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四章(四)
本章来自《林德的烦恼》 作者:端木文成
发表时间:2019-01-09 点击数:870次 字数:

                                         

(四)

  再有一个月就过年了。林德也变得忙碌起来。在一月份末尾的几天里,他几乎每天都要加班到晚上六点。半年前,董思思交往了一个男朋友。听说男方家庭条件很好,光房产就有好几套。董思思满心欢喜,没过半年就急着结婚了。对她来说,能过找到条件这样好的实在难得,所以趁热打铁,趁两个人还有好感的时候就把婚结了。董思思的请帖已经下达,婚礼就定在一月的最后一天。因为董思思需要筹备婚礼,所以提前一个周就休假了。这样,她的很多工作就都落在林德的身上了。尽管林德平时的工作比较忙碌,可他每周都有固定的三天时间去参加聚会。最近,他和苏荣加入到一个网络游戏的圈子,而这个圈子的发起人正是林思孝。就在当晚,圈子里的成员举办了一个以游戏为主题的聚会。据说,到场的人员都是富家子弟。身为圈子的新成员,林德和苏荣都要去参加聚会。

  晚上六点半,苏荣开车到林德公司去接林德。林德刚加完班,脸上还有些疲惫。

  “你的气色有些差,看来今晚得给你找个美女轻松一下了!”林德上车后,苏荣对林德说到。

  “今晚就算了吧!最近公司的事情搞得我焦头烂额,现在什么好心情都没有了”林德抱怨到。

  “嘿,我给你找个标致的美人,保证是你喜欢的类型。我打赌,你见到她一定会开心的不得了!”苏荣笑着说到。他的笑容有些猥琐。

  “真的不行!今晚我得早点儿回去睡觉,明天一早还得上班呐!”林德拒绝到。

  “怎么你们公司老是加班呢?我看别的公司就不像你们那样天天加班!还有一些公司从来都不加班的!”苏荣抱怨到。他的心里有些不满意。

  “年底嘛,公司产量大,又要做足库存。再加上我的一个同事休了婚假,现在她的工作都由我来负责。而我对她那部分工作又不熟练,所以老是加班。”林德说到。

  “你说你有个同事休假?据我所知,你们部门除了你,好像都结婚了吧?还会有谁呢?”苏荣诧异地问到。

  “哦,就是坐在我前面的那个女的。她叫董思思,家好像就住在东郊的桃树村。”林德回答到。

  “你是说你们部门的那个女的吗?”苏荣吃惊到。

  “除了她还会有谁?你认识她?”林德回答后又问到。

  “哦,真是她呀!嘿嘿,我还以为谁呢!”苏荣笑着说到,“告诉你吧,去年我还和她谈了几天朋友呢!”

  “什么?你…和她吗?”林德惊讶地问到。

  “不过也没谈几天,我们就不来往了。”苏荣回答到。

  “为什么呢?你们什么不来往了呢?”林德好奇地问到。他真的意想不到,董思思竟然跟苏荣谈过朋友。

  苏荣笑了笑说到:“那个女人喜欢钱!我看出来了,她谈恋爱的目的就是想找有钱人。说实话,从一开始我就没打算和她长期交往下去。我想,玩玩就够了,何必认真呢?有一天,我又认识了一个叫做小惠的女生(那女孩太正点了!),就想把她给甩了。于是我就编了一个借口。我告诉她我家庭条件很不好,一年没有多少收入;而且我也很穷,又没有正经的工作。我的钱全都是从朋友那儿借的,就连我请她吃饭的钱也都是借的。”说到这里,他有些得意,“你知道我跟她说我没有钱后她是什么反应吗?她的脸都红了,拿起包气冲冲地走了!哈哈,我故意诳她的!其实在说那些假话的时候,我的态度特别真诚。我就是想看看她的反应。”

  “那后来呢?后来她没再联系你吗?”林德问到。他有些失落。

  “没有。我们谁都没和谁联系。甩了她,我高兴还来不及呢,怎么会让她再联系到我呢?我把她拉到了黑名单里。”苏荣说到,“不过,后来在一个聚会上无意间和一个朋友提起了她。我那朋友是个有钱的公子哥,也是个地地道道的猎艳高手。他听说后,就想挑逗她一番。后来,我那朋友每天开着玛莎拉蒂跑车到你们公司门口和她搭讪并接她下班。没过几天,她就答应和我那朋友来往了。过了一段时间后,我那朋友该干的都已经干了,就把她给甩了。我那朋友还跟我调侃了他们分手时的情景呢,他说她都哭了,紧紧拉住我那朋友的手询问原因。我那朋友直接告诉她,他玩腻了。你也知道,像他那样的有钱人追求女孩不就图个新鲜吗!他们都有种怪癖,就喜欢难搞的对象。像那些很容易就到手的,玩一玩也就算了。其实,在这个方面,我和我那朋友有着同样的看法。太容易到手的女人,总是少了些女人应有的矜持,少了些女人味儿。不过,我那朋友也没亏待她,给了五万块做分手费。”

