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沧浪之沫 第四章(45)
本章来自《沧浪之沫》 作者:何美鸿
发表时间:2019-02-20 点击数:1928次 字数:

秋旖沫仿佛听见时光流逝的声响。伴着她的呼吸,她的心跳,她的脉动,时光分分秒秒毫不留情地向前行进。她已渐渐感觉到不到焦灼了,心内随之而来的又是一个无限扩展开来的巨大空洞。她的思维仿佛陷入了真空地带,没有了期盼,没有了等待。

卫生间那扇小小的玻璃窗里投射进来的逐渐黯淡的亮光提示着时光的迁移。不知不觉到晚上了。她知道房间里有灯,但不愿意去拉亮。时光于此刻的秋旖沫来说已了无意义。难道她还要等时间快快过去,等到明晚准备去做妓女接客么?——妓女,多么可怕的身份!这样一种身份正一步一步向着自己进逼。

晚上没有人送饭过来,秋旖沫也不觉得饿,只是身上觉得有点冷。她蜷缩在沙发上望着黑暗,望着心内那个又无限扩大开来将自己整个身心甚至这整间屋子整个周遭世界团团笼罩住的空洞。在这巨大的空洞里,一切都显得那么缥缈虚无。有那么几秒,秋旖沫恍若自己是在做着一场梦,一场极为逼真的没法醒来的梦。——可不是梦么,还有谁现实的生活会如自己这样的遭遇?

秋旖沫几乎整晚没有入睡。各种芜杂的思绪都似要强行进入她的大脑,令她的神经一直处在不能成眠的高度活跃中。挨到天亮时,她终于睡着了一会。醒来时,脑海嘤嘤嗡嗡直响。她多想自己能永久睡下去!

临近中午的时候,和钱零和两名手下打开门进屋来了。秋旖沫从沙发上坐起来。

“想好了没有啊!想好了一会就带你去换套漂亮衣服。今天来客比较多,你也早点适应适应。”和钱零抽了口烟问道。

“和老板,你让我走吧,求求你!”秋旖沫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脱口就这样说,还要对这个鸡头怀抱一丝希望。

和钱零的脸阴沉下来了:“这就是你考虑了一整个晚上的结果?”

秋旖沫看见房门开着,站起身朝着房门口就冲了过去,可是她的双腿还没迈到外边走廊上,和钱零两名手下就一人抓住她的一只胳膊,像拎只小鸡一样把她拎回来,然后把她重重扔到沙发上。

和钱零朝他们努努嘴,其中一个便解开裤腰上的皮带,对着秋旖沫身上狠狠一鞭抽了下去。接着又是一鞭,再一鞭。抽完左边身子,接着把她身子翻过来,继续抽右边,抽完前胸紧接着抽后背。那个手下打累了,便停下换另一个手下解下自己的皮带继续抽。

“我且问你,现在同意还是不同意接客啊?都被程村凌给破了身子了,你还清高什么呀!”那两个手下用皮带轮流抽她的时候,和钱零吸了口烟,在她身旁转悠来转悠去地问。

秋旖沫从未受过这样的皮肉之苦,而和钱零一句“破了身子”的提醒更是戳到了她的痛处。她方才体味到了昨天阿芸说的生不如死的感觉。可是他们不会让她死,他们要的是她在皮肉的鞭笞之苦与玷辱之间做出艰难的抉择。肉身是痛苦的源,肉身的痛苦往往也是精神痛苦的先决因素。精神的痛苦未必带来肉身的痛苦,但肉身的痛苦一定会造就精神的痛苦,除非圣人或伟人,凡夫俗子都逃不脱这因果。她的正遭罪的身体令她的承受能力已快到了极限。她哀嚎着,挣扎着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来:

“求——你——们——别——打——了——我——去——接——客——”

“识时务者为俊杰,这就对了嘛!”和钱零旋即接过话茬,然后吸了口烟说,吩咐他手下说,“去给这位小姐打份好吃的饭菜过来慰劳一下,晚一会派人给她送两套好看的衣服过来。”

秋旖沫颤颤巍巍地从沙发上坐起身子,整个人仿佛处于虚脱状态。她想起昨天向阿芸求救的场景,觉得自己真是愚蠢至极。

和钱零出去了,那两名手下也退到了走廊外,但并没有走远。门只是带上了,没有反锁。一会一份快餐送过来了,可秋旖沫没有胃口。她不想和钱零认为自己是在继续反抗,于是颤悠悠地拿起筷子。身上的鞭痕刺痛着她的神经,令她无力到快拿不起筷子。好容易咽了几口饭,眼泪已如断线的珠子般落进了碗里。

许久,屋子里又是一片寂静,静得令她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整个下午都没有人再进来,似乎他们把她扔弃在这屋里了。时间又是一分一秒地过去了,白昼悄然隐退,黑夜像凯旋的将军耀武扬威地到来。

门终于开了,这会走进来的是程村凌,给她送进来一套色泽艳丽金光闪亮的衣服。

“哎哟,我的乖乖,伤成这样了?真有点心疼呢,告诫你的话你不听,你说你这又是何苦呢?”程村凌说着,用手轻轻抚摸着秋旖沫身上的伤痕。程村凌佯装的温柔有那么一刹那甚至让秋旖沫对他产生了斯德哥尔摩情结。受伤的她无法拒绝人的安抚。只是很快,秋旖沫反应过来,这个程村凌才是造成自己悲剧的根源。

秋旖沫把程村凌的手甩开。只是这会,她觉得自己木然到对谁都没有了恨意。恨也是需要消耗一个人的元气的,在绵软无力孤独无助的时刻,精神气的不足会不由自主瓦解消释这恨意。

“好了,乖乖。待会把衣服换了,你穿上绝对漂亮。——我先出去下,一会再来看你。”程村凌说着,打开门出去了。——他们打开那扇门走出去是那么稀松平常!

秋旖沫不知道几点了,只有卫生间那扇小小窗口透进来一丝暮色。傍晚到了。秋旖沫拿着程村凌带来的衣服慢慢踱进了卫生间。她在卫生间的镜子前凝视着那个满身伤痕的自己良久。她慢慢把身上的衣服脱下来,换上程村凌带来的衣服。是一条前胸后背都很暴露的金黄色连衣裙,衣裙上缀着的白色珍珠粒子耀眼夺目。裙子很漂亮,但后背上那道鞭痕历历可见。秋旖沫不知道这身上的、心上的伤,终归会随着时光的流逝越来越淡还是越来越深。

她想起什么,走到卫生间门口高喊:“来人!”

程村凌推门进来了。

“身材真窈窕,真是个美人儿。”程村凌说着,用手从后背去搂住她的腰。她推开他,面无表情地说:“我要一些化妆品。”

“好好!你初来不知道,小姐的化妆品都是自己掏钱买的!今天算破例给你去弄了!”

程村凌出去了,门也照例带上了,没有反锁,但秋旖沫知道和钱零那两名手下就在门外的走廊上溜达。经过这一顿毒打,她的逃跑的念头与力量已萎缩进心内看不见的角落里了,听天由命成了此刻唯一的意念。

她重新走到镜前。她知道,自己即刻就要告别素面朝天的日子了。一会程村凌不知从哪弄来了整套的化妆品。之前秋旖沫从未化过妆,那些化妆品的名称和工具她甚至都认不全。可是胭脂是往脸上抹的,口红是往唇上涂的,这个总不会有错,女子天生就知道如何装扮自己的。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何美鸿
对《沧浪之沫 第四章(45)》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

龙8国际娱乐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