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沧浪之沫 第四章(53)
本章来自《沧浪之沫》 作者:何美鸿
发表时间:2019-02-26 点击数:3198次 字数:

秋旖沫知道这个女人骨子里已被程村凌驯化,是不会站到自己这边来了。但她对汪雪的感情又有点复杂,始终恨不起来。表面上她和这个女人仍一如既往保持着情同姐妹的关系。只要她在发廊一天,汪雪对她的关照就存在着一天,甚至惹得其他的发廊妹都有点嫉妒秋旖沫。这种关怀似乎也不全然是出于替程村凌监视看守的任务,秋旖沫的百般讨巧也令这个女人对她的关心不可能完全是出于虚伪。

之后,秋旖沫一如往常每天化着自己都辨认不出自己的浓妆,守在发廊的门口,神情呆然地看着门前的人来人往。有时她内心感到木然,有时她的心又跳出这发廊之外,站在一个远远的位置凝视着自己,并嘲笑自己——天啊,你怎么过上了这样倚门卖笑的生活!

只是,异度空间发廊远比那不见天日的蓬莱宫夜总会更有利于出逃的地理优势,门前就是车水马龙的市井气息更激发出秋旖沫心底想要过上正常人生活的愿望。那一天似就近在咫尺,却又似永不会到来。

一个接一个的日子在身边溜走,她却仍呆在这发廊溜不走。每天秋旖沫的心都起伏不定。有时她对未来感到一片迷茫,有时她心底又重燃起逃出去的希望。那不可预知的前景总是在她心里明明灭灭,将她折磨噬咬。

白昼鲜有客人上门来。偶尔还会出现几个没社会经验的学生模样的男子来到发廊,说是想剪头,被汪雪她们冷冷一句“这里不理发”给怼出了屋去。然后那几个男子像是颖悟到什么,面面相觑后赶紧落荒而逃。有一次晚上有个客人光顾,秋旖沫初见他时吓了一大跳,旋即本能地背转了身——那人长得太酷似表哥黎庭旺了!自被程村凌控制起,时光仿佛穿越了千年,秋旖沫觉得自己和表哥表姐他们早已不再生活在同一时空,她以为是时光太久远而与表哥彼此认不出来了。幸而那人开口的说话声与表哥一点不像,秋旖沫才反应过来他只是个陌生人。她想起表嫂曾说过,表哥这人好吃喝好赌,就是不嫖——也许,在感情上忠诚才是表嫂终究能够容忍他的原因。要不,在这样的场合遇见彼此该会多么尴尬!

白昼的余暇,秋旖沫的活动范围稍微大了些,可以到附近的集市逛逛了。秋旖沫在集市买了个密码箱,并在就近银行办了张银行卡,把自己辛苦卖身的一点钱存进了卡里,当然这一切都是在汪雪的所谓陪同之下。汪雪跟秋旖沫保证过了,秋旖沫存钱的事不会向程村凌声张。秋旖沫知道汪雪也是有自己打算的,一旦声张只意味着加剧自己的反抗,意味着增大自己逃走的风险,这对汪雪来说是得不偿失的。秋旖沫于是在日常愈益表现出安于这种接客生涯的样子,有时甚至非常积极主动逢迎客人的到来。她从客人那里拿到钱后常常有意在汪雪面前表现出一种满足感。她要给汪雪造成一种错觉,让汪雪渐渐失去对自己的警惕。

秋旖沫给那个密码箱暗自设置了一个密码,并把那张银行卡藏在密码箱的箱底。当然这个密码是趁汪雪偶尔不在身旁的情况下设置的。汪雪知道秋旖沫那张卡存有好几千块钱,知道秋旖沫那张卡是放在了密码箱里。在汪雪看来,只要那张卡没被秋旖沫带在身上,一直放在箱子里,只要那只密码箱一直放在发廊的阁楼上,她就不必担心秋旖沫会空着手逃走。秋旖沫也相信汪雪没有把自己办银行卡的事告诉程村凌,否则存的那几千块钱很可能被他也拿去了。秋旖沫想着等时机成熟,趁汪雪不备把那张卡带身上逃走,至于那密码箱,不要也罢。在他们的严密监视下,她是不可能提着笨重的密码箱离开的。

