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沧浪之沫 第二章 (13)
本章来自《沧浪之沫》 作者:何美鸿
发表时间:2019-01-21 点击数:1472次 字数:

距离初二开学的日子越来越近,秋旖沫却因为满脸的痘痘连家门都不大敢出了。有一天她跟着奶奶去菜园,半路里遇见了也即将升入宇航中学的秋圆圆。秋圆圆看见她一脸惊讶的表情说:

“昨天我妈还说放假时见到你,觉得你越来越漂亮了,你脸上啥时冒出这么多粉刺?”

秋旖沫感到苦恼,于是让爸爸带自己去村里卫生所找大夫。大夫开了一瓶消除粉刺的药水让她拿回去搽,并给了一番要少吃辛辣多喝水等等与当初患阑尾炎时的相同告诫。不过,大夫也调侃说:“生粉刺是年轻人的专利啊,要是过了青春期,想生还生不了呢!”

大夫的戏言让秋旖沫的心稍感安慰。之后她每天按照大夫的嘱咐搽药水。脸上的痘痘似乎日渐消退下去。到九月一日开学那天,秋旖沫估摸着上午报名人多,还是不大想去学校,她希冀着脸上的痘痘能多消退半天算半天。到了下午,她不得不去学校了。趁着人少的时候,她跑到公告栏前查看自己的班级。初二重新分过班,教室也从原先的一楼移到了二楼。她很快找到了自己所在的班级,名单是上次期末考试的名次排序。她名列班上第四。秋旖沫在自己班上寻了一遍杨泽凯的名字,没找到。很快她反应过来,杨泽凯不跟自己同班了。果然,他的名字赫然出现在另一班的第一个。——他总是第一名!

秋旖沫内心有点淡淡的失落——怎么就不和杨泽凯同班了呢。她的教室在二楼西边,而杨泽凯的教室在二楼最东边。秋旖沫也无从多想,又赶着去教室班主任那里报道,缴学费,领新课本,然后去女生宿舍整理床铺。几乎每和一个室友照面,她们都不约而同用了惊讶的口吻说:“放一个暑假,怎么感觉你整个人都变了?”

秋旖沫只好低头不自信地笑笑。

傍晚秋旖沫和室友从食堂返回的时候,忽然远远看见了杨泽凯。杨泽凯手上抱了一堆书,正和几个男同学一起去教室。正好其中一个男生看见了秋旖沫,便朝杨泽凯努努嘴。杨泽凯回头望向秋旖沫时,秋旖沫却赶紧撇过了脸,假装没看见,然后和室友匆匆往宿舍走去。

秋旖沫只是怕杨泽凯看见自己时也满脸惊讶的表情。开始她还失落于自己未能与杨泽凯同班,可这会她竟有点庆幸了。——如果那时,她是这样满脸的痘痘,杨泽凯还会当众宣布说喜欢自己吗?

晚饭后住校的同学都去了教室上自习。因为是报名的第一天,班主任来一会就走了。坐在课桌前低头看书的秋旖沫一会听到同桌捅捅她说:“外面有人找你!”

秋旖沫看见窗前的走廊上晃动了一个人影。不是别人,正是杨泽凯。因为是尖子生,很多同学都认识他。秋旖沫犹豫了一会——那从教室投射到走廊上的灯光能遮住自己满脸的痘痘吗?她想了想,决定还是不出去,只写了张字条让同桌交给他:“以后别来找我了,好好学习,彼此珍重!”

