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五十八回 小人心机出诋毁 君子坦荡受欺侮(其二)
本章来自《清平世界》 作者:鲁南山
发表时间:2018-12-18 点击数:1204次 字数:

   局长的忧虑也正是陈海润的忧虑,惠如被他伤害过,还肯再见他吗?她怎愿再去触碰能引发她痛苦回忆的人?她现在过着的得之不易的平静生活是不是会被再次搅乱?
  幸好事情没有他想象得这么艰难,惠如爽快地答应了他的要求。他猜想不到,惠如已经跟自己的过去和解,那些曾经的束缚和压抑对她来说早已不再制造困惑和痛苦。坦然和乐观是她现在的态度和宗旨,所以陈海润的这点要求实在是小事一桩,她倒为陈海润的歉疚而歉疚了。
  王明顾开门见到惠如的时候呆了几秒钟,接着一股难以抑制的欣喜随着血液流遍全身,他激动得不知如何是好了。
  “老朋友,不请我进去坐坐。”她看到房间里的一切都是原来的样子,熟悉的感觉涌上心头,不过她清楚,怀念是每个人的特质,这里不再跟她有任何瓜葛。
  “哦,请进,请进。”王明顾竟忘了礼节,从前她几乎是这里的半个主人,但现在他像对待最尊贵的客人那样对待她。
  “你……你怎么会突然来这里呢?”他依旧愕然不知所措。
  “受人所托。”
  “谁托你来的?”
  “陈海润和温牧慈。”
  “你……”他诧异道,“是为了那件事?”
  “是。”
  “你想让我指证褚亮吗?”
  “你知道真相吗?”
  “知道。”
  “那你就说出来吧。”
  “好。”
  “希望我的要求不会使你太过为难,但是如果你真到知道真相就一定要站出来,不能叫那三条生命枉死。”
  “如果这是你的要求,我不但不会感到为难,反而会感到荣幸。”
  惠如笑道:“你早就应该站出来,不过不应该是为了我的或者谁的要求。”
  “我不想惹事生非,不敢妄图维护所谓正义,也体会不到生命逝去的可惜,我这么做,只是因为你开了口。”
  “好吧,不管为了什么,只要你肯说出来就好了。”
  “你知道我是一个胆小怕事的人,因为我的软弱,我们……”他没有说下去,改口说道:“但我也不是一直这样,就像现在。”
  “你能答应我真是太好了,我不想让他们失望。”惠如站了起来,“既然这样的话,希望你履行你的承诺,我该走了。”
  “惠如。”他轻轻地唤她的名字,就像从前一样,“再等一下,好吗?”
  “你要反悔吗?”
  “不,我答应了你,怎么会反悔呢?”
  “那就好,你还有什么要说的?”
  “我以为你会不让我说呢。”他逼迫自己忘掉她,忘掉那段不如意的过往,但惠如出现在眼前的那一刻他才知道,爱情是没那么容易消亡的。
  “要说什么尽管说。”
  “从那时开始……我是说从将军逼我们分开一直到现在。”他终于没能抑制住心中的冲动,把这话说了出来,既然她都肯再来见他,他又为什么不敢争取一下呢,“我一直都在内疚。”
  “你大可不必,我的心里都没什么结了,你还内疚什么?”
  “你没做错什么事,心里当然没有芥蒂。”
  “虽然我当时对你的作为很气愤,但实际上你也并没有什么错啊。”
  “我辜负了你。”
  “管它呢。”
  “听你这话,你还在怪罪我。”王明顾觉得他们之间的障碍仅仅剩下各自的心魔,只要她一点头,他们就又能在一起了,他会比从前更爱她。
  “没有,你不要再想这件事了,它已经过去而且终结。”
  “跟我在一起吧,现在没有人挡在我们中间了,给我一个机会,我还是爱着你的,一直爱着你,那件事是我做错了,请你原谅我。”
  惠如一直在聆听他的心声,相信他没有说一句假话,他这样低声下气地哀求使她不断地想起过往的一切,那些恩爱缠绵的场景在它眼前一一飘过,几乎让她落泪。女人的心都是柔软的,现在的坦然并不代表对过往心如止水,谁回忆起从前的时候能不怀念流连呢?