到八月底,包括当初从电子厂打工剩余的几百块钱,秋旖沫已总共积攒了近四千来块钱。有这些金钱的支撑足以助自己逃跑了。只是还没等到恰当的时机。秋旖沫猜想着国庆节期间他们的监视可能不会那么严格。恰巧那年的国庆节与中秋节在同一天。她计划好了,就在国庆节兼着中秋节那晚趁乱逃走。

确定好了大致的时间,秋旖沫的内心变得比以往从容了许多。日子也似乎一天比一天过得快,中秋节一天天在走向倒计时。

九月中旬的一天晚上,发廊里来了位三十多岁的男子。那男子眉清目秀,好像是第一次来这种场合,神情似乎显得有些拘谨。当那人在老板娘那里交了两百块钱,把秋旖沫带到另一家宾馆的时候,秋旖沫从他对她的举止里更坚信自己的判断。他可能有过女友,甚至结过婚,但与一位发廊妹相处肯定还是头一遭。他对她的动作也是在一种温文尔雅里进行的,不像许多客人那么地野蛮与粗暴,完全把自己当作性工具使用。秋旖沫头一次感受到自己在一场性事中与对方的平等与被对方的尊重。

完事之后,那男子语调轻柔地对她说:“下次我还来找你好吗?”

这类场面话秋旖沫数月来听得太多了,并不当真,她学着风尘女子的口吻笑道:“那你下次早点来,说不定下个月我就不在这里了。”

那男子追问道:“不在这里会去哪里?”

秋旖沫淡淡一笑,摇了摇头。

“你的样子好像很忧郁。”

秋旖沫不做答,仍只淡淡地笑着。这次她没向这客人要小费。

秋旖沫没想到一周后这男子又来了。这已经是九月的下旬了。那男子叫上秋旖沫又去了相同的地点。完事后,那男子起身坐在床头,对她说:“晚点离开,和你说说话好吗?”

秋旖沫点点头,只觉得这位客人有点怪,之前鲜有客人在完事之后还想着和发廊小姐聊天的。他接着问她:“能否告诉我,你多大了?”

“到下个月就满十七岁了。”秋旖沫淡淡地说。

“哦,这么小。你做这行多久了?”

“好几个月了。”

“哦,那也没多久。你的神情告诉我,你并不愿意做这行的,只是为生活所迫吧?其实我对你们这类女子是充满同情的。——同情这个词或许不够准确,其实我想说,我是尊重你们的。”

秋旖沫愿意相信这名男子的话。

“你信吗,这是我第二次找小姐。第一次就是上次,也是你。”那男子说着,点燃起一根烟,吸了口,想起什么,说:“介意我抽烟吗?”

秋旖沫摇摇头。

那男子继续说,“我有过三任女友,她们都和你一样长得美。第一任谈了三年,最后却和一名有钱的港商跑了;第二任背着我同时和一名国企老板儿子暧昧,发现后彼此就分手了;这第三任还谈了不到一个月,发现她原来是有家室的,家里有钱,只是夫妻感情不和,才在我这里寻求精神寄托。”

“男人都是有生理需求的,我已经有大半年没有过性生活了——我本可以随便找个喜欢我的女孩上床,但那样只是害了人家。其实,是有个女孩喜欢我的,但我只是把她当作妹妹,我不喜欢玩暧昧——哦,对不起,和你说得太多了。”

秋旖沫淡淡笑了:“没关系,谢谢你告诉我这些。”

“介意告诉我你的故事吗?”那男子很轻柔的语气对她说,“我想听听。”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何美鸿
对《沧浪之沫 第四章(53)》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

龙8国际娱乐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