然后秋旖沫一直低着头看书,可是根本看不进去书了。好一会同桌提醒说杨泽凯走了,秋旖沫才敢抬起头来,可心里复又空落落的。

新的学期,秋旖沫又当选为英语课代表,并且在同学一致的推荐下,同时当选为生活委员,管理了班上教室的钥匙。这意味着她平常要比其他同学先到教室,且最后一个离开。

秋旖沫很快投入到新一轮的学习当中。班上的同学都很信任她,尤其在女生宿舍的那些室友眼里,秋旖沫几乎成了她们的辅导员,对她们任何疑难问题的询问,她都是有问必答。偶尔自己弄不懂的,她也会主动询问过老师之后再耐心来回答她们。

日子在平静中一天天过去。九月的秋热渐渐褪却,一场夜雨带来秋的凉意。几乎一夜间,秋旖沫的痘痘就自动消失了,她的脸上渐渐还原出室友眼中清秀可人的模样。慢慢地,秋旖沫的内心又渐渐恢复了某种自信。

班上几次的小测验,秋旖沫都没下过前五名。她暗暗打听杨泽凯的消息,他好像稳固不动,不仅是班上的第一,还是年级组的前三名。

有一次秋旖沫在食堂排队打饭的时候,看见站在另一队列里的杨泽凯。杨泽凯后来似乎也发现了自己。她暗想,如果杨泽凯过来与自己说话,就不再回避他。可是他没有走过来。她有心想过去问问他的学习情况,最后还是作罢。他的学习成绩全年级都知道,她这不是明知故问么?既然当初说了让他别来找自己,这主动上前又算什么呢?

这之后秋旖沫就几乎再没见到过杨泽凯,无论是在食堂,教室走廊还是学校操场或其他任一地方。好像他们不是分属于不同的班级,而是分属于不同的两所学校。秋旖沫偶尔会想,也许他曾半道里远远看见过自己的吧?只是他已学会率先转身而假装没看见自己?

秋旖沫也无暇过多考虑这些了,本来他们都太小,感情的事太遥不可及了。学习,唯有学习才是最最重要的。秋旖沫踌躇满志,暗暗期待着那在远方向着自己招手的灿烂前景。

周末的时候秋旖沫照常骑着单车回家去。因为好友秋圆圆也来宇航中学读初一,秋旖沫每周末都跟秋圆圆结伴回家。她们一路谈笑风生,且暗暗和夕阳竞赛着时间,总想赶在太阳落山前回到村里。她们似乎和夕阳达成了默契,总是在骑行到快到村口的一段陡峭斜坡的时候,夕阳就伶伶俐俐地隐藏起来了。

每到周末,爷爷奶奶都会在家里等着自己。爷爷走路还是一直拄着手杖,可是精神面貌看上去还不错。只是家里的大部分琐事几乎由奶奶包揽了。奶奶和爷爷同年,甚至还大几个月,但身子骨远比爷爷要强壮得多。

秋守业照例是会在周末回家的,只是他回来得通常比秋旖沫晚一点。有时,秋旖沫的脑海里会不由自主闪现出某种她害怕见到的场景——类似不几年前的那晚爸爸把后妈带回家来的场景。可每次爸爸单独回到家来的时候,秋旖沫就在心里责备自己的多疑。她心想自己误解爸爸了——她的吃了太多苦头的可怜的爸爸。她时常在心里一遍一遍嘱咐自己,将来一定要好好孝敬爸爸。

她为目前的读书生活和家庭生活都感到无比的满足。她希望生活就这样平安顺遂地进行下去,不要再发生什么变故,不要再起什么波澜。

可是,生活里总有许多“可是”——人往往越怕什么,就越发生什么。生活从来都不是一张平展展的白纸随你所愿任意涂抹。它的本来往往早已定型,在向你展示真相之前,它注定的结局原一直不动声色地守在那里。

秋旖沫的多疑终于在某个周末的傍晚不幸应验——那是在她十三岁生日的前两天,她早早骑单车回到家来,和每次一样帮奶奶准备好了碗筷等着爸爸。

秋守业很晚没回来。等到夕阳消失了余晖,天已完全黯淡下来,村里家家户户都亮起灯了,秋守业才终于回到家来了,但不是一个人回来的,这次,他又带回来了一个女人。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何美鸿
对《沧浪之沫 第二章 (13)》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

龙8国际娱乐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