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六十回 笑迎清白身归位 泪落纯良魂无主(其一)
本章来自《清平世界》 作者:鲁南山
发表时间:2018-12-20 点击数:1220次 字数:

    且说最近刘问之被烦得够呛,贾思悌在法院的工作越来越忙,但他养的狗却越来越多。他央求刘问之空闲之余带着他的狗儿们到外面溜溜,刘问之只好勉为其难。让他无法忍受的是,凡是见到被人遗弃或者四处流浪的狗小悌来者不拒。有一次贾思悌见到一只蜷缩在车底受了伤的狗,它的前腿上部不知被什么东西划开了一道极深的伤口,露出了雪白的骨头。贾思悌好歹把它骗出来,抱去了救助站。那狗对人不怎么信任,咬伤了他的胳膊,贾思悌习以为常,人与人之间都没有信任,怎么能叫狗信任人呢?
  有一年夏天他在乡下姨妈家里住着,整天抱着姨妈家的小狼狗玩耍,这只狗是姨妈从一位乡亲那里用一袋盐换来的。一天晚上,这只不过三四个月大的小狼狗发了疯,狂躁而又痛苦地在院里乱跑,任他怎么唤都得不到回应,不足一分钟这只原本活生生的可爱的小狼狗就倒在了墙角。姨妈告诉他这是一些无所事事的小痞子干的,他们花钱买来专门毒狗的药涂在骨头或者肉块上,晚上的时候在街上逛荡,听到谁家的院子里有狗叫就往里扔一块,村子里发生这种事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贾思悌感到震惊,这些人竟残忍无情到这样的地步,仅仅为了打发时间找个乐子就随意夺走生灵的生命,完全没有对生命的敬畏和对别人付出的尊重之心。他暗中打听到那几个小痞子的住处,半夜的时候在他们屋后的墙上用红漆写上两个大大的字——狗贼。
  这一次贾思悌又交给刘问之一个新任务,他收养了一只羸弱的狗,如果不是得到及时的救助,它不可能存活到现在。它不是一只幼年的狗,嘴巴、舌头还有喉咙也都没有毛病,但他从来没有听到它发出过任何声音,他给它起名叫“沉默”。他一点也不感到奇怪,狗的感情世界也许不比人逊色多少,曾经受到的伤害让它不愿意再开口了。他拜托刘问之对它额外照料,因为它的两条后腿都断了,这只松狮犬是他从一个垃圾堆里捡回来的。
  陈海润因此嘲笑刘问之,说他不问人事问狗事。话虽玩笑,不过陈海润倒真的问了点“人事”。他最近一直在追访飞石岛案的进展,王明顾独自揽罪之后,褚亮被无罪开释,重新接管了公司,童卫权、叶舒眉、于展颜和单必金四个人正在接受调查。他们说当时之所以一致指认褚亮完全是受王明顾的收买和唆使,他们承认诬陷之罪,但不承认与王明顾同为案犯。他们狡辩称自己没有接触过霞黄酚更别提往果汁里投放了,而这一切都得到了王明顾的证实。
  温局长知道只要他们四人口径一致案件便无从查起,最终对他们将只能以诽谤论处,这是她不愿意看到的结果。所以她迟迟没有向检察院提交批准逮捕书,限制了他们的自由也就减小了警方寻找机会的概率。
  他们四个当然不肯坐以待毙,也知道警方暂时没有抓捕他们的原因。逃走很明显是愚蠢的选择,他们宁肯坐上几年牢也不能让警方坐实了投毒之罪。四个人互相不见面,也不做任何形式的交流,让警方无处下手。
  这样胆战心惊的日子也并不好过,他们当中已经有人因当初的决定而后悔,责怪自己的贪心。尤其叶舒眉,她虽然野心勃勃但却是一个优柔寡断的人,当初若不是另外几个人的利诱煽动,她是绝不会做出这种事的。现在她要承受着随时离开女儿的恐惧和对曾经幻想的美好前程的绝望,这沉重的痛苦让她难以入睡。她看着女儿纯真的面庞,想象着她白天在草坪上奔跑的模样,回忆起自己为了摆脱穷困和赢得尊重而下定的出人头地的决心。她还记得少女时连一只蚂蚁都不会伤害现在却亲手杀死了好几条人命,想着想着,眼中流出的泪水沾湿了枕巾。
  女儿从幼儿园领回来一位年纪相仿的同学,她长得和女儿一样漂亮,脸颊粉嫩,腮帮鼓鼓的,娇小得恨不能让人捧在手心里。虽然她和女儿有说有笑,但她的眼神中似乎夹杂着痛苦和哀伤,这么小的女孩怎么会经历这些东西呢?
