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沧浪之沫 第二章 (26)
本章来自《沧浪之沫》 作者:何美鸿
发表时间:2019-01-29 点击数:1914次 字数:

元宵节的次日,秋旖沫又一早出门,到晚上又拖着疲倦的身子回到表嫂这里来。她知道自己身上的钱也不多了,这些天她花的都是在隔壁向阳叔家挑石灰桶攒下的钱。她感觉这点血汗钱就要这样在不断的找工作里给一分一分消耗掉了。如果钱快用光了,自己或许也只能硬着头皮回秋家村去了。想到这里,秋旖沫不由一阵后怕。高安秋家村那个家,比现在她在街头漫无目的地寻找更让她不愿面对。——不,无论如何不能回去,哪怕向表哥借点钱,哪怕露宿街头捡破烂也要维持到找到工作为止。

前后经过了近一周在南约如无头苍蝇般的瞎碰之后,秋旖沫终于迎来了转机。距黎爱莲电子厂二里地的一家表带厂正在招工,且有大量缺额。秋旖沫记得之前和秋圆圆她们都路过这里,只是当时厂门关着。正月十七下午她又从这家表带厂路过时,不承想门口蜂拥了很多人在忙着应聘,秋旖沫也赶紧加入了进去。应聘的许多都是二十来岁左右的女孩子,秋旖沫因为个头高,在她们之间显得有些鹤立鸡群。进了厂办公室,面试的人事部主管接过她的身份证和初中毕业证看了看,就告知她被录用了。

工厂包吃住,但月薪不高,只有三百元,比黎爱莲那个电子厂六百元的底薪少了整一半。但秋旖沫不在乎,她内心实则是激动和快乐的,好歹有了自己的落脚处,不用每天在大街上四处奔波流浪了。

见过组长,领到工号和饭卡,熟悉了下厂房内工作环境和工作流程,秋旖沫便在组长指引下背着行李就去了厂员工宿舍。宿舍和以前的校舍一样简陋,八人一间,略显拥挤,秋旖沫住在中间一张床位的下铺。床上铺了张半旧床垫,秋旖沫将自己随身带来的一床薄薄的弹花被铺在床上。

“哇,我们宿舍来了位大美女嘢!”睡在秋旖沫上铺的女孩子对秋旖沫说。后来秋旖沫知她叫姚翠兰,是位安徽妹,来表带厂打工已一年多了。

一时宿舍里的其他女孩都撇过脸来打量着秋旖沫,弄得秋旖沫有些不好意思。安顿好了住处,秋旖沫又赶去厂外买了些日用品,估摸到了傍晚下班时间,又找到一家小店给表哥黎庭旺打传呼。一来想告诉他们自己找到工作不再回新生村住了,二来想通知表嫂明天也过来面试。她心里遗憾着要是秋圆圆和黄素珍不离开就好了,如果她们当时应聘成功了,也许秋圆圆未必会纠结什么身份低微下贱了。毕竟可以有钱赚,哪怕每月不过区区三百,也不会比只呆在老家种田的收入差。

十来分钟后,表哥的电话回了过来。他已下班,但还在路上未到新生村。他让秋旖沫过一小时再传呼过来,到时让表嫂再给她回电。

秋旖沫于是就在外面小餐馆吃了碗沙河粉——这也是厂里那些员工们休息日在外用餐时常吃的一种小吃主料。差不多时候,秋旖沫又拨打了表哥一个传呼,这会五分钟表嫂的电话就打过来了。当问过情况,秋旖沫说出月薪只有三百块的时候,表嫂那头有点失落地说:“我年前辞去的工作底薪都四百来块呢。这个表带厂离新生村又远,我和你表哥成了家,也不便在厂里住,每天来去乘公交都要花不少钱,这样哪落得了多少钱?还是算了吧。”

