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五十三回 世间显达半诈伪 古来权贵多败类(其二)
本章来自《清平世界》 作者:鲁南山
发表时间:2018-12-10 点击数:1017次 字数:

       常业清接过了晋欢手里托着的小和尚偷走的钱包,笑道:“你们说话,我去把钱包还给人家。”
  常业清转身离去,韩采梅问晋欢:“为什么来这里?”
  “哦,我正好来这里出差。”
  “你的工作不用出差,我知道。”
  “哈哈,我本来正在这里旅游。”
  “这时节飞石岛上一片繁荣,热火朝天,你有时间来旅游?”
  “我……”晋欢被她问得一句话也说不上来。
  “你,你马上给我回去。”
  “我不回去。”晋欢小声嘀咕,“来一趟不容易。”
  “回不回去?”韩采梅朝他迈了一步,气势逼人。
  “你回去吗?”晋欢反问。
  “我来这里有正事。”
  “你不回去我就不回去。”
  “你别在这里给我捣乱!”
  韩采梅知道在爆炸现场难免会遇到危险,晋欢之所以来这里一定是担心她的安危。她十分清楚,只要晋欢在这里,当她遇到危险的时候他一定奋不顾身,情愿替她死了也不后悔。但这正是她所担心的,而且倘若他陷于同样的境地,她也一样会义无反顾。与其两个人相互牵挂,彼此担心,倒不如叫他离开,一个人了无牵挂来的自在。她和“谎言”的朋友们也能为了彼此而做出牺牲,但他们同是局内人,早已誓同生死,晋欢不该牵连在内。不过她在见到他的那一刻就已经知道现在的努力将会徒劳无功,所以她在试探了几次之后便不再逼他离开了。
  “我还嫌你给我捣乱呢!韩小梅,我没叫你走就不错了。”
  韩采梅听到他又叫她韩小梅,心头一热,用手敲了敲他的脑袋,说道:“你呀,我准你留在这里。”
  “好啊,采梅姐。”晋欢喜出望外,这句话以极快的速度从嘴里冲出来。
  “你高兴我就是采梅姐,你不高兴我就是韩小梅?”
  “不是,不是,这不是我决定的。”晋欢笑道,“你生气的时候就是韩小梅,你不生气的时候就是采梅姐。”
  “你留在这里是可以,不过你要听我的话。”
  “那是当然。”
  “还要留在寺院里,不能去现场。”
  “好。”晋欢且管不了那么多,先留下来再说。
  此时常业清早已转到大厅正门,看到刚才丢了东西的中年男子正站在大厅外北面拐角处的柱子旁边,身边围绕着五六个年轻男子。看得出来,他很激动,虽然听不到他在说什么,但是看得出来他正在发脾气,数落着旁边的人,而那些人全都都呆呆地站着,低头不语。一通发泄之后,中年男子一拳打在柱子上,低下头不再说话。
  “先生。”常业清走过去,那几个年轻男子迅速围上来,挡在常业清身前。中年男子抬起了头,常业清见他带着口罩,鼻梁上还架着一个大大的,看上去极不协调的棕色眼镜。
  “先生,你是不是在找你的钱包?”常业清拿着钱包在两个年轻人的缝隙间晃了晃。那几个年轻人全都惊讶地回过头望着中年男子,接着一个年轻人打量了他一番,一把夺过钱包。
  “混账!懂不懂礼数?”中年男子走了过来,年轻人迅速列到两侧,那年轻人把钱包双手递到他眼前。
  中年男子没有理会,向常业清说道:“这是在佛祖脚下丢失的,一定是佛祖的旨意,丢了就丢了吧。”
  “一个孩子偷了你的钱包,我本来已经抓住了他,可惜叫他跑了。”常业清没有说那盗贼是一个小和尚,免得侵犯了他的信仰,使他觉得不自在。
  “在佛祖的脚下失而复得,一定也是佛祖的旨意。”那人笑道,“年轻人,佛祖让我失而复得自有他的深意,他托你给我送了回来,这件身外之物就归你了。”
  “不,先生,我不了解佛祖的深意,但这东西不属于我。”
  “你一定不知道里面是什么吧?如果你知道的话……”
  “不管里面是什么我都不会要。”
  “我想你应该看一看。”
  “先生,您的钱包我没有打开过。”常业清听得出来,他是在试探他。
  “你误会了,年轻人,这里面只有一个佛像,我想把它送给你。”
  “谢谢你的好意,既然给你送来了,又岂有取走的道理?”常业清转身离开,与韩采梅和晋欢会和之后返回天王殿。
  此时,爆炸事件的首次发布会已经过去了一半,凌云渡消防局局长商继坤、安监局局长魏秋水、国土资源规划局局长贾元璋、安全评价检测中心主任鄫普若,环保局工程师风英山等五人分别进行了相关方面的陈述,接下来便是记者提问环节了。
  第一个被问到的是商继坤,有人问:“爆炸原因到底是什么?”