  “恐怕我不能答应你。”过去的事她仍然偶尔想起,但那不足以影响她现在的决定,他还爱着她,但她已经不爱他了,“如果你以这个条件作为答应我要求的筹码,那我只能请他们想别的办法了。”
  惠如离开了这曾经让她流连忘返的房屋,决绝果断。王明顾的想法没能实现,但他没有因此违反自己的承诺。他在法庭上为童卫权辩护,指证褚亮才是幕后黑手。他说褚亮因为飞石岛果汁经营不善的问题找他们商讨,提出添加人工色素。他们五个人当时都极力反对,因为飞石岛是他们五个一手建立起来的,他们不想毁了它。而且当时建飞石岛的初衷是为了慈善而不是盈利。但是褚亮没有听取他们的意见,最终导致悲剧的发生。可是褚亮心比天高,不想因为这件事情栽了跟头,他找到童卫权让他替他顶罪,还说要给他的家人一大笔钱,并承诺治好他女儿的病。他真是太狡诈了,他知道童卫权一定会答应他的,因为童卫权这个人有情有义,感念他的提携帮助之恩不会有什么怨言。他还告诫王明顾等四人如果敢说出半个字就叫他们活不下去,而王明顾敢于说出这件事是经过良久斟酌的,他说不想辜负某个人的企盼。
  在他的感召和鼓励下,叶舒眉、于展颜和单必金三个人也都纷纷站出来指证褚亮,他们的证词几乎同王明顾一模一样。此时褚亮还不想束手就擒,他反过来说所有一切都是他们几人谋划好的,他上了他们的当。
  人们都为褚亮无力的辩白感到可笑,国内许多地方尤其是花间市民众群情激奋,他们要求严惩凶手,还无辜者清白。出国的时间、伪造的购货单和霞黄酚售卖者的证词让童卫权不得不放弃了原来的立场,他终于说出实情,这些证据再加上五个人的联合证词已经足够定褚亮的罪了。
  案件仍未尘埃落定,但民众们已经为正义的复苏而欣喜若狂了,他们心中的头号大恶人受到了应有的惩罚,他们习惯中的包庇和纵容没有出现,枉死的生命可以安息了。他们甚至组织了游行,到处颂扬社会和法制的进步,他们走进学校和工厂,向人们宣告公平正义的到来,告诫他们不要负了这美好岁月。他们把一些老人拉到跟前,告诉他们国家的现状已不同于他们的时代,叫他们因晚年之遇而欣慰。他们叮嘱孩子们,一定要记住人类历史上的光辉篇章,并把这精神永久地流传下去。花间市的民众涌到市公安局的门口,向警察们献上鲜花和赞美,并要求温牧慈局长给他们致辞。
  虽然陈海润没有参与这些活动,但他也是狂喜的人们当中的一个,他所获得的快感比任何人都要强烈,因为他是这事件的缔造者之一。他以记者的身份报道了这件事,出于谦逊,他隐去了自己参与的那段事,关于那段事,只要傅枕云知道就可以了。
  傅枕云到看守所看望了被拘留的褚亮,他的情况看起来并没有多么糟糕,见到傅枕云的时候他笑得很开心。
  “不用为我担心。”他第一句话这样说道,“现在的情况至少比你刚认识我那会儿好多了。”
  “你想多了。”傅枕云说道,“我没有为你担心。”
  “那就好。”他说道,“你相信我吗?”
  “你不应该在乎我相不相信你。”
  “我应该在乎什么?”
  “你应该在乎你有没有做过。”
  “自从我出事之后,除了我的家人你是第一个来看我的。”
  “我不是来看你的。”
  “啊,那你是来干什么的?参观拘留所吗?”