  “你好,小朋友。”她向她问好。
  “阿姨,你好。”听她的口音并不是本地人。
  “你也在幼儿园吗?”
  “是的。”
  “你的家是这里的么?”
  “是这里的。”
  “现在不早了,我送你回家好不好?”
  “妈妈。”女儿说道,“她今晚要住在我们家。”
  “哦,你妈妈知道吗?”她又问小女孩。
  “妈妈。”女儿把妈妈拉到一边悄声说道,“她没有妈妈。”
  叶舒眉心中惨然,她身上的母性让她对这个小女孩产生了无法言喻的同情。第二天她把女儿和女孩一起送到幼儿园,下车之后女孩钻到了一位男子的怀中并且喊了一声爸爸。叶舒眉大为惊异,那男子是褚亮,他什么时候有了一个女儿?
  “她……”她吞吞吐吐问道,“她是你什么人?”
  “女儿啊,你没听到她喊我爸爸吗?”褚亮蹲下身跟小女孩说了几句话,小女孩跑进了幼儿园。
  “你……她的妈妈是谁?”
  “她的妈妈是太阴县人。”褚亮说道。
  “她……”叶舒眉心如刀绞,“她的妈妈……”
  “她的妈妈死于霞黄酚中毒。”
  叶舒眉看着向园中奔跑的女孩的背影留下了泪水。
  “是我安排她去你家的。”褚亮说,“但她不知道真相。你应该明白我的用意,那三条逝去的生命不能枉死,童卫权才是主谋,你应该把真相说出来,你也会因此受到牵连,但这是你应付的代价。”
  叶舒眉只是流泪一句话也不说。
  “我知道你舍不得你的女儿,可至少你还活着不是吗?而那个女孩的妈妈,她再也听不到女儿的笑声了。”
  “我想让你——而不是于展颜或者单必金,把真相说出来,你心里也清楚,我在利用你的善良和软弱。把话完全说明白,做不做在你。”褚亮说完离开了。
  叶舒眉心中矛盾,她的确想把真相说出来,但是她和童卫权等四个人当初是有约定的。虽然她明白他们是非正义的一方,可出卖“盟友”让她于心不忍。当天傍晚,她的女儿回到家的时候闷闷不乐。
  “怎么了?女儿。”
  “妈妈,你是坏人吗?”
