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沧浪之沫 第二章 (21)
本章来自《沧浪之沫》 作者:何美鸿
发表时间:2019-01-25 点击数:1151次 字数:

秋天本是个丰收的季节,可是秋旖沫的内心却一片荒芜。返回家后,她感觉自己的心都快死了。

每天又是帮着做家务,早晚例行公事般囫囵吞咽下几粒护肝的药片。后妈看样子年关左右就要临盆,全家人都希冀着这胎能生个儿子。可在秋旖沫看来他们的希望成了她的耻辱。

做完家务事,秋旖沫也没法空闲下来,因为还要帮带不足岁的小妹妹。好在小妹妹已能扶着枷椅蹒跚着走上几步了,有时给个小玩具,在枷椅里也能坐上老半天。小妹妹已经能吃不太稠的稀饭和米糊了,秋旖沫偶尔吃完饭还要帮小妹妹喂食。而后妈却因为挺了个大肚子,得以养尊处优地只在一旁看着她抱着哄着小妹妹。秋旖沫觉得自己快成了一架没有思想不得自由的机器人,觉得这个家快成了她的人间地狱。有一天一村妇来找后妈聊天,恰逢秋旖沫用调羹给小妹妹喂米粥,那村妇便玩笑道:“旖沫把你的奶喂给小妹吃啊!”

后妈在旁边听了跟着笑。秋旖沫又羞又愤,内心似腾起一团烈焰,那瞬间觉得自己真想杀人。但最终她忍住了一句话都没说。她不喜欢后妈,跟着不喜欢与后妈交好的那名乱讲话的村妇,不喜欢那些曾与后妈同搓麻将的所有村妇。秋旖沫心想着如果还有机会外出打工,她真的想永远不回到这个家里来。

这个家只是因为爷爷奶奶在,多少还让自己有了点牵挂。但她明白自己终不会是爷爷奶奶唯一的牵挂。后妈很快就要生了,爷爷奶奶的爱又将分割出一部分给这个即将出生的小弟弟或小妹妹。终有一天,她要无牵无挂地离开这个不再属于自己的家。

傍晚偶尔偷空歇上一会的时候,秋旖沫便往秋圆圆家跑。秋圆圆自辍学后,就一直呆在家没出过村。秋旖沫年后想找人带出去打工的想法也影响了秋圆圆。秋圆圆还和好几位辍学的女生有联系,她们商量着能否年后一起出到省外去。

而在新年到来以前,秋旖沫只能安安分分地呆在家里。

隔壁邻居向阳叔要把旧房子拆了,赶在年前盖起新房。这些年,村里许多人家都陆陆续续盖上新房了,还有好几户人家盖的甚至是两层的楼房。可是秋旖沫的家——哦,不对,是爸爸和后妈的家——这个只有半边屋属于爸爸的家,一直还是几十年前在爷爷奶奶手里建盖的老屋。秋旖沫知道,爸爸如果没生儿子是不会盖新房的,即便生了个儿子也未必有钱盖得起新房了。不足岁的小妹妹每天喝的奶粉都是钱。家里旧债未还,又欠上新债。且不久家里又要筹备另一个新生儿的奶粉钱了。——家里盖不盖新房都与自己无关了,即便盖的是一座高楼大厦又能怎样?她的心早已不在这个家里了。

向阳叔家的旧房拆了,很快新房的地基也打起来了。帮向阳叔盖房的都是本村人。向阳叔还需招小工挑石灰桶,十块钱一天工钱。石灰和沙子就露天堆放在他家门口几步远,秋旖沫见了,便有些心动想去挑石灰桶挣点钱。

于是她去跟奶奶商量。

奶奶起初不同意:“你的身体哪能吃得消?”奶奶心疼秋旖沫患了乙肝,且每天还在吃药。

那些护肝药吃了快一半了,秋旖沫也不知道那些药对身体康复能有多少的效果,但她相信挑石灰桶不至于那么容易加重病情,于是朗声回答奶奶说:“没事的!你看我个子都这么高了,应该没问题的!”

