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十八章 星空夜谈
本章来自《金牛河畔》 作者:勘察加
发表时间:2018-12-21 点击数:1581次 字数:

止步于华记诊所后,钱中平不得不暂时搁下那份不切实际的单相思,全身心投入到教学中去,紧张地组织学生复习、考试、阅卷、讲析,机械地过着宿舍、教室、食堂三点一线的单调乏味的生活。

闷热的夏夜,晚自习结束后,钱中平与徐有志一起爬到宿舍楼顶,吹风纳凉,望月谈天。

依着栏杆望去,喧嚣的校园此刻灯火熄灭,显得宁静平和。清冷幽远的夜空上,繁星闪烁,淡白色的月光静静地倾斜下来,在操场上涂抹下一片斑驳的灰色暗影。远处是静穆的黝黝群山,田野被升腾的白雾和黑夜的帷幕笼罩。

二人各怀心事,望着星空出神,都没说话。

有志说慨叹说:“其实牛岗至少这夜晚还算不错,恐怕那些大都市难得一见这样的星空”。

中平回道:“城市里也有这样的月夜,但那些工于心计、忙于夜生活的人们,不会有心思把智慧的头颅向苍穹抬起。这样的民族出不了伟大的哲学家和思想家的。”

有志笑了:“我看你小子快成哲学家了,当心真成了钱克思钱因斯坦,现在的姑娘们可不喜欢满脸络腮胡的男人喽”。

钱中平笑了笑,沉思片刻,指着校外家属楼的灯光说:“以前我不理解也不屑,现在还真有点羡慕他们的小日子了。劳累一天,有口热饭热茶,冷了有人暖被窝,哪象我们单身汉的冷锅冷被、孤孤清清的?我算是明白了:适者生存,不同的环境有相适应的生活方式。萨特说过:存在的就是合理的。孙庆柏早就说过,在牛岗镇,作为教师而言,前途和钱途显然谈不上,聊寄讲台度春秋,老婆孩子暖炕头,一家人日子勉强过得去,这就是合理的存在!你我也概莫能外”。

有志答曰:“有道理,我们不是旁观者。也许刘北望周学礼蒋东文等,他们比我们顿悟得早,而我们还如气球飘在半空,没着陆而已。我也想通了,也许有一天你我都不得不进入那种生活状态。你以为周学礼就甘心和那母老虎婆娘过一辈子?刘北望就情愿找个大字不识的农村妇人?当然不是!环境使然,适者生存,无奈之举啊!他们能熬,我们也就熬吧”。

回想起工作一年多来的种种不顺,尤其是个人情感上所经历的挫折,钱中平惆怅万端,十分疑惑地问:“老徐,在牛岗这样的环境下,你对所谓门当户对怎么理解?”。

徐有志思索了一会儿,缓缓说道:“门当户对的‘当’与‘对’之本意就很现实:自古以来,落魄才子多的是,除了传说中的唐伯虎陈世美,有几人能得到富家小姐公主格格们的垂青?你去沿海看看,那里窝棚里的男工和写字楼里的女白领、别墅洋房里的富家小姐,能说上一句话已属万幸,焉能有非份之想,罔谈门当户对?至于茶花女、罗密欧朱丽叶之类的西式爱情悲剧,张生、崔莺莺那种样板式的东方爱情故事,那都是编造出来骗小孩子的,基本不可信!你别忘了,陈世美当初和秦香莲就很门当户对,后来陈世美中了状元想做驸马,想搞升级版的第二次门当户对,结果被包龙图的铡刀下割去了脑袋。如果放现在来说,陈世美那点事根本不算个事儿!”。

钱中平:“呵呵,你还整得一套一套的。那你对郎才女貌又怎样看呢?”

有志答曰:“这个简单。所谓的郎才女貌,不过是门当户对观念的延伸而已,郎才对女貌,你看是不是很平衡,很互补,很当对?”