  林德一时说不出话来。和董思思共事这么长时间,他一直以为她是个稳重的女孩。可如今苏荣的一番话让他大跌眼镜。

  “对了,你说她要结婚了,嘿,可真有趣!恭喜他的未婚夫!我要不要带上我那位朋友到她婚礼上送个祝福呢?”苏荣说到。他的神情得意极了,脸上挂着嘲弄的坏笑。

  “算了吧,既然你们都占过人家的便宜,干嘛还要让人家难堪呢?”林德说到。他对苏荣的话感到刺耳。

  “好吧,就听你的!这回就不戏弄她了。我想,如果她看到我和我那位朋友在她婚礼上出现的话,她的脸准会绿的跟无花果一样!”苏荣玩笑着说到。

  没过多久,他们便到了聚会的酒店楼下。苏荣停好了车,便和林德一同乘坐电梯上了六楼。

  至六楼走廊,只见走廊内人头攒动,吵闹声不绝于耳。很多人都带了女伴儿,他们搂着女伴儿的腰枝同身边的朋友畅聊着游戏。前来参加聚会的大都是二十岁出头的年轻人。当然,其中也有三十岁出头的已婚男人。

  林德和苏荣刚进走廊,思孝便招了招手,然后向他们跑去。思孝见表哥到来极为诧异。当时苏荣拉着林德加入圈子的时候,思孝并不知晓。

  “大哥,你怎么来了?”思孝问到。他搓了搓手,然后把手插进裤兜。

  “哦,陪朋友来的!”林德笑了笑回答到。尽管他知道思孝常年混迹在这样的场合,可如今见面,他还是感到意外。同时,他还有些尴尬。

  “大哥,你说他就是你的朋友吗?”思孝指着苏荣向林德问到。

  “嘿,小子,难道我们就不能成为朋友吗?”苏荣拍了拍思孝肩膀说到。

  “噢,我想起来了!”思孝拍着手说到,“上回我和我大哥去海鲜楼吃饭时候就碰见你了!对了,我想起来了,你们是同学,对不对?”

  “算你想得快!”苏荣说到。他突然好奇思孝和林德关系来,于是问到,“对了,你们是怎么认识的?”他向思孝和林德问到。

  思孝笑了起来,回答到:“你可真是贵人多忘事!你不记得在海鲜楼的那晚我就告诉你他是我大哥了吗?”

  苏荣想了想,笑着说到:“那天喝断片了,结果什么都给忘了!”

  “是呀,那天我们都走了,你还在喝呢!”思孝取笑到。

  “嘿,老弟,那天你和我们一起走的!后来我们不是去KTV了吗?在KTV的时候,你还差点儿和隔壁的人动起手来,这个我记得很清楚。那天我们闹到了一点多才回去。”苏荣纠正到。

  “哦,是吗?我可记不起来了!”思孝说到。

  “看来你的记性也不怎么样嘛!”苏荣打趣到。接着,他又问到,“你说他是你大哥,到底是哪种大哥呢?”

  “当然是我大伯家的大哥了!我们从小一块儿长大的!”思孝说到。

  苏荣吃惊到:“哦,哦,原来你们是亲戚呀!我还以为你们也是在学校认识的呢!”

  “才不是呢!你可真会瞎猜!”思孝说到,“走吧,咱们进去聊吧!”

  他们进了一个名为“永乐阁”的包间。包间里人很多,还有几个梳着杀马特发型的、时不时发出怪异的尖叫声的青年男女。这时有三两个年轻人来到思孝的身边跟他讨论游戏问题。思孝是一款最近两年特别火爆的名为《罪恶之城》的网络游戏的资深玩家,他也是整个圈子里游戏技能最突出的那一个。所以圈子里的玩家们都愿意向他问取经验。就这样,他成为了整个圈子最受欢迎的人。

  “你们看,办一个这样的聚会多么重要!在聚会上大家可以尽情地学习交流,我不懂的地方可以问问他,他不懂的地方也可以问问我。你们有没有觉得这像一场学术交流会呀?”思孝同那几个年轻人短暂交流后,坐到苏荣身边,兴高采烈地说到。