表嫂那头电话挂后,秋旖沫愣了有一会。她心想着不管表嫂如何看不上这份事,自己定要好好努力工作。这里是起点,是暂时落脚藏身的地方,以后再慢慢留意寻找别的更好的就业机会。她心想着以自己的能力和信心,以后肯定不会永远只赚三百块钱一个月。

当晚,秋旖沫就在厂宿舍住下了。弹花被有点单薄,好在深圳的天气温度比较均衡,二月下旬已不算太冷。秋旖沫把行李里两件秋衣盖上,再把被子裹紧一些,就能对付了。冬天天气最冷时她们会把两床被子抱一起,两两钻进同一个被窝取暖。而屋子这么多的人气其实也足以提高室内的温度了。她们都是来自全国各省。有三个和她一样是新来,剩余的一半都是老员工。所谓老员工,其实短的只做了四个来月,最长的也不过才做了一年半左右。

“唉,我是找不到更好的工作,只能呆在这枯燥的地方出不去了!”在这表带厂已上了半年班的姚翠兰叹道。

第二天上午八点前,秋旖沫跟着这位大自己两岁和自己分在一个小组的安徽妹子姚翠兰正式进表带厂上班了。厂里采用的都是流水作业,十多条生产线均以近乎机械刻板的节奏运行。两人一小组,二十多人一大组,每组依次分工。一组员工使用裁皮刀和尺子裁切皮革,一组员工使用削边器处理皮革边缘,一组员工负责蜜蜡抛光……轮到秋旖沫这个小组,负责使用菱斩给皮带在上一组已使用间距轮标记了的位置上打孔。看似很简单的打孔,也有不少需要注意的地方,比如打孔的时候菱斩一定要放垂直,打下去的力度不能太小也不能太大,打孔速度也不能太慢,否则直接影响到下一道工序的正常运行……秋旖沫认真地跟着同组的老员工姚翠兰学习,很快就将这一操作运用自如。

流水作业的工作终归是单调的,仅一个上午,秋旖沫就已不知自己的手经过了多少条表带,在表带上打了多少个孔。也许是初来乍到,拥有工作的欢喜一直充盈着她的内心,让她丝毫不觉工作的枯燥。

一阵刺耳的铃声响过,原来是到中午下班的时间了。流水线上的员工们一拥而散,像逃一样冲出厂房。姚翠兰对秋旖沫喊:“别磨蹭,快走,去食堂吃饭!”

秋旖沫心里感到纳闷,不就吃个饭吗,厂房又不是监狱,怎么一个个跑那么快?到了厂食堂才明白,原来只是食堂位置紧缺,去晚了就只有端着碗站着吃了。

一个小时的吃饭时间,员工们大都只花半小时吃饭,剩余半小时趴在工作台前休息一会。秋旖沫知道自己作为新员工速度肯定是要慢些的,她有心想利用午休时间再多干点活,不料却被旁边的姚翠兰制止了:“又不是计件工资,多做也白做,还会影响到其他人休息的。这么简单的打孔动作,每天要重复多少次啊,以后够你受的!”秋旖沫只好作罢。

剩余的半小时仿佛只有几分钟那么短,一会又到开工时间了。各组长已到流水线上检查员工们的工作情况。秋旖沫一直全神贯注地忙着给表带打孔,半天才发现这组的组长站在她工作台边观看。组长朝她默许地点了点头后转身离开,秋旖沫心里感到工作被人认可的开心。

五点准时下班。刺耳的铃声响过之后,不管手头上在没在做事,那些有经验的老员工们都立马将手上的东西放下站起身,然后又是一窝蜂往食堂赶。因为没有加班工资,不算计件工资,仿佛多做一分钟在他们都觉对自己是白搭是损失。

秋旖沫和姚翠兰因为上了趟卫生间去晚了一会食堂,只能端着餐盘站着吃晚饭了。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何美鸿
对《沧浪之沫 第二章 (26)》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

龙8国际娱乐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