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沧浪之沫 第四章(49)
本章来自《沧浪之沫》 作者:何美鸿
发表时间:2019-02-22 点击数:3413次 字数:

程村凌进门来就拉住秋旖沫的手往外拽:“乖乖,你不是一直想着要离开这里吗?今天成全你,带你离开这吧!”

秋旖沫本能地甩开他,站在原地不动。她不知道程村凌葫芦里又要卖什么药。

“蠢女人,和老板不要你在这干了,你还赖在这里吗?”

秋旖沫联想起刚才阿霞的话,这才有点相信程村凌带她走的话可能是真的。她胡乱地收拾了些随身物品,跟着程村凌出了这不见天日的夜总会。她迫不及待地想要离开这里,可是一会内心又充满了忐忑,不知道接下来程村凌又要编派怎样的命运给自己。她侥幸着他能够良心发现,带自己脱离这苦海,让自己自寻出路。可是当她被程村凌推搡着上了那辆旧面包车,又来到一处新地方的时候,秋旖沫才恍悟过来,原来这个骗子不过是给自己重新换了个地方,逼迫她继续如梦魇般的接客生涯。

这次程村凌将秋旖沫带到的不是什么夜总会,而是深圳布吉一家规模不大的名为“异度空间”的发廊。异度空间发廊设在大马路与一条窄巷口交叉的拐角处。这儿距离火车站不远,说不上繁华,也算不上僻静。发廊的玻璃门敞开着,里面象征性地摆了几张沙发和转椅,还有几件作为摆设根本派不上用场的电吹风、梳子等理发工具。外表看上去是发廊,可明眼人很快就能猜测出里面是做什么的。秋旖沫老早便听说过这类红灯区的发廊女,条件甚至不如蓬莱宫夜总会的坐台小姐,心里不由一阵发怵。

程村凌带秋旖沫向异度空间发廊走过去的时候,一个穿着暴露的女人就横躺在沙发上,直勾勾的魅惑目光盯着玻璃门外来来往往的路人。那女人烫着夸张的卷发,化着烟熏妆的双目就像对熊猫眼。秋旖沫辨识不了她的年龄,只是能肯定比自己要大的。待他们走进发廊,那女人便从沙发上站起身来,用注目久未谋面的情人般的眼神嗲声嗲气地对程村凌说:“程大哥,你都多久没来这了!”

程村凌便伸手去捏了捏那女人的脸。

那女人又飞快打量了秋旖沫一眼,对程村凌道:“哟,程大哥又带来了这么位漂亮的阿妹!”

那女人接着帮秋旖沫取下身上的包裹放在一旁,然后一直拉着她的手,亲热的口吻说:“好妹妹,我叫汪雪,以后就叫我雪姐好了。以后在这里有什么需要的地方尽管找我。”

如果他们给她介绍的是正经的工作,秋旖沫会心生感激的。可是这会,她只觉得这个叫汪雪的女人和程村凌一样骨子里透着虚伪。本来,汪雪在这发廊和其他几个为客人提供性服务女子的身份是一样的,但被程村凌用多加的一点好处费外带对她言语的温柔体贴收买了过去。秋旖沫的到来,让这个女人多了一重替程村凌监视防止逃跑的任务。

发廊北面有一扇开着的门通往后面的房间,里面光线暗淡。那间屋摆着两张床,之间用一道屏风隔开。右边有一个小小的收银台,收银台后是一道通往二楼的窄窄的楼梯。就在他们说话的时候,一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女人走下楼来了,头上挽着个松松的发髻,身上穿着件黄底碎花旗袍,嘴里还叼着根烟。

“新来的妹子?个子好高,长得也挺不错的。”这个叼着烟的中年女人淡淡笑了下说。她是这发廊的老板娘,上午发廊一般没生意,老板娘通常下午过来,每天负责替程村凌收取那些嫖客的钱。每一个到这来的客人交两百块给老板娘,老板娘再把每周的进账款交给程村凌。客人交钱后便可以挑选一个发廊女带去外面酒店。如果客人不愿去外面酒店,那就须再多交一百块给老板娘,方可进入后面那光线暗淡的房间行事,但通常那些嫖客都愿意去外面。

秋旖沫不知道这老板娘和程村凌之间又是什么关系。只是这会她才恍然大悟,这个程村凌专门靠拐卖妇女和组织卖淫为业。想到自当初遇到那对捡破烂的老夫妇开始,自己就陷入了一场精心的骗局里,秋旖沫便感到不寒而栗。

为了更好地控制秋旖沫,没几天后程村凌还给秋旖沫配了个传呼机,以便随时能联系到她,掌握她的一举一动。

“乖乖,以后我给你打传呼,一定要第一时间回复我,好让我知道你在哪里,否则我会心急的。”

秋旖沫不吭声。她看着门外就是人来人往的大马路,太阳的光芒每天都照到发廊的玻璃门内来,可是自己却没法从这肮脏的地方跨越出去。

发廊里接客的女子包括秋旖沫汪雪在内总共才五人。每天那几个女子接完客就一起睡在楼上的大通铺,饭菜则由程村凌指派了专人送来。成为了程村凌眼线的汪雪,表面上很关心秋旖沫,每天对她嘘寒问暖,吃饭的时候总是帮她夹菜,甚至拿好碗筷。不几天秋旖沫来例假,汪雪特意陪她去发廊边上的超市挑选卫生巾,并教她腹部疼痛的时候可用红糖煮水。每晚接客完两人几乎同时到发廊楼上大通铺入睡。汪雪将和秋旖沫的枕头就挨在一块。天气逐渐炎热,整个楼上只有一架旧吊扇吱吱呀呀地摇。以防生痱子,汪雪拿出自己的花露水主动帮秋旖沫抹在脖子和脊背上。而那几句对秋旖沫外表的溢美之辞总是不离口:

 “妹妹长得真美,我要有你一半漂亮就好了!”

“妹妹个头这么高,要借一点给我就好了!”

每当这时,秋旖沫便会笑着说:“雪姐真会开玩笑,你的身材已足够苗条,长相已足够漂亮了。”

秋旖沫的这些话倒是真心的。她几乎每天能见到汪雪那张卸妆后的脸,不说美艳动人,但也算上秀气,比起在蓬莱宫夜总会卸妆后的阿香和阿霞是要耐看得多的。

有时汪雪也会问起秋以沫老家的情况。为了博得汪雪的信任,秋旖沫并没有对她隐瞒家里的真实情况。秋旖沫告诉汪雪说家里有个后妈,已为爸爸生了两个孩子,自己在家几乎成多余的了。秋旖沫还说除了有点想念爷爷奶奶,家里没什么可牵挂的。秋旖沫还向汪雪提到了在深圳的亲戚——大表姐和她的一对儿女侯佳明侯佳茵。

“你还不错,这里都有亲戚在,我在这里举目无亲,完全孤家寡人一个,刚来时连落脚的地方都没有,不怕隐瞒你,我还在垃圾桶里刨过食呢。”说到动情处,汪雪脸上现出一丝凄楚,“当时人也不懂事,总想着去看看外面的世界,打工的生活诱惑着我们这些愣头愣脑的乡下女子,却丝毫没有考虑到自己没文化,没特长,我连小学都没毕业,写自己的名字都要费老半天力,你说我到这来能做得了什么?!”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何美鸿
对《沧浪之沫 第四章(49)》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

龙8国际娱乐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