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沧浪之沫 第二章 (24)
本章来自《沧浪之沫》 作者:何美鸿
发表时间:2019-01-28 点击数:1915次 字数:

一路上的旅程是兴奋的,也是辛劳的,整晚只能坐着打会瞌睡。直到次日下午两点多,一行六人才走出深圳火车站。久呆农村的女孩子,城市与城市之间在感觉中都是差不多的,秋旖沫顾不上好好来欣赏这座都市突兀眼前的繁华,心里一直暗自思忖着如何尽快找到工作。表哥表嫂租住在龙岗新生村,这也成了秋旖沫这几个初来乍到女孩子的落脚点。

出了火车站他们就直接奔向公交车站。去往新生村中途还要转一趟车。黎爱莲因为之前已在龙岗南约一家电子厂上班,转的车次和他们不一样,不得不中途下车和他们告别,独自去南约。临行前黎爱莲给了她们几个女孩子厂址,并承诺一旦电子厂招人,会第一时间打表哥传呼转告她们。

“记得如果来找我,一定要改叫我黎爱莉啊!”黎爱莲下车前不忘叮嘱她们。

一行人辗转了两个多小时才抵达新生村。新生村是深圳典型的城中村,一片掩映在繁华都市中的萧索之地。初走进去,秋旖沫觉得和昌北叔叔那租住的建筑楼似乎无多大区别。两千年左右深圳这样的城中村数量不可计数,却是外来低收入打工仔打工妹们落脚的好去处。拥挤在城中村的外地人数量逐年庞大,甚至远超过深圳本地人。秋旖沫看新生村里那些来来往往的过路人,装扮似乎脱离了乡下人,但气质又不像是城里人。他们大多数仍只如表哥表嫂一样还在奋斗挣扎中的城市边缘人。

到表嫂租屋的时候,已临近傍晚了。表哥黎庭旺和表嫂租住的是顶楼一套一室一厅的小房,两个房间各摆下一张床后,多走动个人就显得拥挤了。厨房、卫生间都小到似乎仅能容身。厨房外有个小小的阳台,从那里能眺望到新生村许多楼房的屋顶。

黎庭旺是木工,就在新生村附近一家具厂上班。因为是手艺活,拿的工资比普通工人要高,每月有一千多元。表嫂赴深圳也有好些年,工作也是时做时换,因为年前辞了工,这几天也要跟着秋旖沫她们一块出去找事。而秋旖沫的大表姐——表哥黎庭旺的亲姐姐来深圳多年,在距离这儿半个多小时车程的坪山区开了个小店。当初表哥来深圳还是投奔大表姐后才慢慢找到工作的。秋旖沫暗想着等有了工作,一切安顿好后,要抽空去看看大表姐。

晚上大家吃的是挂面,挂面是秋圆圆的妈妈让捎来给表嫂他们的。这还是正月,在表嫂家也算是做客,空手去人家里总不妥的。秋旖沫的奶奶和黄素珍妈妈也分别让捎来一包粉皮和一袋麻糍。

挂面刚吃到一半时,表哥的传呼响了。秋旖沫心头一热,怕是不是黎爱莲那电子厂就有了消息。可是表哥看了一眼却自言自语说:“老李又来叫打牌了。”

表嫂说:“刚下火车,你明天还要上班,就不要去打牌了吧,多累啊。”

可是表哥把剩下的挂面一口气吃完,然后把碗往桌上一搁,说:“正好家里来这么多人,晚上我就不回来住,你们四个女的两张床,正好睡得下。”

表嫂不再吱声,等到表哥匆匆忙忙推门下楼去了,才开始抱怨道:“成天就晓得赌博!我也管不住他,看他好像挣得蛮多,一个月一千多块,下了班就晓得吃喝嫖赌——哦,嫖倒是不嫖,其它都占全了!好吃又好赌,到月底身上就没剩过几个钱!”