  “很快就会有结果了。”他回答。
  “危化品清单有没有?”
  “马上就有了。”
  “灭火计划是什么?”
  “正在制定。”
  “听说燃烧物释放了有毒气体,消息确切吗?”
  “谣言。”
  “已经有十几名消防员牺牲,可否提供确切伤亡人数和名单?”
  “你听谁说的?目前还没有人员死亡。”
  “可是我们听说有消防员家属冲击消防局指挥部。”
  “没有的事,这种时候,你们媒体一定要出来辟谣,不能人云亦云。”
  第二个被问到的是贾元璋。
  “我们听说风虎集团的仓库根本没有储藏危化品的条件?”
  “听说?你只是听说!”
  “据当地居民说,那些仓库距离最近的居民楼只有四五百米?”
  “都是经过测量的。”
  “附近老百姓并不知道那些仓库里面是什么?”
  “这是不可能的,那里整天有货物进进出出。”
  “您知道里面都有什么吗?”
  “不清楚。”
  “您作为批准者都不清楚,那些老百姓怎么能清楚呢?”
  “我……他们……”
  “风虎集团的仓储规划,您知情吗?”
  “我的时间到了。”
  “鄫主任。”记者们转向鄫普若,“请问关于那些仓库和安全距离,您当时是如何评估的?”
  “我只是参与者之一,起不了那么大的作用。”
  “你们当时评价的结果是怎么样的?”
  “我们的评价过程是科学合理的。”
  “我们问的是结果,主任。”
  “在当时,是可以接受的。”
  “可是发生了爆炸。”
  “这个……呃……意外总是难免的嘛。”
  “可否公开你们的评估报告?”
  鄫普若喝了一口水,没有回答。
  “你们说当时曾经征求过附近居民的意见,同意率百分之百,但据我们查访,没有一个居民承认接受过你们的咨询。”
  鄫普若掏出一块手巾擦去了额头上渗出的汗水,风英山咳嗽一声,开始回答问题。
  记者问:“当前凌云渡的空气质量如何?”
  “不影响正常生活。”
  “那么多化学品,没有污染物产生吗?”
  “有的,但没有你们想象得那么严重。”
  “可是很多人感到身体不适。”
  “那肯定是因为别的原因。”
  “万一是因为有毒气体呢?”
  “我们是专业的,请相信我们。”
  这个天衣无缝的回答让下面坐着的上百位“非专业”人士哑口无言,他们只好把问题抛给了魏秋水。
  “四年前,风虎集团曾经出过一次事故,为什么类似的事情会再次发生?你们的监管是否到位?”
  “很多时候,孩子的事情,做父母的也难以控制。”
  “传闻您跟风虎集团关系匪浅,上次崔二寅被抓,您也受到牵连,为什么没有吸取教训?”
  “以前的事情就不要提了。”
  “崔二寅倒台之后姜化龙上台,出事之后,风虎集团各位董事、助理、经理相继发声,为什么不见姜化龙的身影?”