  “像,简直像极了!”苏荣称赞着说到。

  “重要的是,很多素不相识的人可以在这里交个朋友!他们中就有一些是来自外省的。”思孝说到。

  苏荣打量着众人。在包间的门口,他看到几个以前经常和他吃喝玩乐的朋友。他忙站起身说到:“哦,我的几个朋友也在场,看来我得过去打个招呼了!”说着,他朝着几个和他年龄相仿的、打扮时髦的年轻人走去。

  苏荣走后,林德和思孝两个人面面相觑有些尴尬。他们是截然不同的两种人,尽管他们从小就玩在一起。可自从上了初中以后,他们就很少见面了。

  “大伯和大娘都还好吗?”过了一会儿,思孝问到。

  “还是老样子。他们除了变老就没有别的变化了。”林德微笑着回答到。

  “想想,我也有一段时间没见到他们了!等过几天,我得去看看他们!”思孝说到。

  “那就去吧!”林德点头说到,“你好像快一年都没去我家了!”他看了看思孝。

  思孝笑了笑说到:“你看,我最近净忙着组建圈子的事了!等再过两天,我和姐姐一起过去!”他看了看表哥,又低下了头,然后又看了看人群,同几个熟人打个招呼。

  “对了,你现在有工作了吗?前一段时间,听婶婶说,要把你介绍到事业单位工作,现在怎么样了?”林德问到。

  “嗨!找了一个,管卫生的,我不愿意做,就没去!我想在政府里找个差事。妈妈说了,她政府里有朋友,看看能不能帮忙安排一下。其实我妈想让我去小姨的那个药监局工作,我想了想,觉得受不了那里的药味,就没同意。我想,政府的事,就让妈妈安排吧!反正我跟她说了,我可不干又脏又累的活!”思孝侧坐着身子,扭着头向表哥说到。

  “叔叔婶婶不是认识很多集团老板吗?让他们跟那些老板说说,把你弄进集团里当个白领不是挺好的吗?至少还能赚的多点儿!”林德说到。

  “哎,还是算了吧!”思孝连忙摇手说到,“我可不去什么集团当什么白领!进了集团,我还哪里有时间做别的事呢?人要是做不了自己喜欢的事,那才会无聊呢!”

  “如果你是职业玩家也行,那样至少还能有个不错的收入。可是现在…”林德皱着眉头说到。

  “现在也挺好的!”思孝有些不耐烦,“大哥,我现在正在谋差事,谋到差事那也只是时间问题!况且,我现在高高兴兴的,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不像姐姐那样整天愁眉苦脸的(真搞不懂,她嫁到了好人家,还有什么可愁的呢?),这样多好呀!人活着不就图个乐子吗?”

  “人活着要有乐趣,话虽这么说,可也不能仅仅为了乐趣而活呀!”林德说到。他的声音自然地提高了。

  “是呀,你不是也来这里了吗?”思孝站起身来说到,“我知道的,大哥!先不跟你聊了,那边还有几个朋友招呼我过去呢!”思孝忙跑开了。

  林德的脸涨的通红。他把身子靠在椅背上,深深地叹了口气。他知道,以自己目前的状况的确没有说教表弟的资格。可他对思孝的现状表示担忧。真的无法想象,思孝一旦成了家,要靠自己去生活的时候,到底能否独立呢?

  林德正思考着,苏荣拍了拍他的肩膀。他看了看苏荣,笑了笑,然后将目光投向人群。

  “你要做哲学家吗?”苏荣玩笑着问到。

  “什么?”林德没听清楚。

  苏荣在他身旁坐了下来,笑着说到:“看你冥想的样子,还真像个哲学家哩!”

  “哎!你就别挖苦我了!”林德看了看苏荣说到。

  苏荣坐了下来,凑近林德说到:“我告诉你呀,我那几个朋友都是暴发户,可有钱了!我跟人家聊了一会儿,人家个个都开了公司呐!要是我早点儿跟他们混的话,现在也发达了!”他后悔的直拍腿。

  “他们都是做什么生意的?”林德问到。他对谈话感到无聊。因为不想让朋友的兴致落空,所以他这样问到。

  苏荣想了想回答到:“一个做建筑装潢,一个做市政工程,还有一个做策划。”

