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沧浪之沫 第二章 (22)
本章来自《沧浪之沫》 作者:何美鸿
发表时间:2019-01-26 点击数:1841次 字数:

2000年的春节越来越近,村里许多在外打工的人陆续回到老家来过年。秋旖沫想要年后出去打工的愿望也越来越迫切。可是对那些在外务工回来过年的人,她只有耐心等到正月跟爸爸出去登门拜年时才好去求人家。

秋旖沫还想到了舅舅。虽然她只见过舅舅两次,可秋旖沫仍记得当年舅舅当众人面拍过胸脯说过的那番话——

“以后我谁都可以不顾不管,但这个外甥女一定要顾要管,因为我们罗家人欠她的!”

时光相隔这么久,秋旖沫对舅舅能给予的关照其实不抱多少希望,可她还想试试。就像当初舅舅意外在她生命里出现一样,她希望舅舅又能给自己带来意外的惊喜。到了大年初一,她一定要让爸爸先给舅舅打电话问候。

除夕终于姗姗而来。像往年一样,一大早家家户户都开始忙忙碌碌。后妈正在月子期间,家里的琐事于是显得更忙。奶奶除了忙乎灶房的事,随时还得穿过堂屋到东厢房来给襁褓中的小弟弟换尿片。带小妹妹的事就几乎秋旖沫包了。秋旖沫把小妹妹放在堂屋那张还是自己小时候坐过的老式木质枷椅里,试图帮奶奶分担点家务活,可小妹妹坐不了几分钟就哭闹着要出来。小妹妹的哭闹惊醒了小弟弟,于是堂屋厢房里哭闹声一片,家里又是一阵手忙脚乱。但家里每个人心情都是愉快的,爸爸和后妈都忙不迭轻声抚慰着小弟弟,爷爷过来拿个拨浪鼓笑着逗小妹妹。只有秋旖沫腹热心煎,脑子里一直不停思忖着,那些在外务工的人这会是否已全部回到村里来。

一家子忙忙碌碌里终于贴好了对联和年画,包好了饺子,到晚上一桌丰盛的年夜饭端上了桌来。后妈头上裹着围巾,也披衣下床坐到桌前来了。家家户户的爆竹声不绝于耳,可是似乎传不到秋旖沫的耳中来。这顿年夜饭秋旖沫吃得有点心不在焉。她记挂着明天,好像自己命运的转捩点就定在了明天的大年初一。

次日,秋旖沫是被隔壁家向阳叔一封长长的爆竹给吵醒的。因为新盖了房,向阳叔家那封爆竹足足响了四五分钟,秋旖沫的耳朵半天憋不过气来。

时间才五点多,每一分钟的流逝都在向着秋旖沫的计划缓缓迈进。

奶奶很早起来做年饭,秋旖沫也早早起来帮在灶前烧火。她看着灶头贴的又一张新的灶王爷画像,心里默默祷告:灶王爷,求你今天让我碰上好运气吧!

七点多,一家人终于吃过年饭了。时间还早,去别人家拜年时间还早。秋旖沫按捺中心里的躁动,帮奶奶收拾碗筷。大年初一没有什么家务活了,奶奶可以照顾刚起床一会的小妹妹。时间在分分秒秒过去,秋旖沫焦躁的内心似乎片刻不能宁静。好容易挨到终于可以和爸爸一块出门了,可他们刚走出堂屋,东厢房里一声婴儿的啼哭又把爸爸的脚步给转了回去。那多费出的每分每秒都令秋旖沫感到百爪挠心。

终于小弟弟不哭闹了,秋旖沫和爸爸走到外面来了。拜年是要挨家挨户去拜的,首先去的是向阳叔家里。拜过年,向阳叔就他家新盖的房子,秋守业就他刚生的孩子彼此寒暄了好一会。秋旖沫因为自己领过向阳叔的三百块工钱,也尽量不让自己显得那么焦急。似乎过了许久,秋守业才从向阳叔家里退出来。

秋旖沫让爸爸先去给舅舅拜个年。于是父女俩绕去梅妈商店拨打公用电话。沿途经过人家门口,遇见平常不多交往的秋守业就打声招呼说声新年好,并不走过去;遇到彼此交往稍多的,秋守业就到人家门口停下来说几句话。还好,他停留的时间不算长,终于他们来到梅妈的商店门口。梅妈的商店才刚开门——

“过年好!过年满长满大咯!哎呦,守业你女儿长这么高来了,都快赶上爸爸了!”