  “这件事我可就管不了啦。”
  “连你们诸位各部门高官都站到了台前,姜化龙应该出来给民众一个交代。”
  “这个我们会向上面反映的。”
  “我们要求姜化龙出来!”
  “时间就到这里了。”主持发布会的凌云渡官员宣布发布会结束,可是距离约定的时间还有半个小时。记者们无可奈何,只好离开。
  “各位记者朋友。”吕升平突然到场,全场哗然,他说,“请暂时留步。”
  “你们!”他指着坐在主席台上的诸位同仁,“你们全是一群酒囊饭袋,什么都不知道还敢召开发布会?责任都往外推国家要你们有什么用?出了问题不懂反思,应对无力,人民养你们干什么?悲剧的发生不是因为空气干燥炎热,也不是因为化学品易燃易爆,而是因为你们每个人手中所操纵的被滥用了的权力,是因为你们对自己的重视和对老百姓的忽略。你们扪心自问,在座诸位都干了些什么事?迎合上级,玩忽职守,任人唯亲,看人情而不依制度,重利益而不循科学。你们可知道,就因为你们喝酒吃饭间的一个随意承诺,游戏玩乐时的一次轻率点头,给国家和人民造成了多么巨大的伤害!你们都是罪人。我奉命调查这件事,现在还没有结论,但我知道你们谁都脱不了干系,只要叫我查出来,谁都别想跑!”
  记者群中爆发出热烈的掌声,吕升平挥手制止,他向台下鞠了一躬,然后说道:“各位记者朋友,就我们目前所掌握的情况和所能控制的局面来说,我应该跟大家说一声抱歉。刚才对他们所说的话,同样也可以用在我身上,不过我向你们承诺,我们一定会给你们,给凌云渡百姓,给全国人民一个满意的答案。”
  发布会结束了,大火仍在继续,形势变得更加危急,危险区域的警戒线向外扩展了一公里。傍晚时分,“谎言”众人赶到了爆炸区西侧世光大道末段。晋欢没有听韩采梅的话,也跟着他们到了这里,韩采梅对此毫无办法。
  此时凌云渡上空一片赤红,滚滚浓烟直冲天际。一些受了轻伤的居民拥挤在一起,道路中间草坪上开得正好的醉蝶花和长得正盛的海桐树都被拔了去,供人们暂时栖身。一些护士和志愿者正在人群中来回穿梭。
  数十名消防员兄弟们从他们身边匆匆而过,随着十几辆装满沙土的卡车赶赴火场。受伤的民众、在场的医生、记者和志愿者心中充满了敬意,这是一群伟大的人。
  “姐。”有一个消防员在韩采梅身后叫了她一声,韩采梅回过头,莫名其妙地看着他。
  那消防员摘下帽子,取下护罩。韩采梅喜出望外,上前拥抱了他,感觉到了他的臃肿和结实。
  “你怎么在这里,姐?”他问。
  “海荣。”他的一位战友推了他一下,“羡慕死我了。”
  “弟妹在后面。”另一位战友笑着跑到了前面。
  “我说妹子。”另一个路过的战友笑道,“我要是女的,我也想嫁给他,哎呀,可惜,可惜……。”
  韩采梅只对着他们微笑而不说话,海荣羞红了脸,不好意思地摸了摸后脑勺。
  “海哥。”又一个战友笑道,“你可得想想怎么堵我的嘴?”
  “给我跟上。”队长一发话,全都老实了。
  “姐,别在意。”
  “没关系。”
  “不能跟你说话了。”
  “一定要小心。”韩采梅拍了拍他的肩膀。
  海荣跟上了他的战友,用帽子在每个人的屁股上打了一下,他们很快消失在街道上。凌云渡市民为了支持救援自发协助消防官兵运送沙土,有的人开着卡车,有的人推着手推车,有的人拉着托盘,还有的人扛着麻袋。他们将这些沙土囤积在了警戒线以内百米处的空场上。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鲁南山
对《第五十三回 世间显达半诈伪 古来权贵多败类(其二)》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

龙8国际娱乐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