  “哦,原来都是暴利的生意!”林德感叹到。

  “没错,真是暴利的生意!”苏荣重复到。他又接着说到,“这两年的装潢生意简直一本万利!只要动动手,就大把大把地赚钞票!而市政工程就更不得了了。这几年的街道拆了又建,建了又拆,这一来一回就有一座金山进账啊!不说别的,就拿去年的XX工程来说,我那朋友托了关系,搞到一部分的分包工程。整个工程报价五千万,结果五百万就竣工了。除去打点关系的费用,工程公司保守净赚至少两千万。我那朋友还有额外的两百万的现金入账呢!这简直比抢银行来钱都快!”苏荣嘴里说着,但他的眼神里充满嫉妒。

  “那么策划呢?这个虽然赚钱,可就未必能赚过前两个了吧?”林德问到。

  苏荣笑着说到:“不赚钱那只是表象。这两年炒房团越来越多,房价也就水涨船高。开发商想要哄抬楼价,就得靠着公司帮助宣传。市民们见到宣传,哪里还能坐得住呢?我那朋友托了关系,接了不少的生意。还有,除了房产,他们还能接一些其他的商业,比如汽车公司、日用品公司以及服装公司的销售。尤其那些有明星代言的商业,他们收取的费用就格外的多!当雇主向他们讨价还价的时候,他们就会理直气壮地说:“你看,我还要伺候你们请来的明星呢!””苏荣带着滑稽的腔调说到。

  “天呐,你朋友还真有一手!”林德笑了笑说到。

  “这年头,越有的就越有!他们原来还不是跟我一样,谁知人家运气好,一夜就暴富了!你说,这种事情上哪儿去说理呢?”苏荣愤懑且无奈地说到。

  “暴富?他们怎么暴富的?”林德问到。

  “拆迁!”苏荣回答到。

  “拆迁能够暴富吗?”林德不解地问到。

  “要是他们名下多出几十套房呢?”苏荣反问到。

  “十几套房?谁会有那么多的房子呀?”林德依旧不解。

  苏荣说到:“基建那年搞拆迁,不仅城中的村子被拆了,就连城郊的很多村子也被拆了。那时候政府为了加快拆迁速度,拆一处房产就兑换一套楼房,后来就涨到一处房产兑换两套楼房了!再加上家家户户的农田,每征用两亩就兑换一套楼房。尤其有关系的,听说每亩地能兑换两套房呢!那几个朋友有一个跟我同村,其他两个都是邻村的。他们家里农田多,每家少说也有十几亩田。拆迁的时候,他们都是钉子户。后来一处房产兑换两套房的时候,他们才同意拆迁。你算算,每家两套祖宅,再加上每户十几亩地,拆迁征用以后,不就能兑换到十几处房产了吗?拆迁以后,全村的人都有钱了。你想,每家拥有几套到十几套房产是什么概念?那就是暴富!人们有钱了,就开始投资做生意。人们在房产上喝到了蜜,他们就把大量的钱投进蜜罐里。再加上当时的政策以及炒房团的加入,房价一路见涨。那时的房产生意简直一本万利!你想想,建房的时候能花几个钱?买房的时候又翻了多少倍?赚了钱的,就买豪宅,买豪车,买奢侈品,包养情妇,出入高档会所,那真是挥金如土呀!只可惜,我家的大部分农田和一处祖宅都在西郊,至今都没开发。要不然,我名下起码也得有十套房!可如今只分到三套房子。我邻村的一个小学同学家,拆迁以后分到了十八套房!你看,我们的差距一下子就拉开了!想当年,我们还在一起撒尿和泥呢!可如今,人家已经是大集团的老板了!都是机遇惹的祸!这么一夜之间,就分出了好几等人!”

  “那几年,全国都在搞建设。政府卖地皮,开发商就大批量地买地皮。后来地皮越来越贵了,房价也就越来越高了。记得刚上大学那年,我们学校周围的房价是五千块一平尺;可到了毕业那年,房价就涨到七千块一平尺了!我们学校还靠近郊区呢。如果是市里的话,那就更加恐怖了!九千块一平尺,想想都下人呐!”林德感慨到。

  “吓人吗?还没涨到天上呢!”苏荣说起了俏皮话。

  “近两年,政府陆续出台一些限制政策,可还是无法抑制房价的上涨!”林德叹气到。

  “难道你让卖地的去限制土地价格吗?”苏荣摊着手说到。

  “我到认为这一系列的限制措施不是闹着玩的。如果政府一再出手的话,房价恐怕就真能降下来了!”林德分析着说到。

  “你说的我都开始痒了。可我要是用轻抚的方式止痒的话,恐怕我就很难达到目的!”苏荣俏皮地说到。

  林德眉头紧锁,他并不认同苏荣的观点。

  “我问你,政府靠什么收入?”苏荣问到。

  “税收。”林德回答到。

  “你只答对了一部分。政府除了依靠税收之外,还依靠土地赚钱。政府每年各项花销都很大,如果光靠税收的话,恐怕很难维持平衡。幸好土地能够帮助增加收入。在还没有找到土地的替代产业之前,政府依然会吸引开放商购买土地的。因此,政府在房价调控上就要适当地让步。这样一来,房价又怎么会下降呢?”苏荣说到。

  正当两个人辩论的时候,思孝过来了。思孝打断了他们的交谈,兴致勃勃地说到:“宴会马上就要开始了,待会儿我们一定要来场狂欢!”