  叶舒眉心头一震,皱了皱眉没有回答。
  “他们说你是坏人。”女儿说道,“他们说你要害褚叔叔。”
  叶舒眉难受极了,她选择做那件事的时候没来得及思考将会给女儿带来的负面影响。她可以是全天下人眼中的坏人,但决不能成为女儿心中的坏人。
  “别听他们的。”叶舒眉安慰女儿,但没有回答女儿的问题,“你长大了要做一个好人。”
  尽管如此,叶舒眉仍然没有把真相说出来,但她忍受不了压力找到了童卫权,言语里有了妥协的意思。
  “你上了他们的当。”童卫权告诉她,“他们之所以没有逮捕我们就是想叫我们露出马脚。”
  “但我们是作恶的一方,我们害死了人。”
  “当初我们选择这样做的时候就已经预料到了今天的结果,这不应该成为困扰你的问题。”
  “昨天我的女儿问我是不是坏人,我没办法回答她。”
  “什么好人坏人!幼稚。”
  “你没见那个小女孩,她跟我的女儿一样大,我们害死了她的妈妈,她成了孤儿,无依无靠。”
  “这个世界上不幸的人多了,你都要去可怜他们吗?人要为自己想。”
  “你也是有女儿的人呀。”叶舒眉对他的绝情表达了不满,“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
  “‘我的’女儿,说得没错,我只管‘我的’女儿,别人的女儿不关我的事。”
  叶舒眉第一次在他的脸上看到了“卑劣”两个字,她从来没有把自己跟高尚或者类似的字眼联系起来,从跟他们共谋那件事开始她就了解并接受了自己的卑鄙。但是童卫权的话仍让她触动颇深,她知道自己跟他是同一类人,她发现她原先对自己内心肮脏的认知还不够透彻。
  她的这一系列变化都在警方当初的预料之内,他们没有打算采取多么高明的策略,也没有将对手过高或过低地估计,温局长了解女人,也对人性尤其是对女人的善良抱有乐观的态度。不过她总归也没有十足的把握,人心的复杂谁又能琢磨得透?的确,叶舒眉依然没有勇气将自己推进自掘的坟墓
  事情往往都是这样,当你苦心经营的时候,期望的结果未必会出现,当你放弃奢望的时候,意想不到的惊喜可能悄然而至。叶舒眉终日愁眉苦脸,傍晚携女儿到星月湾散心,她的眼睛一直注视着远处的飞石岛,思绪万千。
  一声尖叫唤醒了沉思中的她,有人落水,是一个小女孩,瘦小的身子穿过栏杆掉进了海里,正在拼命挣扎。叶舒眉如梦初醒,突然发现身后的女儿不见了,双腿一软差点摊在地上,跑到栏杆前声嘶力竭地呼救。人们迅速围拢过来,有一个人脱去上衣就要跳进海里,被旁边一人拉住了。她听到了那人说得极小声的一句话:不要救她,那是叶舒眉的女儿。
  天哪,如果女儿死了的话,她就是凶手啊!倘若女儿真的有什么不测,她也不会再活下去了。飞石岛与陆地之间的通行船靠了岸,四个飞石岛上的员工下了船向这边走来,叶舒眉认识他们,但是她伤害了他们,他们会帮她吗?女儿性命攸关她来不及多想,扑向他们,哭求他们救救女儿。
  他们早先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现在才看到有一个女孩落了水,他们认识并且痛恨叶舒眉,但此时情急,这些事情也就顾不上了。当中有一个歪脖子水性最好,一头扎进水里,把女孩抱上了岸。
  叶舒眉跑到女儿身边,跪在地上查看女儿的情况,他惊讶地发现,这个女孩并不是自己的女儿,又见女孩没事,总算松了口气。女儿在后面拉动妈妈的衣角,叶舒眉转身猛地将女儿搂在怀里,大哭起来。待到回头找那几个人的时候,他们已经走远了。她没有跟上去,曾经不愿意跟他们多说一句话的她现在感觉自己不配跟他们再说一句话了。她和童卫权等五个人做那件事的原因之一正是不愿意集团将过多的精力放在这种人身上啊!他们身有残疾,样貌丑陋,她美丽端庄,才识过人,从前她以为自己跟他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高贵的公主不屑瞧一眼脏兮兮的乞丐。她曾觉得上天把他们变成这样倒不如让他们死去,他们是这个社会的累赘,玷污了世间的美好。人是上帝最美的工艺品,上帝犯了一个错将其中的一些碰倒摔坏,又犯了第二个错叫他们降生人间。不过现在,她的想法完全颠倒过来。
  第二天她化上美丽的妆容,穿上自己最漂亮的衣服,戴上结婚时戴过的项链,把女儿拉到身边,笑道:“我的乖女儿,你不是问妈妈是不是坏人吗?”
  “妈妈告诉你。”她说,“从现在开始妈妈是一个好人。孩子,你现在还不明白,妈妈希望有一天当有人向你问起妈妈的时候,你会说‘妈妈是我的骄傲’”。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鲁南山
对《第六十回 笑迎清白身归位 泪落纯良魂无主(其一)》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

龙8国际娱乐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