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沧浪之沫 第一章 (3)
本章来自《沧浪之沫》 作者:何美鸿
发表时间:2019-01-15 点击数:1643次 字数:

1991年的那年秋天,七岁的秋旖沫再不必跟着奶奶去叔叔伯伯家了,因为到她上小学的年龄了。那年秋天,秋守业也没出去务工,奶奶也难得一直留在了村子里。

一年级的课程对于秋旖沫来说是简单的,很多汉字爷爷教过她,她念起书来似乎不费吹灰之力。秋旖沫遗憾的是好伙伴秋圆圆未能入学。秋圆圆比秋旖沫其实还要大九个来月,但看上去个头要小很多,而且秋圆圆家里还有两个年幼的弟弟妹妹要照看,她妈妈打算晚一年让她入学。

秋旖沫一年级的班主任秋爱仁是个身材矮小的中年。他任教语文,但只能用秋家村当地的土话给学生讲课。学校里像这样不会讲普通话,只用土话教学的老师几乎占了大半,并没啥奇怪的。秋旖沫这些年跟着奶奶在城里的伯伯叔叔家度过的时间较长,加之先前跟着爷爷一起听过收音机里的广播,早学会了说普通话,因而晨读的时候,她总是努力学习用普通话朗诵课文,却不料常常遭到周边同学们的讥笑——

“看那个旖沫真会装,一个没妈的农村孩子装得像城市女孩一样!”

他们讥笑她的时候,班主任秋爱仁就从旁经过,秋旖沫奇怪他明明听到他们对自己的讥笑,却不置一词。秋旖沫懊恼不已,她不知道班主任的沉默是否意味着对同学们观点的认可。

那时一年级的班级都男女同桌。秋旖沫记得她的同桌——那个肤色黝黑个头瘦小的男生,曾经玩耍时就夹在一堆孩子中间起哄,取笑自己这个没妈的孩子。可是现在同桌了,秋旖沫不会再计较他。同桌对她似乎也还好,不认得的生字有时会向她讨教,偶尔也向她借过彩色画棒之类的学习用具。

秋旖沫以为和她的同桌会这样一直相安无事和睦共处下去。可是没过多久,他们之间的友情却因一块橡皮擦给告吹了。那天中午第三堂数学课,因写错一道算术题要更改,秋旖沫打开自己的文具盒时,发现忘了带橡皮擦,而同桌的恰巧就放在靠近自己这边的桌角,她便顺手将那块橡皮擦拿过来了,擦完错题后却忘了还回去——也许那刻她下意识里以为那橡皮擦是自己的,于是像往常一样习惯性地直接放进了自己的文具盒里。

同桌没有提醒向她要回,却在下课后飞快跑去了办公室告诉班主任秋爱仁说,他的同桌秋旖沫偷了自己的橡皮擦。

最后一堂课恰好是班主任的课。预备铃还未响起候,班主任便神色愠怒地疾步走进了教室,且径直就走向还不明就里的秋旖沫的课桌前。

全班同学的眼光瞬间齐刷刷地盯向了她,有不解的,有惊慌的,也有想看热闹的。

班主任二话不说开始搜她的身。秋旖沫惊恐而有些呆板地站在原地,任凭班主任的手掏进了她上衣两边的口袋——没有;然后又掏进了她裤子的口袋,把她仅穿着的那条秋裤的两个裤兜都翻出来了——也没有。班主任接着就把她的书包倒提起来,课本、作业本哗啦啦全摊在了课桌上,还有好几本书都掉课桌底下去了。最后班主任才想起打开她放在课桌上的文具盒。

“赃物”果然就在文具盒里。这个时候,秋旖沫才恍然大悟班主任要找的是什么。

“你这个贼婆子!人证物证俱在,你还有什么好说的?——以后还敢不敢偷人家东西?”班主任俨然一副正义凛然的口吻当着全班同学的面教训她。

秋旖沫没有申辩。她不记得自己是怎样将那个难堪的时刻熬过去的,怎样将班主任的最后那堂课熬过去的。班主任的语文课完全变成了政治课和班会课。她居然忍着没掉一滴眼泪。她咬牙坚持着,为不想回到家让奶奶担心。可是,当她背着书包再次走向学校,当班上所有同学背后对她指指点点,甚至不几天后其他班级都有陌生同学课间当众喊她“贼婆子”时,她终于忍不住嚎啕大哭着转身跑回家。

整幢屋子空荡荡的,爷爷奶奶都不在家。她边哭边不住喊起来:

“妈!妈!你在哪?这到底是为什么?我做错了什么呀?”