  “那当然了,我们不醉不归!”苏荣高声说到。

  “对,不醉不归!”思孝跟着说到。

  “然后,我们再找个妞快活一下!”苏荣眨着眼说到。

  “没错,我要找个大美人!”思孝跟着喊到。

  “嘿嘿,你们还是轻点儿糟蹋自己吧!”林德对二人说到。他又转向苏荣说到,“你还想不想结婚了?再这样下去,恐怕就没有女孩敢嫁给你了!”

  苏荣摊着手笑着说到:“结婚?没有想过!至少现在还没有。你看我逍遥自在(每晚都做别人的老公!),又何必自寻烦恼呢?”他眨着眼坏笑着说到。

  思孝一旁打趣到:“也不知道有多少男人被你带了绿帽子呢!”

  苏荣得意地笑着说到:“那我管不着!那是人家老婆的事,我只是帮个忙而已!不过,说实话,我最讨厌那些女人,她们跟妓女没什么两样!”

  思孝接着说到:“她们可以成为每个男人的老婆!”说着,他吹起了口哨。

  这时,一个跟林德年纪相仿的年轻男人向他们走来。思孝见到那人,忙起身同那人抱了抱。那人和苏荣认识,他和苏荣握了握手。那人身材高挑,说起话来有些结巴;他相貌并不英俊,但肤色白皙。那人同思孝、苏荣聊了几句,便到隔壁的房间去了。

  “这人是谁?”林德觉得那人有些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于是问到。

  “噢,他就是光明水泥厂老板李玉生的儿子李强。”思孝说到,“要说这个李强,那可是个猎艳高手!就连我们的苏哥也得败给他呐!”说着,他拍了拍苏荣的肩膀。

  “要说在撩女人方面,谁我都不服,我只服这个李强!他真是风情万种,就是让所有女人见了都难以招架的那种!”苏荣赞赏到。

  “对了,他现在的女朋友好像就是你们公司的!”思孝对林德说到。

  “我们公司的吗?”林德好像想起了什么。

  “没错,就是你们公司的!”思孝肯定到。苏荣也肯定地点头。

  “那个女生长的真不赖!好像是做财务的。当时我想追她来着,可是被我的一个朋友捷足先登了!”苏荣回想着说到。

  林德涨红了脸。他的脑袋就像被人用锤子猛击了一般,顿时疼痛难忍,一阵晕厥。他想起来了。有一天下班的时候,他曾在公司门口看见李晴上了一个男人的宝马车。当时,那个男人曾下车为李晴打开车门,他远远地看见了他的侧脸。那时他心里难过,还故意低头装作没看见呢!

  随后的宴会上,林德没说过一句话。他已经没有任何心情去听朋友的俏皮话以及周围人的交谈了。他只想找个僻静的地方将自己藏起来。他胡乱地吃了点东西,便辞别了。苏荣见他脸色不好,以为他加班累着了,于是也没有强留他参加接下来的活动。

  林德出了酒店,沿着街道走了很久。他想要去附近的公园里坐坐。途径的一辆出租车向他按了几次喇叭,他又改变了注意。他上了车,像一根僵硬的木头似的瘫坐在后座上。

  这天夜里,他做了一个梦。他梦见李晴穿着洁白的婚纱向他走来。她越走越近。他甚至能清楚地看到她的每一处脸孔。她美丽端庄,笑容优雅,宛如天使般张开怀抱。忽然,他眼前升起一阵迷雾。迷雾渐渐暗淡,她的身影也越来越模糊。她消失在黑暗之中。她的消失让他惊慌不已。当他再见到她时,她已经变成了一具佝偻扭曲的骷髅。那骷髅张开尖尖的利爪向他扑来…他从梦中惊醒。

  他坐起身来,擦拭着额头上的汗珠。有那么几分钟,他就呆呆地坐着。直到困意搅扰,他才重新躺下。他害怕迪默恩的闯入,直到天亮才敢入睡。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端木文成
对《第四章(四)》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

龙8国际娱乐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