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沧浪之沫 第三章 (28)
本章来自《沧浪之沫》 作者:何美鸿
发表时间:2019-01-30 点击数:1298次 字数:

傍晚秋旖沫走回到表带厂去休息。一整天忙碌下来,她浑身感到累倦,心里还要担心着,次日一早得继续试工,可表带厂这边明天一早也得上班,秋旖沫只能请跟自己玩得较好的搭档姚翠兰代自己向组长请假了:“翠兰,明天帮我向组长请天假,就说我头晕发烧。”

“万一组长要你本人亲自去请怎么办?”

“那就说我一早到医院看病了,来不及请。万一不批,那就让他算旷工吧。”

秋旖沫甚至连夜就将辞职信写好放进了衣服口袋里,如果次日试工结束留用的话,马上赶来递交辞职报告。她老早打听过了,表带厂的辞职是比较容易的,只要部门主管和人事部经理签字同意,上交完工卡和饭卡,随即就可以离开。

次日一大早,秋旖沫在路边匆忙吃了碗濑粉,又马不停蹄赶去电子厂。

又是重复昨天的绕线操作,手指拉住漆包线顺着绕线前进的方向不停地移动。她的操作越来越娴熟,动作越来越利落。中午就在电子厂吃的免费午餐。食堂比表带厂的要大出一倍多,虽然下班后员工也同样是一窝蜂往食堂跑,但找不到座椅的情况却很少了。而最重要的,电子厂食堂的伙食也比表带厂要好上许多。

“感觉怎么样,有信心吗?”返回到厂房来时的路上黎爱莲坐问她。

“还不错,应该没问题。”秋旖沫信心满满。

到下午三点,组长便拿着一叠工卡和饭卡挨个发给正在工作台前试工的新来员工,告诉他们被录用了。秋旖沫看着组长手上的工卡和饭卡渐渐快发完了,心忽然快跳到嗓子眼。

最后组长才向秋旖沫走过来,她暗暗松了口气。组长将工卡和饭卡交到她手中,微笑着说:“你被录用了,明天来正式上班吧!”

秋旖沫好开心,迅速将工卡和饭卡收好,接着忙碌,手指将线绕得飞快。下班后,她也来不及跟黎爱莲打招呼,便飞也似的一路跑去表带厂辞工。因为跑得急,半路一辆迎面疾驰过来的小车来了个紧急刹车,司机从车窗里探出头来破口大骂道:“痴根,扑街啦!”

秋旖沫听不懂司机说什么,无非是骂自己的话,但丝毫影响不了她一路愉快的心情。她顾不得道歉,顿住一会继续往表带厂跑。主管和人事部经理都在五点半下班,她要赶在他们下班前递交揣在口袋里一整天的辞职报告。

秋旖沫上气不接下气赶到厂房办公室,向还没离开的部门主管正郑重地递上辞职报告。

“一定是找到新工作了对吧?”部门主管看了看秋旖沫,笑道,“这么高个美女,我就知道你在这里呆不久,早晚会跳槽的!”

部门主管签了字,将辞职报告交给秋旖沫,让再去找人事部经理签字。秋旖沫又急急拿了辞职报告去人事部。人事部经理正在收拾东西准备下班,看过辞职报告单后也没多说,随即签字同意。

“你把厂里的工卡和饭卡交上来,然后等下个月来领工资吧。”人事经理说。

秋旖沫匆忙间,险些将电子厂刚发下的工卡和饭卡给上交了过去。

顺利办完辞职手续,秋旖沫又赶去表带厂宿舍收拾自己的东西。恰好姚翠兰她们吃完晚饭从食堂过来一会。

“我们的厂花就这样走了?”姚翠兰说。秋旖沫已成同宿舍女孩子眼中一致公认的厂花。

同宿舍的女孩子对秋旖沫找到了更高薪水的工作都感到由衷羡慕,纷纷笑道:“在那边好好干,有机会再介绍我们进去咯!”

其中一个便笑道:“有机会那也是姚翠兰优先啊!”

