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家 2
本章来自《大地之子》 作者:Kyle
发表时间:2019-01-09 点击数:937次 字数:

2

   

“父亲虽然不是职业军人,但同样也是侵略者的士兵。”

陆一心认准了死理。

“胜子君,按照协约开垦团员是不被征兵的。可是政府出尔反尔,最后还是在当地征召我们当了兵。我和你父亲一样,都是被一张明信片或者是一个电话征召入伍的。前往南洋作战,在九洲待命时,日本战败了。如果不是没法子回满洲,如果不是打算先回故里等候其他团员返回,如果当时得知信浓乡开垦团全军覆没的消息,像你父亲这么有责任心的人,一定会因内疚而缢死同中的。我们真为他担心啊。正好部队长官在九洲的八幡市为东洋制铁招募员工,所以我介绍你父亲去了那里。尽管他是高等工业学校毕业的学生,可是家里的长子耕一死了,照理说,他应该留在乡下继承祖业的。是我好说歹说,才将他拉到九洲,进入八潘市东洋制铁公司的。”

对于一心来说,这还是头一次听人说起父亲是怎样进入东洋制铁公司工作的。

狭间接着又说:

“进入东洋制铁之后,凭借着他的头脑和勤奋,松本君不断地被提拔。虽然他多次辗转各地参加钢铁厂的建设,可从来没有误过信浓乡慰灵祭奠活动。无论路途多远,他都要赶回来,诚心诚意地为亡者招魂,为死者守灵。这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的。五年前,关子突然回日本来了。说信浓乡的人并没有全部死绝,还有胜子和敦子活着。松本君马上办理了寻访孤儿的手续,和我们一起,曾两次赴东北找人。不容易啊,在上海有那么重的担子,可照样与我们一起在东北各地转悠,从来没听他道过一声辛苦。每天都抱着希望,最后是失望。可第二天仍旧带着希望。就像是一个溺水的人,连一根稻草也不愿放过。这种心情,您能明白么?胜子君,在给敦子守灵的二天里,对于父亲的为人和苦衷,难道您就真的没有一点儿了解么?”

面对狭间的谆谆开导,一心仍旧是一言不发。

大泽关子看了看一心的脸色,说:

“怎么样,既然已经知道了父亲过去的事情,就不能再固执己见地认为只有你一个人在受苦。快去父亲家,给祖父、母亲和敦子上柱香,祭拜祭拜祖先的神龛,这才是为人人子之道。”

一心沉默不语。

“怎么?你成了北京政府机关的大人物,祭拜一下祖先日本的祖先,难道也不行吗?自私自利!”

“苏军大屠杀过后的第六个年头,我去过佐渡开垦团遗址。”

“那儿,一个龙8国际官方网站手机版人的影子也见不着,尸体成了累累白骨。在升国旗的地方,找到了父亲的骸骨,整整装了一麻袋,带回日本埋葬了。你父亲也去过勃利,也在开垦团遗址烧过香。遗骨已经没了,他只带了一把土回来。这些事情你根本就不清楚,只知道怨恨自己的父亲。这么做,对吗?!”

说着说着,关子的语气变得越来越重了。

陆一心内心虽然开始有所动摇,但考虑到目前自己所处的立场,到底没敢承诺去父亲家,祭拜祖先神龛之事。

“胜子君,要想了解你父亲这么些年是怎样在惭愧和内疚之中熬过来的,要是对祖宗菩萨还有那么一点儿信念的话,最好是回家去看看。好好想想吧!给,这是你父亲家的地址和地图。从这儿坐电车,第九站;坐快车第十二站。二十分钟左右就可以到家。”

说着,狭间递给他一张纸条。

考虑到呆久了可能会给一心带来不必要的麻烦,一连叮嘱他一定要回家去看看,一边领着大泽关子走出了房间。

冯长辛一直在楼下大厅里守候着。当见到他们乘电梯下来时,笑容可掬地迎了上去:

“这就走哇。”

“多谢您啦,不容易呀,都过去三十八年了,终于还是见面了。”

大泽关子用中文向这位将他俩领进一心房间的好心人致谢道。

“啊,这真是太好啦。您同他的关系是……?”

“同样都是战争孤儿。”

“哦,那您可是受了不少的苦呀。总算功夫不负有心人,让您打听到了他住在这里,真是太好了。”

“是小胜子在上海的父亲写信告诉我们的。”

“小胜子……?”

冯长辛重复了一句。

“对,小胜子。日本名字是松本胜子。”

大泽关子一边笑着,一边颇有得意之感地言道。

“松本——?这么说,他在上海的父亲是……?”

“是松本耕次呀。东洋制铁在上海的总代理。”

冯长辛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日方代表,松本耕次原来是陆一心的亲生父亲——真叫人难相信。

“这么说,我想起来了。是听人说起过这个名字。”

会说几句简章中文的狭间,眯缝着眼睛夸口道:

“我和松本耕次是老朋友了。从开垦团那时起,就认识了小胜子,他可是个非常调皮的小男孩。”

冯长辛的脸上也爬满了笑容:

“上海的松本所长在信里就没说点儿别的什么事情吗?离开龙8国际官方网站手机版这么久了,真想听听有关国内的消息。”

巧妙地转换了话题,想从他俩的口中套出点儿对他来说有用的东西。

“松本君,只说了有关残留孤儿的一些事情。国内的消息,还有别的什么事儿,一概没提。还有什么比见到作为龙8国际官方网站手机版人长大的,并如此有出息的小胜子更高兴的事儿呢。”

再次向冯长辛表示感谢之后,二人走出了酒店的大门。

望着他俩的背影,冯长辛总算是明白了为什么像GIS(气体绝缘开头装置)这么重大意义的事故谈判要交给陆一心负责的内幕。原来日方代表是他的亲生父亲!娘希匹的!怪不得原来这小子他有这么硬的后台。装得倒像是那么回子事儿,却原来一直都是在欺骗我们!冯长辛越想越气愤,越想越心有不甘,妒意也越来越浓。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Kyle
对《家 2》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

龙8国际娱乐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