又是一阵寒暄。之后,爸爸才说要打一个电话。

秋旖沫的心悬着。舅舅的电话终于拨通了,秋旖沫的耳朵充分捕捉着爸爸与舅舅说过的每一个字。她多想让舅舅知道,曾有一度自己是那么地思念他,希望见到他。她甚至想着等爸爸说完之后自己再跟舅舅通会话。

几句拜年的客套话之后,秋守业终于奔入主题了:

“你这个外甥女想出去找份事做。你这个做舅舅的一定要帮帮她,她现在天天呆在家里心都快急死了——”

秋守业的话音落下,秋旖沫就一直目不转睛盯着他。她听不见电话那头舅舅的声音,但爸爸脸上的表情能显示出舅舅是答应还是推诿。

秋旖沫看见爸爸在笑,但不是那种舒心的笑,而是勉强的无可奈何的讪讪的笑。随后爸爸又说了堆无用但又不得不作为铺垫的客套话,然后才把电话挂了。

“你舅舅说目前他实在帮不上,以后有机会帮得了一定会帮的。”爸爸又说了句在秋旖沫看来多余的废话。

其实舅舅的婉转拒绝已是秋旖沫预料之中的。在见不到舅舅之后的年月里,她就渐渐明白当年舅舅拍着胸脯说过的话,不过是他一时的意气说给众人听的脸面话。舅舅有自己的生活,自己的家,自己的孩子,他终不过只是一个不需要对自己生命前程负起职责的普通亲戚。

“我们去花狗叔家问问看吧。”秋旖沫建议说。一个希望幻灭,另一个希望紧接着升起。还不止一个,村里有好几个外出务工回来过年的男子。

这位花狗叔是秋守业同一房下的堂弟,在广州一家铝合金厂打了好几年工。每次都是过年才回家一趟。于是,他们又来到住在村东头的花狗叔家里。寒暄过后,秋守业提出帮忙带秋旖沫出去打工时,花狗叔看着秋旖沫笑了:

“兄啊你真是会开玩笑!旖沫个子看上去是蛮高,我记得她好像是十月份生的,过年还没满十六岁吧?这带出去就是童工,童工哪个正规厂会招?况且我在外面也只是混口饭去,我能带她去哪里找事做?”

“花狗叔,你只是带我去广州,之后就不用你管,工作我自己找。我之前在昌北也找到过事的。”秋旖沫央求道。

“这哪成?我若带你去了就得负责,人生地不熟的,万一你有什么事,我怎给你爸交代?这个责我还真负不了!”

花狗叔的话句句在理,从他家告辞出来,秋旖沫的希望又幻灭了一部分。但她不肯放过任何渺茫的机会,和爸爸又来到了在福建打工回来的华叔家中拜年。和华叔一起去福建的还有村里的旺财叔,正好他也在华叔家小坐。

华叔平常是个爱开玩笑的人,说出的话与却花狗叔如出一辙:“守业你也是舍得!都放心将这么漂亮的女儿送到外面去打工!你说我怎带她出去?不说别的,晚上她到哪里住?我平常都跟人挤在厂宿舍,总不能叫她跟我们住一起吧?”

旺财叔也在一旁笑着应和着华叔。

接下来秋旖沫又怀着侥幸的心和爸爸去了村里其他几位在外打工回来的人家里,得到的结果毫无二致。他们似乎都爱莫能助。这个正月的上午,秋旖沫在家家户户拜年的节日喜庆氛围里却幻灭了绝大部分希望。她感到无所适从的茫然,却仍绞尽脑汁想着,还有谁——还有谁能帮助自己?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何美鸿
对《沧浪之沫 第二章 (22)》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

龙8国际娱乐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