钱中平赞叹道:“精辟!那你对一见钟情又如何看呢?”。

有志娓娓而谈:“一见钟情现实中可能有,但结局都不太好,如《魂断蓝桥》里的男女主人公、我国民间流传的梁山伯与祝英台等,其结果就很悲催。老夫我念书时,也常幻想一见钟情的场景,比如在图书馆或博物馆什么地方,和某个姑娘不经意一碰,书籍洒落一地,然后抬头四目相对,突地发现对方就是彼此梦中之人;或是想象自己一身武功行走江湖英雄救美等等,可生活中哪有这样的号事哪!老子和林雪就是一见钟情,最后结果怎样?…你钱半仙和小中医算不算一见钟情?当然算!可眼下你们又能怎样呢…嘿嘿嘿,瞧瞧你我现在的处境,还想做大侠娶美女,真他娘的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中平大笑道:“想不出你徐大公子也做过如此幼稚可笑的春梦!有梦说明你心还未老,这不算坏事。我以前也做过一些美梦,现在梦倒是有,就没梦到一件好事,梦见的全他妈的是什么考试、分数、挨斥挨打以及工资住房之类的烦心事!醒来感觉很没劲!”。

有志道:“英雄所见略同!把老子逼急了,找个黄脸婆凑合凑合算球了!”。

中平道:“也别那么悲观,不过现实的确很残酷。现在的女子就很实际,和你谈情说爱她总得有一图,要么地位要么钱财要么外貌等,那种纯粹柏拉图式的精神之恋只是个传说,没有现实版。你、我还有孙庆柏,这几年不都在这件事个上碰得灰头土脸?看来我们的择偶标准得降低降低再降低,少谈理想,多求实效,也许这就是达尔文所说的优胜劣汰、适者生存吧!”。

有志说道:“古人有云:成家立业,先成家后立业,也许家与感情根本就是两码事,也许刘北望周学礼他们早就洞穿了这一点。奶奶的,要是他们听了你我此时的高论,怕是要笑掉大牙!”。

………

月光如水,凉风细爽。沉默了半饷,钱中平试探着问:“有志,你那个小龙女现哪里?还有她消息没有?”。

有志仰望遥远浩淼的夜空,眼里露出无尽的感伤说:“听城里的同学说,她先找了个县政府的秘书,据说不久又分手了。现在杳无音信,也许嫁人了,也许出国了,还管她个球”。

钱中平安慰说:“滚滚长江东逝水,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不过,我敢断定,和你分手不一定是她最好的选择!”。

“当然也肯定不是她最坏的选择”,有志自嘲地笑笑,扭头问中平:“你只顾着说我,你和那华三妹进展如何了?”。

钱中平心灰意冷地说:“我现在连街也懒得上了,别人手脚利索占尽了先机,我就不指望了”。

有志道:“你还劝我呢,自己也感伤了吧。不过你我的情况不一样,我和林雪隔得太远,地域职业相差悬殊,只要两三年之内调不进城,散伙分手是迟早的事,这是预料之中的结果,并不奇怪。你和小华医生都在一个地方,且都有职业。再说了,你们两人一个有情一个有意,只要小华医生还未结婚,从法律上说,你就还有追求她的权利,就还存有一丝翻盘的可能”。

中平自轻自贱地干笑几声,说:“话虽如此,可机会在哪里?去和她男友谈判、决斗、虎口拔牙?再厚着脸皮再去诊所看她爸的脸色?我做不出来,也不想做了!再说了,那老中医鬼得很,眼睛简直就是X光机,什么都看得透透的,万一把他惹急了,几拐杖抡过来,那不让天下人笑破肚皮!”。

有志哈哈大笑:“瞧你个熊样,亏你还是教语文的,说话见面不方便就写信写情书嘛,兄弟我甘当邮差,试试?”。

中平嗤之以鼻:“哼,让你去送信当月下老儿?本老师还不放心呢。俗话说得好,光棍为光棍做媒,你不要我要,哈哈哈!”。

有志骂道:“得得,你小子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对我还不放心?怕老子夺了你的帽子,端了你的蒸笼饭?老子还不想掺和你那挖别人社会主义墙脚的缺德事儿呢!”

“唉,我是有心杀贼,无力回天啊!”

“就你那个鸟样,还杀贼?杀鸡杀鱼都够呛”

………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勘察加
对《第十八章 星空夜谈》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

龙8国际娱乐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