱的人,每天都来,从他开的车和后面跟着那么多随从就能看出来。”
  “荒唐,人家再有钱也是人家的,他没有同意你怎么可以擅取?”
  “这点钱在他身上不算什么,可是我能用它买供几十个人吃一天的大米。”
  “你说的话我根本不信,跟我走!”
  “你不信,你进去问问那些伤员,是不是我每天都来给他们送饭?是不是我生火炖了那些鱼和鳖?是不是我四处打听他们亲人的消息?”
  三个人看他煞有介事的样子心里不觉信了几分,站在原地面面相觑。小和尚见他们不动弹,主动上前拉扯着他们向最近的一排房子走去,边走边说:“进去问问吧,省的你们以为我在说谎话。”
  三个人此时竟有了负罪的感觉,看来他们冤枉了一个好人,心里都觉得不好意思。很快到了门口,小和尚推开门,里面的情形跟他说的一模一样,那些伤者分成三排,每个人都只有仅可容身的一小块地方,中间一根柱子旁边不远处还有一片木头燃烧剩余的灰烬。
  眼前的惨状三个人看得呆了,竟忘记了要做的事,回头再找那小和尚时却又不见了踪影。他们这才知道上了当,进去问那些伤者,谁也不曾见过这么一个小和尚,他们不禁唏嘘,这人也太狡猾了。
  “真是太可恶了。”晋欢一边往拱门外走,一边抱怨道,“别再让我见到他!”
  “晋欢。”韩采梅轻声喊道,“你过来。”
  晋欢听她的声音知道又要挨骂,吐了吐舌头,转身嘿嘿笑了两声。
  “过来。”韩采梅又说了一声,晋欢慢悠悠蹭了过去。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鲁南山
对《第五十三回 世间显达半诈伪 古来权贵多败类(其一)》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

龙8国际娱乐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