  “我是来做向导的。”
  “给谁做向导?”
  傅枕云回过头去招呼一声,六个穿着蓝色帆布工作服的人走到桌前。这六个人当中有三位男士和三位女士,年龄在三十岁到五十岁不等,有的腿脚不便,有的脖颈歪斜,有一个驼背,还有一个失去了一只眼睛。他们都是飞石岛上的工人,傅枕云请温局长说情才能带这么多人来看他。
  “你们怎么来了?”褚亮站了起来。
  “坐下!”听到旁边警察的训斥,褚亮不得不坐下去。
  “他们不让这么多人进来。”驼背者说道“他们都在外面等着呢,有百十来人。”
  “好了,赶快回去吧。”褚亮嘱咐他们,“飞石岛上的工作不能停下来。”
  “您受苦了。”另一个人说道,“我们都相信您。”
  “谢谢大家,我不知道事情会怎样发展下去,不管是谁接管公司,只要他待你们好,你们就要追随他,听他的话。”
  “我们等您出来,您一定会没事的。”
  “好了,我们该走了。”傅枕云一直在盯着手表看,她不能让温局长难堪。
  “走吧,如果三个月没人给你们发工资,就回老家去。”
  傅枕云带着他们离开了会客室,褚亮站起来往回走的时候,傅枕云又回到门口,向房内探出头,笑道:“褚先生,知道为什么我不会为你担心吗?因为你很快就会出去啦。”
  傅枕云说完出了门,跟上了慢慢撤走的人群。她不只是相信褚亮没有做那样的事,她也相信温局长一定会把这件事调查清楚,而且还有陈海润参与其中,虽然他一直期望褚亮有罪,但他在大是大非上不会犯糊涂。
  这个案子一时之间让花间市的所有事情都显得不那么重要了,但它并不能掩盖一切。刘问之最近就因为一位故人的离去感到五味杂陈,这位年近七旬的老人不是他的朋友,也算不上是敌人,他对他既不尊重也不讨厌,他心中那点抹不去的隔阂源自于多年前自己岳父岳母的案子。王守岸,他曾是一位了不起的法官,但现在他只是“花匠王”。他对于花的热爱甚至超过了法律和公正,并最终为此付出了生命的代价。他花了十几年的时间培养了几十种花卉,他的花只供自己欣赏,从来不卖也不送给外人,最多请他的挚友或者亲戚到他的花房里观摩一番,连拍照都是不可以的。这位平日大方豪爽的老人只要一谈到自己的花卉就变得小气吝啬了。他曾经培育出了美艳绝伦的云丝牡丹和芬芳馥郁的醉雨芙蓉,最近他的轻烟紫菊再次让人惊艳,他说过这是他这辈子最满意的作品,从此以后他不会再培育新的品种了。人的一生,不管做什么都会有做到最好的那一天,而那一天也是你应该止步的时候。这轻烟紫菊出了大名,因为就是他“害死了”它的培育者。从花房二楼坠下的轻烟紫菊花盆击中了他的脑袋,让他一命呜呼。
  他的离世让刘问之恻然怅惘,过去的事本来就与他不怎么相干,随着他的离开应该烟消云散了。妻子的葬礼上刘问之拒绝他进入,他的葬礼刘问之也没有赶去参加,他只在他的墓前献上了一束花和一个恭敬的鞠躬,作为一个光明磊落的法官,老人绝对受得起。这一天,老人的孩子也来给他上坟,从花篮里拿出许多颜色、形状各异的花束一一摆放在老人坟前,那都是老人生前亲手培育的。当他拿出一束紫花的时候犹豫了一下又放回花篮,烂漫娇媚,清香怡人,这就是轻烟紫菊。虽然这是老人最爱的花,但它是杀死老人的凶手,孩子不想再让它出现在父亲坟前。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鲁南山
对《第五十八回 小人心机出诋毁 君子坦荡受欺侮(其二)》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

龙8国际娱乐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