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六十一回 利益趋狼狈互俦 志趣同虎豹相投(其二)
本章来自《清平世界》 作者:鲁南山
发表时间:2018-12-24 点击数:1776次 字数:

    “没事了吧?”五人当中一个长着八字胡的男子率先站起来,其余几个跟着站起来向楼下走去。
  “请等一等。”当他们经过黄敬庭身边的时候,他叫住了他们。
  “有什么事吗,警察先生?”“八字胡”问道。
  “你们是干什么的?”
  “做生意的。”
  “做什么生意?”
  “山货,贩卖山货,小买卖。”
  “哪里的货?”
  “东北的。”
  “巧了,我有个朋友也做东北的山货买卖,今年赔了不少钱。”
  “说的是呢,这年头干啥都不易。”
  “你们都贩些什么?”
  “木耳、人参、蘑菇,啥都有。”
  “东北哪个地方的山货最好?我朋友总是弄不到正经货。”
  “长白山,可以让你的朋友去试试。”
  “哦,你们是什么时候来花间的?”
  “警察先生。”一个国字脸的男人觉得这警察的话毫无意义,“如果你没什么事的话,我们就走了。”
  “请回答我的问题。”
  “今天刚到的。”“八字胡”说道。
  “是吗?昨天我在华夏大学见到了两个人。当时我正在学校食堂吃饭,他们两个跟我一样因为没有饭卡而跟食堂的人协商,这使我注意到了他们,这两个人就在你们中间。”
  “你说得一点没错,他们两个几天前就到了。”“八字胡”指了指身边一个皮肤黝黑和一个身材瘦小的人。他接着说道:“我们几个的确是今天刚到的,没有骗你意思。”
  “我要看一下你们的证件。”
  突然,一个戴着墨镜的清瘦男子夺门而入,连声叫道:“黄先生,黄先生,别来无恙。”
  “你是……”
  “黄先生,一点也不记得了吗?我是吴天福。”他摘掉墨镜,把脸朝黄敬庭面前凑了凑,可是黄敬庭对他没什么印象。
  “我都快忘了是几年前了,那时候我刚来花间市做生意。有一天三个劫匪抢劫兴隆大厦的金店,警方反应迅速,把他们堵在了里面。可是他们劫持了一对母女作为人质,您和您的两位队友从天而降,破窗而入,制服了劫匪,解救了人质。您可以不认识我,可我怎么能不认识您呢?我是这女人的哥哥,那个小女孩是我的外甥女,我曾经到您的家里拜访过,可是在我表明了身份之后您没有让我进屋,叫我提着手中的礼物离开。我应该想得到,您连她们母女都不愿意见,怎么肯见我呢?”
  他所说的每一个细节都确有其事,可黄敬庭始终无法记起这张脸。在他说明被他盘查的那几个人是他的同伴之后,他开始怀疑这个人的意图以及他所说的话的真实性,或许他只是看了当年的报纸而已。不过怎么会这么巧呢?眼下的情境,当年的往事,碰巧看过的报纸,这也太不可思议了!
  “那件事让我们对您尊重有加,说实话,像您这样的警察真是太少见了。那一年赵恭凌、陆向期罔顾人命,致人死亡,公安局包庇凶手,隐瞒真相,只有您仗义执言,公开指责行凶者和包庇者,并愿意在法庭上指证两人。这种对抗自身赖以生存的体制的行为是多么了不起,这种蔑视权威的勇气是多么让人敬佩。可是接下来您在一次与悍匪的枪战中不幸受伤,射中您的子弹却并非来自匪徒的枪口,而是来自与您共事的警员。您受了重伤,幸好没有性命之忧,官方说那是一次误伤,但全天下的老百姓都知道,他们是想排除异己。您住院的第二天,成千上万的花间市市民走上街头,一部分人将公安局围得水泄不通,还有一部分人在医院外面为您祈福,很幸运,我是当时进入您病房的五个人当中的一个,这您也不记得了吗?”