秋旖沫能记得的只有自己哭泣的那个片段,之后爷爷奶奶何时回到家来,又如何劝说把她送回学校的,她一概忘了。她只知道自此后她开始怕那个班主任秋爱仁,怕上他的语文课。上他的课时她总不敢抬头,只有当他背对着大家拿粉笔在黑板上板书时,她才敢偶尔抬起头看一下他的后脑勺。课后她也不喜欢跟其他同学一块玩,她觉得他们似乎都对自己有戒心。即便有人想和自己好,也因为龙8国际娱乐网址孩子的集体排斥而畏缩裹足。她努力做到不去在乎。她和他们不一样,只有将龙8国际娱乐网址的时间和精力专注在学习上。

人们常说,孩子的心像玻璃,透明而易碎。可孩子的心其实更像天上的云,遇到阴雨就像一片密布的乌云;而一遇阳光,就又化作一片轻轻淡淡飘悠的祥云。“贼婆子”的外号终归没有陪她太久,甚至小学二年级期中考试时,秋旖沫还拿了班上第一名。

那天的颁奖大会上,当校长拿着话筒向着全校师生念到秋旖沫的名字,身边的同学投来羡慕的眼神注视着她走向领奖台的时候,秋旖沫心里激动极了。她手捧着奖状和其他获奖的孩子列成一排站在领奖台上,环顾着台下几百双眼睛,心里充满着从未有过的快乐和骄傲。就在这时,她的目光与站在台下前排的曾喊她“贼婆子”的秋爱仁无意中相遇了。秋旖沫觉得自己终于不必再怕他,她也似乎第一次才仔细看清这个武断地作出判定损害自己名誉的老师脸长什么样子。她甚至敢两眼直盯着他,直到秋爱仁讪讪地撇过脸去。她的被满满的喜悦与荣耀包裹着的内心,此刻又比其他同学多了份报复和扬眉吐气的快感。

下课后秋旖沫手捧着奖状怀着十二分的激动一路小跑着奔向家里。她要让爷爷奶奶和爸爸都为她感到骄傲。是的,那天比过年都要令她感到开心。午饭时,奶奶特意煎了个荷包蛋给她,爷爷还奖了两块钱让她留作买作业本用。晚上爸爸回到家来还一把将她揽在怀里,用手抚摸着她的头,轻声询问她获奖的事——多少年来,那是秋旖沫记忆最深的一次爸爸将自己揽在怀里。

那刻的秋旖沫觉得自己是幸运的。她明白了,只有通过自己的努力取得了荣誉,才能获得别人对你的改观。她觉得美好的未来在遥遥地向自己招手。

那年正月的某一天,秋守业有事去了集镇,爷爷奶奶都去了菜地里,秋旖沫一人蹲在屋后玩耍,小伙伴秋圆圆忽然领着一个陌生人来找她。那陌生人弯下腰微笑着告诉秋旖沫说:

“我是隔壁罗家村的,你能跟我去罗村一趟吗?你舅舅回老家来了,他很想见见你。”

那年过了春节,秋旖沫就到九岁了。九年来秋旖沫头一次听说自己还有个舅舅。她有些将信将疑,也无从深想为什么舅舅不亲自过来。

“我去跟奶奶打个招呼吧!”秋旖沫起身说。

“不用吧,你舅舅等得及,我们只是去去就过来。”那陌生人说。

秋旖沫也没多想,两个孩子于是跟着那陌生人一起,向距离三四里路的隔壁罗家村走去。

就在秋旖沫和秋圆圆跟着那陌生人走出村口的当儿,一个心细的村里人恰巧远远望见了他们。他有点疑心俩孩子是不是遇上了人贩子,但又不敢完全断定。踌躇着张望了好一会,他还是回村叫上了几个男丁,抄上锄头铁锹和木棒沿路追了过去。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何美鸿
对《沧浪之沫 第一章 (3)》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

龙8国际娱乐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