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沧浪之沫 第三章 (30)
本章来自《沧浪之沫》 作者:何美鸿
发表时间:2019-02-02 点击数:1661次 字数:

  当电话再次拨过去的时候,或许因为之前父女俩都从未听过彼此电话里的声音,里边双方发出的嗓音好像都变了声,秋旖沫好一会才确定电话那头的人就是爸爸。

  “这么久都没打过电话回来,你奶奶都有点担心你。——现在还好不,在哪里上班?”渐渐的说话的语调还原出从前那个爸爸。

  “我现在一家电子厂上班,各方面都蛮好的。”秋旖沫说出口的话语自然地转变成了家乡口音。她听到电话那头传来小妹的笑声,猜想爸爸打电话的时候小妹也跟过来了。想到自己终归不只是爸爸唯一的女儿,秋旖沫的心里又有些酸酸的。

  随便闲聊了几句,秋旖沫听爸爸在那头说:“你在外多注意下身体。长途电话好贵哩,就这么说了啊。”

  秋旖沫也说了句:“好,你跟爷爷奶奶也多保重。”接着就把电话挂了。

  前后就几分钟的长途电话,竟打了五块多钱,秋旖沫心想着这小店干脆去抢钱得了。

  爸爸原来还是体贴自己的。自己对于亲情那道思念的心门从来就虚掩着,只是被后妈那道横亘在前面的墙给高高地阻挡了。

  回到厂宿舍,推门进屋时,秋旖沫发现里面只有丁紫香一人在。

  “她们都去外面吃晚饭了还没回来。”丁紫香说。

  秋旖沫听出丁紫香说话的语气有点哽咽,仔细一看,发现丁紫香一副刚哭过的样子,于是问:“丁香姐怎么了?谁欺负你了吗?”

  丁紫香的眼泪似乎又要落下来:“刚给家里去过电话,被家人在电话里骂了一通。这真是花钱买骂挨。说我过年没回去也罢,电话都不晓得打一个。还说我脑壳笨,放着好好的老师不当,跑外面做没用的下脚料的事……小妹,不瞒你说,我真后悔多读了那几年书,否则我心里不会有这么大的落差感,家人也不会认为在我身上费了好多冤枉钱……”

  秋旖沫不知道如何来劝慰。她想对丁紫香说,听从自己内心的安排吧。可丁紫香的内心对目前在电子厂做绕线工并非情愿和快活的。劝丁紫香回老家当个民办教师?可是现在还有多少年轻人甘愿守在寂寞的乡村?这可真是“进亦忧,退亦忧”了。不知还有多少打工妹像丁紫香这样在都市的边缘挣扎与徘徊的呢?

  丁紫香内心的苦闷,秋旖沫暂且无从来感同身受了。也许每个人对生活态度的达观抑或悲观,都与他背后一路成长过来的丰富履历有着密切关系。谁也没资格仅凭一时看到的表象就武断地妄下某种结论说,你这样做是错的,那样做才是对的。别人的建议大多数时候都只能做参考,每个人内心的悲与喜,冷与暖,只有他自己的内心知道,且最终只有他一个人独自去承揽。

  秋旖沫对自己目前的打工生活是满意的,她比厂里那些时时对加班有抱怨对工资有抱怨的员工们过得要快乐。可她周边的那些同事们肯定不会意识到,自己是因为有一个后妈存在才时时想要逃避的那样的家,有了做洗碗工被赶出来、生着病也在挑石灰桶那样艰辛的经历,这快乐才会那么卑微而廉价地呈递给了自己。

  不几天之后的傍晚,姚翠兰来电子厂宿舍找秋旖沫,告诉她说明天可以去表带厂领工资了。秋旖沫很开心,但白天上班赶不过去,她想让姚翠兰帮忙代领一下,晚上下班后再过去拿。

  “那你尽量早点来啊,钱身上放久了怕不安全!”姚翠兰说。

  秋旖沫次日下班后匆匆吃了晚饭就赶去了表带厂宿舍。宿舍里只有四个人在,都是先前与她相处不错的几个女孩子。

  “我们的厂花来了!”秋旖沫每次来,她们都开玩笑着说。

  “还我们的厂花!人家现在是电子厂的厂花了!”姚翠兰纠正说,然后把从组长那里代领的工资交给秋旖沫,“工资就这些,没错吧?我可没私吞啊。帮领工资的时候,她们几个都是在边上亲眼看着呢。”

  姚翠兰笑着用手指了指宿舍其他几个人。秋旖沫佯瞋了姚翠兰一眼。最后一个月秋旖沫总共上了二十二天班,领到了二百二十元整的工资。

  “走,请你们吃夜宵!”秋旖沫说。那些女孩子欢呼起来。

  而所谓夜宵,也不过是这些厂里员工休息日食堂没饭吃时在外面常吃的沙河粉。表带厂、电子厂周边均有好几家这样的小店。两块钱一碗,价格实惠,味道也不错。秋旖沫平常都俭省着花钱,但自己有了份更高薪水的工作,觉得理应请一请小姐妹们。

  告别表带厂那几个女孩子返回电子厂宿舍时,秋旖沫在路边小商店买了枚紫色发卡,她的头发长长了,后脑勺可以勉强扎起个辫子了。

  还未走到厂门口时,忽然有人从后面拍了她一下。秋旖沫回头看时,见是同一厂的男员工周耀兵。秋旖沫呆过的表带厂和电子厂里面的男生都不太多,表带厂的男生屈指可数,电子厂的男生所占比例也只有四成左右。女员工们私下的交流里偶尔会议论起某些男生,但日常厂里男女员工之间的交流却极少。如果有哪对男女私下里来往,会被当做重大新闻一样迅速传遍全厂,只不过这样的事例极少发生。

  可是这个厂员工周耀兵身份有点不同,之前去食堂打饭的时候,黎爱莲就曾指着人群里的周耀兵告诉过秋旖沫说他是厂里主管的儿子。有人说他们是惠州人,也有人说是河源人。周耀兵应该有二十一二岁了,个头不高,挨近秋旖沫时看上去似乎比她还略矮一点,好像在几条生产流水线上都呆过。据宿舍里那些女员工说,主管好像有意让他每条生产线都去锻炼,早晚要把他培养出来做管理人员。

  “小妹,你是不是叫——秋旖沫,对不?”

  “是的。”

  “那你知道我叫什么名字吗?”周耀兵问话的时候一直都是笑嘻嘻的。

  “……”秋旖沫不说话,她急着想赶回宿舍把那两百块工资放好。

  “你还没听说过我?我是周耀兵,我们厂主管就是我爸。”周耀兵一副炫耀的口吻,让秋旖沫有点反感。

  “这么晚你从哪来?”周耀兵又问。

  “找几位以前厂的朋友玩了会回来。”秋旖沫随口说“时间还蛮早的,我们一起再到旁边走走行不?交个朋友啦。”

  “时间不早了,明天还要上班呢。”

  “上班不是明天吗?我们现在只出去走一会。”周耀兵说着,过来就拉住秋旖沫的手。

  秋旖沫被周耀兵这突然的举动吓着了,从小到大,还从未有男生这样拉过自己的手。于是她连忙将他的手甩开,然后疾步走进了厂里。岗位亭有门卫,秋旖沫心想进厂了,这个周耀兵总不好跟着自己了。

  秋旖沫听得周耀兵在后面用了一种什么方言悻悻地骂:“麻辣个鸡,我绝对要整镬金你叹!”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何美鸿
对《沧浪之沫 第三章 (30)》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

龙8国际娱乐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