  这个人的描述比黄敬庭自己的记忆清晰一百倍,以至于使他心中的疑虑消逝了一大半。不过,警察的警觉提醒他,越是清晰的图景越容易隐藏秘密。如果这个人真的是为了迷惑他而费此周折,那他们一定有着可怕的阴谋。
  “可是在这之后,我没有再见到过您,听说您因为这件事被调到了凌云渡,想不到如今您又回来啦,能够再见到您真是太高兴了。”
  黄敬庭还要同他们计较,忽然电话响起,答应了几声之后他挂断了电话,转而说道:“既然是旧相识,那么刚才得罪了。”
  “黄先生,今天我们有事在身,有时间一定登门拜访。”
  清瘦男子带着那五个人离开之后,黄敬庭将老板娘的弟弟锁在楼梯上,转身上楼寻找刚刚躲了起来的林雪飞,林雪飞请他坐下,问道:“你认识那个吴天福吗?”
  “不认识,可是他说认识我。”
  “他也认识我,那时候他叫冯作芳,是一个作家。”
  “什么意思?”
  “那时候他骗了我,现在又要骗你。”林雪飞将在凌云渡港口船上的那一节说给黄敬庭听。
  “回来后我查了。”林雪飞说道,“当年的确有一个叫冯作芳的作家给我们投了一篇叫作《末路》的文章,但此冯非彼冯。”
  “那么也一定有一个叫吴天福的人了,只不过此吴非彼吴。”
  “应该是这样的。”
  “你该早跟我说,为什么让我放他们走?”
  “你有证据抓他们吗?抓了他们又有什么用呢?”
  “他们到底是干什么的?”
  “他们在凌云渡制造了爆炸,如果不是周克新发现了他们,他们一定不会收手的。”
  “他们为什么这么做?”
  “不知道。”
  “坏了。”黄敬庭猛地拍了一下桌子,站了起来,“他们是要在花间市制造爆炸吗?”
  “他们既然来齐了,应该会有动作的。”
  “他们的目标是学校。”黄敬庭担忧地说道。
  “原本是的,现在就说不准了。”
  林雪飞没敢浪费黄敬庭过多的时间,虽然他们的推断并不一定会变成现实,但是警方必须为了这“不一定”付出心血。黄敬庭的遭遇和林雪飞的话让温局长不敢掉以轻心。这种事他们宁肯信其有不能信其无,温局长很快在全市范围进行了布置,学校、商场、体育馆、文化馆都成为警方重点排查的对象。接下来的几天之内,花间市将会迎来三件大事:科技博览会、东陆国代表团访问和冬运会,后两者还有重叠的日期,它们也成为警方的重点关注对象。
  警方当中有人分析这群人可能是极端爱国主义份子,他们试图刺杀东陆国代表,至少也会在他们访问期间制造混乱,以表示对他们藐视历史,不知反省的抗议和对我国政府及人民容忍和接纳他们的不满。也有人推测他们视现代文明为人类种族延续第一公敌,这种“返璞归真”的呼声早已在世界范围内产生回响。有的群体发出声明,承诺不开车,不使用龙8国际官方网站和电脑,不吃非人工制作的食品。如果真是这类人,那么他们的目标就是科技博览会了。但这两者都无法解释为什么他们会在凌云渡制造爆炸,如果他们只是针对人口密集的地方的话,冬运会也会成为他们考虑的目标。
  为了保证花间市的秩序和抑制恐慌的蔓延,警方的一切行动都在暗中进行。可他们在任何一处公共场所都没有发现炸弹的影子和嫌疑人的踪迹。科技博览会也在警方的担忧和严密监控中安全地度过了。东陆国代表团的访问已经持续了两天,冬运会即将开始。
  消息在这一天的清晨传开,花间市华夏大学的某个地方藏有炸弹。警方一直三缄其口,是谁公布的消息?花间市顿时陷入恐慌,学校的师生和其他工作人员有的相信,有的只当做是一个恶作剧或者流言。警方迅速出动,来到学校排查疏散。谎言杂志社林雪飞、周克新等人也都来到了学校。温局长亲自压阵,她担心这是罪犯的调虎离山计,但她将计就计,自己出现在学校,暗中早已加派人手赶赴东陆国代表访问地和冬运会现场。