几个女孩面面相觑。秋旖沫一时也无言以对,竟不知把她们带来深圳的这么豪侠仗义爽快的表哥,身上原还有这么多的陋习。

见几个女孩不说话,表嫂转而笑道:“算了不提他,坐这么久火车,我们也累了,都洗洗早点睡吧!”

表嫂让秋旖沫和自己睡里面卧室,秋圆圆和黄淑珍睡客厅那张床。次日秋旖沫很早就起了床,之后表嫂和其他两个女孩也相继起来了。起来刷完牙洗完脸,她们也不想麻烦表嫂,都表示去外面买早点,也好争取龙8国际娱乐网址时间寻找招聘信息。

她们寻找工作的地点暂时只能限定在新生村附近。没有其它渠道,四个女子并成一排,只能在附近工业区靠着各自一双脚四处不停行走,一双眼四下不停观望。

好容易找到一家纸业包装工厂,工厂门口的墙上贴着张小小的招聘,可上面只写着招质检员和技术员,学历要求都在高中以上。

秋旖沫踌躇一会,走过去问了问岗亭里的门卫:“请问这里还招其他人吗?”

门卫指了指那张纸:“招聘信息都在上面呢!”

“我是指除了上面写的,还招其他人吗?”

那门卫不耐烦了:“跟你说过了,招聘信息都在上面写着!”

秋旖沫赶紧闪开。她们又沿路不停走,赶去周边下一家厂子。她们来到一家材料加工厂,厂子门口也有张招聘,但上面只写着招叉车司机。秋旖沫不甘心,又走过去问岗亭里的门卫。这位门卫倒是挺好说话:“你们要应聘是吧?到里面二楼人事部去问问看吧。”

她们得到允许进入了厂房,找到了二楼人事部。但是没几句话她们就被打发了出来。接着又去找下一家。一会就到中午一点多。四人在马路边各吃了碗河粉,小坐一会又去找下一家工厂。周边能找到的工厂并不多,她们能找到的工厂目前也不招人,门口的保安更不让进。奔波到太阳都落山了,表嫂说:“算了,我们回去,明天再接着找吧!”

好在只是第一天找工作,无功而返的徒劳并未过多影响几个人的情绪。回新生村的路上,表嫂还开玩笑对她们说:“秋圆圆,你的头发很适合烫波浪卷,肯定洋气!——黄淑珍,你的麻花辫好长!要是找到工作就剪了吧,要不人家一看就知道你是乡下妹子!哈哈!——秋旖沫,你啥时做的头,后面头发怎参差不齐的?”

秋旖沫想起来,当初自己的头发剪了给换了二十块钱,之后就再没进过理发店了。

她们在外面吃过了晚饭,然后在这车水马龙的城市街头随意溜达了一圈,又回到表哥表嫂的租屋来。

表嫂刚打开租屋的门,表哥如雷的鼾声就从卧室里传了出来。

“昨晚准是赌到通宵了,今天又上了一天班,这会就回来睡了。”表嫂忿忿地说。

三个女孩子只有都挤客厅睡了。走了一天,她们也很累。明天还得早起继续找工作。

次日清晨秋旖沫一觉醒来,秋圆圆和黄淑珍仍在酣梦里。秋旖沫忽然听见卧室里传来表嫂的抽泣声。秋旖沫下床后轻轻敲了敲门,表嫂从卧室里出来,说:“又输了,我记得你表哥身上本有五百块钱,刚翻他口袋,只剩一百来块!”

秋旖沫不做声,她不好管表嫂的家事。很快另两女孩子也醒来。她们起了床,开始在卫生间轮流刷牙洗脸。表嫂开始说:“今天你们就到附近找找吧,我就不去了。”然而等几个女孩子下楼后,表嫂又打开门追了出来:“等等我一块去!”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何美鸿
对《沧浪之沫 第二章 (24)》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

龙8国际娱乐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