“好,有机会就都介绍你们进去!”秋旖沫笑着,然后对姚翠兰说,“帮我留意一下下个月的工资榜啊,如果工资单出来了,麻烦你过去电子厂那边告诉我一声。”

姚翠兰答应了,帮秋旖沫将行李送到了厂门外:“有空记得过来玩啊!怪舍不得你走哩!”

秋旖沫笑着转身道别。工作了不到两个月的表带厂,除了工资低点,生活得其实还算开心的。尽管她内心有些不舍,但更高工资的诱惑让她的不舍仅只停留在姚翠兰送她出厂的片刻里。之后秋旖沫又是马不停蹄赶去电子厂女员工宿舍楼。

秋旖沫住五楼。六人住一间,每人一张高低床,下铺用来睡,上铺用来放置闲杂物品。之前秋旖沫跟着黎爱莲来看过电子厂宿舍,环境条件相对表带厂要宽松些——这也是她心心念念想来这里的因素之一。

秋旖沫把随身物品整理妥当,才发现自己都兴奋得忘记吃晚饭了。去食堂要从男员工宿舍楼前经过,秋旖沫赶去食堂时,不知从哪个窗口传来一个男音:“快来看哪,来了一朵厂花嘢!”

秋旖沫低头微笑不语,脚步走得飞快,她感到自己又恢复了某种消失许久的自信。

之后,秋旖沫又开始投入到电子厂的工作生活当中来。电子厂尽管月薪高,食宿条件有所改善,可是流水线上作业的单调与机械与却在表带厂差不多的。和秋旖沫搭一小组的湖南妹丁紫香,下班后就经常不断地小声抱怨:“唉唉,每天就是没完没了的绕线绕线,大好的青春都浪费在这像木偶一样机械的动作里了!”

湖南妹丁紫香,已二十三岁了,同宿舍的女孩子有人戏谑地喊她钉子,也有人喊她紫丁香,也有人直接喊她丁香。丁紫香便常常一本正经地跟这帮女孩子解释说:“紫丁香是作为花卉观赏的那个丁香,丁子香是作为香料的那个丁香,是完全不同的两种丁香花!”

其他女孩子便常笑:“看来你是更有实用价值的那个丁香!”

丁紫香身材矮小,五官平平,戴着副无框眼镜,外表显得有点老气横秋,的确算不上“作为花卉观赏的那个丁香”。但在这帮绝大部分只有初中甚或小学文化的女孩子里面,丁紫香算上学历较高的一个。丁紫香念完高中后,还读了两年民办师专。毕业后她不甘心重回到原本一直想要离开的乡下做一名民办教师,就只身南下来了深圳。可是高不成低不就的学历并没有为她谋得更好的就业机遇,几经碰壁后不得已进入电子厂做了名普工。

丁紫香性格有时大大咧咧,有时又多愁善感。偶尔与人闲聊,她总免不了一番长吁短叹:“每天睁眼干活,闭眼睡觉的日子有时真的是厌了……当初揣着张文凭来这里寻找梦想,谁曾想竟在自己梦想的城市干了大半年的绕线工……一直鼓励自己,做这绕线工只是为在这座城市暂时生存,这里只是起点、起点,可奋斗的终点又在哪里?现在我们还能感叹,只怕时间再长久一些心都变麻木了!”

想起自己在表带厂一心想着跳槽,秋旖沫便觉自己能理解一点丁紫香,但她又无从去理解丁紫香所谓的梦想是什么,就像她仍无从真正理解当年那个男生杨泽凯说过的那番关于理想的话。也许吧,如果读了那么多年书仍和她们这群学历不高的人做着同样的工作拿着同样的工资,怎样都会感到不甘的吧。但对秋旖沫来说,这份能拿到六百元薪水的工作于自己已是非常满意的——如果非要给梦想下个定义,有份自己满意的工作,能挣些钱,也许就是自己的梦想吧。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何美鸿
对《沧浪之沫 第三章 (28)》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

龙8国际娱乐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