  温局长在校园东门门口不远的地方露天指挥工作,原因是这里视野开阔并且方便行动。一条东西大道贯穿华夏大学,连通东西两门,道路两旁长着高大的冷杉和雪松。从温局长所在的地方往西三百米是银行,北面一条岔路通向教职工居住的小区,小区门口有一家小型超市。南面距离大概几十米远有一栋新盖的十几层的高楼,原先这个地方是学校的锅炉房,现在要建科技馆。温局长的车子就停在一颗冷杉旁边,由于天气严寒,她和她的手下们不得不穿着大衣,戴着手套和棉帽。消防士兵以最快的速度分布到学校的必要位置,拆弹警察和部队士兵早已潜入到学校建筑物的各个角落。
  正在温局长布置疏散之际,有大约二十几名学生出现在她的面前。他们是自愿组成的志愿者,大概来自同一个社团或者组织,因为他们全都穿着黑色棉衣,胸前印着一个用隶书写成的鲜红色的大大的“人”字。带头的两个小伙子一高一矮,一白一黑,颇有临危不乱的气概。
  “你们不能留在这里。”温局长不打算接受他们的帮助。
  “没有人比我们更了解这所学校,我们曾经光顾过她的每一个角落。”高个子说,“你们知道哪个地方种着什么样的花草吗?你们知道哪栋楼上哪个房间的哪一扇窗是打不开的吗?你们知道学校周围的栅栏上有几个神不知鬼不觉的‘暗门’吗?必要的时候它也可以用来逃命。”
  “这不是你们的任务。”温局长执意让他们离开。
  “不要浪费大家的时间,时间就是生命,对于目前的情况来说更是这样。”矮个子说道,“如果您所说的‘任务’因为顾及少数人的安全而让龙8国际娱乐网址的生命受到威胁,那它的意义何在呢?何况我们有足够的信心保证自己的安全。”
  “是的,局长。”高个子说道,“我们都知道您是一位了不起的警官,但您要清楚,这里是‘我们的地盘’。”
  “你们说服了我,但一定要跟我们的警员在一起。”温局长最终答应了这些勇敢的学生。
  林雪飞在温局长之后到达学校。周克新在来的路上就一直担心江月影,刚到学校就径直朝稷下长廊奔去。因为炸弹流言的关系,稷下长廊里的人比往常少了许多。他进了咖啡馆,见到了正要出门的江露泠。
  “月影呢?”周克新问。
  “你找他做什么?”江露泠冷冷地问。
  “学校里有炸弹,你没听说吗?”
  “听说了。”
  “告诉我她在哪!我怕她有危险。”
  “他有没有危险跟你没有关系。”
  江露泠推开周克新向门口走去,看到泪流满面的方宗元从远处跑来,他看到江露泠,哭得更厉害了。
  “发生什么事了?”江露泠问他。
  “露泠姐姐,我哥哥出事了。”他为了说话忍着哭泣,声音断断续续。
  “怎么了?别哭。”
  “都说学校里有炸弹,哥哥组织疏散学生,都争着往外跑,人太挤,哥哥从楼梯上摔了下来,又被人踩着了腿,现在这么乱,也没有人管,露泠姐姐,求你帮帮我哥哥吧,要不然他会死的。”
  “他在哪?带我去。”
  江露泠回头对周克新说道:“你一定要找到月影,如果她出了什么事的话,我要你好看。”
  “我知道月影姐姐去了哪里。”方宗元说道。
  “哪里?”江露泠和周克新一齐问道。
  “他去了稷下湖边的篮球场。”
  周克新夺门而出,直奔第三体育场。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鲁南山
对《第六十一回 利益趋狼狈互俦 志趣同虎豹相投(其二)》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

龙8国际娱乐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