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沧浪之沫 第四章(40)
本章来自《沧浪之沫》 作者:何美鸿
发表时间:2019-02-15 点击数:1751次 字数:

程村凌次日便开着那辆旧面包车走了。之后几天秋旖沫依旧每天早起,在一个个工业区一家家工厂往返奔波。可每天都是清晨迎着希望出去,傍晚领着失望归来。从工业区一无所获返回时,在路边看到偶尔有人丢弃的空塑料瓶,秋旖沫会随身捡拾起来,回到石坪村租屋院子里后就交给隔壁老夫妇,并顺带帮着拾掇堆满院子里的废品。那老妇人也不忘喊上秋旖沫一块吃完饭。秋旖沫暗想着,等自己找到了工作搬离了这个院子,也一定要回来看看他们。

只是搬进这个城中村已经一个来星期了,工作的事却毫无进展。秋旖沫每天都在外奔忙,她不知道是否等到在这个低矮的小平房住满了足足整个月,那谜一样的工作才会在前方等着自己。

这天秋旖沫又从工业区徒劳而返。远远地,她便看见拾荒夫妇儿子的那辆面包车停在院子中央。程村凌就站在车旁,似乎专等着她来。秋旖沫还没跨进院子,已然发现了她的程村凌就笑眯眯地迎了上来,拉住她的手说:“小妹,我帮你找到工作了!”

“真的?”秋旖沫旋即欣喜若狂,差点就蹦起来,“你真的帮我找到工作了?”

程村凌笑着点了点头。

“太感谢你了!”秋旖沫激动得一时都忘了问是什么工作了。

那老妇人正从厨房里端了炒好的菜穿过院子到客厅这边来,“姑娘,一块吃晚饭吧!”

“哦,我刚从外面吃了晚饭过来的。”秋旖沫说,这几日经常重复的语言此刻却流露着不同往日的兴奋。

“哎,找到了工作,是高兴的日子,一块来吃点,怎么说都得喝一杯。”程村凌一直拉着她的手。

“我不会喝酒。”秋旖沫头低了低,略显羞涩的样子说。

“不会喝酒没关系,我们就以饮料代酒以示庆贺。”程村凌说着,这才将拉着她的手放开,从面包车里拿出一瓶可口可乐,“我们今晚就喝这个。别跟我说你连可乐都不喝啊!”

“哦,你还没说是什么工作呢!”秋旖沫笑道。

“进屋坐下慢慢说。”程村凌扬了扬手中的可乐。

秋旖沫都没来得及用钥匙打开自己的租屋,直接便跟着程村凌进了隔壁屋子。程村凌在秋旖沫的碗里倒了满满一碗可乐,接着给自己也倒了一小碗。

“哦,小妹,帮我妈再去厨房端下菜!”程村凌道。

秋旖沫应声起身,去厨房帮老妇人把最后一个菜端到桌上来。老大爷还在院子整理最后一小堆废品。

“来,为庆祝你有了新的工作干一杯!”程村凌说着,端起碗就跟秋旖沫的碗相碰,“哦,不对,是干一碗!”

秋旖沫喝了一口可乐,滋味很甜。她都很久没喝过可乐了。

“再为我们的有缘相识干一碗!”程村凌继续跟她的碗相碰。

反正喝的是可乐,秋旖沫将碗里的可乐一饮而尽。

“程大哥,你给我找的是什么厂的工作?”秋旖沫说这话的时候,只感觉脑袋有点晕晕乎乎的,仿佛自己喝的是酒而不是可乐。

“哦,不是什么厂里的,是去高档娱乐场所做服务员,比在厂里干轻松多了!”程村凌笑着对他说。

秋旖沫觉得脑袋越来越迷糊,意识越来越不清醒。她只听到“做服务员”几个字,可是听得并不清晰,整个人似越来越犯困。她感觉程村凌喊了自己几声,她想接话茬,可是语言似乎出现了应激障碍,没法去回答。一会整个人就失去了知觉。

秋旖沫万万没有想到,那一碗可乐彻底改变了她的整个人生。

就在秋旖沫转身去厨房端菜的刹那,程村凌在的她可乐里下了迷药。那一晚,她被程村凌奸污了。

秋旖沫醒来时,天色已亮。她惊觉自己正躺在程村凌家的卧室里。她的上衣、内裤都被扒光了,下身感到隐隐地灼痛,床单上还有血迹。那个声称要给自己找工作的以为好意的程大哥,淋漓酣畅了半晚之后此刻正躺在她的身旁。

她的十七岁的处女身份,永远冻结在了2001年这个初春的晚上。从前她只在电视里,在小说中,在报纸上偶然听说过此类不堪的事情发生,从前她在村里偶尔旁听大人议论起此类事情,在学校在厂里听女同学女同事们偶尔私下里提及此类事情,都是既愤懑又惊叹,且都带着点羞羞答答遮遮掩掩。可是,她怎么都没有想到,这样低概率的事情,这样可怕可耻的事情,竟俨然地在自己身上发生!她的十七岁的生命经验还不能令她完全理解“贞操”的概念,但从她所生活的秋家村那不约而同恪守的某种道德律条里,从村里人谈论此类事时的神态举止里,她知道那是一个女人生命里最宝贵的东西。在自己还未完全成年,在还不知道爱情是什么滋味,还远远不曾踏入婚姻的某个日子里,她一生的贞操就突然地永远地失去了。

骗子!一群骗子!秋旖沫悲愤之余,在心里不停呐喊:“老天爷啊,我究竟造了什么孽啊!”

悲愤之余,秋旖沫不忘迅速跳下床穿好自己的衣服。她刚想从卧室冲出去,却被警觉着醒来从床上一跃而起的程村凌拦在了卧室门口。

“你这个流氓,骗子!枉我把你们一家当成好人,你却这样来害我!”秋旖沫泣不成声。

“我是流氓!随你怎么骂吧,骂也无济于事,你不能全怪我,谁让你生得这么美,我不是喜欢你怎么想上你。”程村凌歪着头,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

“流氓!流氓!让开!”秋旖沫狠命捶打着他的胳膊,可整个人被程村凌反手一掌推到了床上。

秋旖沫挣扎着从床上起来,惊恐万分地喊道:“你还要干什么!”

“我现在只是想帮你。你不是天天忙着要找工作吗?我已联系一位老乡为你找到了份工作,千真万确,这工作既舒服又惬意。就算为了报答我,陪我睡一晚又算得了什么?再说,女孩子早晚要有这么一天的,你说你有啥大损失的?”

“无耻,无耻!”秋旖沫叫起来,“你让我走,我不可能会再相信你!”

“好,你走吧,先稳定下情绪。”程村凌说着,不再拦她。

秋旖沫冲出了卧室,跑回隔壁自己的租屋门口。她准备开门,却发现钥匙和身上的背包都落在程村凌那里。

程村凌已走出来,把她的背包和钥匙扔了过来,“等你稳定情绪了我再带你去上班的地方。”

程村凌说完大笑起来。秋旖沫听得毛骨悚然。

秋旖沫进入自己的租屋,把门关死,然后手脚哆嗦着开始匆匆收拾东西,准备逃离这里。为防止意外,她把随身带着的那不足一千块钱迅速分两半折叠好,分别塞进了脚下穿着的两只袜子里,再把剩余的零钱放进上衣口袋。床上的弹花被显得笨重,她想了想还是不要吧,赶紧离开这,离开程村凌和这对道貌岸然的老夫妇。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何美鸿
对《沧浪之沫 第四章(40)》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

龙8国际娱乐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