因面临着家里经济总陷于左支右绌的窘状,奶奶也没有底气对这个生病孙女的决定来做过多劝止。于是秋旖沫独自找到向阳叔说了,向阳叔想想便答应了下来。

次日一早,秋旖沫便去挑石灰桶。扁担和石灰桶都是向阳叔家的,扁担很厚实,秋旖沫久未挑担,一开始竟觉单挑着两个空塑料石灰桶都有些沉。她用铁锹将石灰一锹锹地铲入桶中,然后挑到正在新盖的房间内的地板上,再由一位师傅将沙子、水泥等一起搅拌和成灰浆。石灰桶不大,盛装的石灰分量也不多,从门口到室内也就几十步之遥,可是一天往返下来,秋旖沫的两只肩膀都开始热辣辣地疼,踉跄了一天的两条腿也早发软发酸了。

爸爸和后妈也知道她在自家门口干体力活了,但他们没有谁就此发一句话。秋旖沫也不需要他们来过问。晚上躺在床上,奶奶问秋旖沫累不累,秋旖沫不敢告诉奶奶挑石灰桶的苦,依旧只是朗声回答说没事的。第二天、第三天……秋旖沫咬牙继续坚持。她心想现在不是奴隶社会,做点体力活总不至于累死人的。甚至空闲下来时,她还站到木架子上去帮师傅递砖,双脚踩到老高的横木上居然一点都不怕。

有一天下午,秋旖沫站在架子上帮师傅递砖的时候,无意中瞥见不远处的爸爸后妈还有小妹妹三人坐在门口。爸爸在削苹果。那时的农村,苹果通常是有钱的城里人才吃得起的稀罕物,可爸爸为了怀孕的后妈居然舍得买苹果。那买来的苹果都只放在东厢房里。——秋旖沫看到爸爸把削去皮的苹果切下大半给后妈,自己留下小半,然后咬下小口,试图塞在小妹妹嘴里,可是小妹妹把脸撇开了。爸爸和后妈于是哈哈大笑。秋旖沫看着他们一家人其乐融融的样子,手中握着的砖块都险些掉了下来。

一位师傅接过秋旖沫手中的砖块,大声向着秋守业喊道:“嗨,守业你活得潇洒哩!你在那里啃苹果,你家闺女却在这里忙!你真生了个能干的好闺女哩!”

秋守业便讪讪地笑笑,仍只逗着小妹妹。秋旖沫越发觉得自己在这个家纯属多余,于是离开这个家的念望就越发强烈。

秋旖沫帮向阳叔家做了近一个月小工,直到新房上梁前一天才停工。当天向阳叔就把三百块工钱塞在秋旖沫奶奶手里让其代为保管。

这时已快到年关了,家里也更为忙碌起来,因为后妈很快就要生了。

秋旖沫那些护肝药片在小年来临之前吃光了。吃完她也没对家人讲是否要复查身体,家里上上下下关注的都是后妈的肚子。而且就快过年,秋旖沫也不可能让爸爸再带自己去看病。回到家来,她和爸爸私下真正只交流一次,那就是正月求人帮忙带出去打工。

腊月二四小年的下午,后妈身体发动,奶奶当即便收拾了生产必需的东西,和爸爸一起叫了村里一辆手扶拖拉机,将后妈送去了大城镇医院。晚八点左右,后妈便顺利生下了个胖小子。家里只留了秋旖沫和爷爷还有小妹妹在,小年家里和平常吃的一样,在秋旖沫眼里等于是没过。次日上午爸爸就把后妈和刚出生的小弟弟又请手扶拖拉机接回家来了。秋守业中年得子,一家人都乐不可支。逢上前来道贺的邻居他便笑着说:“这小子选在过年出生,将来有吃的命!”

一位邻居拉住秋旖沫的手,玩笑着说:“你爸真能干啊,一年一个啊!”

另一位邻居则道:“你后妈是个大功臣啊,给爸爸延续了香火了!”

秋旖沫努力又做出一个嘴角上扬的姿势。可她却明白自己心里不快乐,一点不快乐。家里新增加的这个小成员,不过是为着更在无形中将自己与这个家的距离越拉越远。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何美鸿
对《沧浪之沫 第二章 (21)》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

龙8国际娱乐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