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沧浪之沫 第五章(58)
本章来自《沧浪之沫》 作者:何美鸿
发表时间:2019-03-01 点击数:1779次 字数:

收容所这些女子关押的时间长短不一,长的多达两年,短的只有六个来月。并不是谁都能盼到亲友来看望的,那个留着参差不齐短发的名叫菲菲的女子,大秋旖沫三岁,收容时间也是一年,家就在广州,这已关进收容所大半年了,但她的父母从来没有出现过。当同室的其他女子有亲友来探视,菲菲的内心里便充塞着一种嫉妒羡慕又交织着鄙夷不屑的复杂情绪。到后来一次看到她们之中谁的亲友来探视,她终于忍不住躲在角落里“哇”地哭开心了。当有人为她抱不平时,她又哭咽着替家人辩护说:“不怪他们,要怪只怪我自己不学好,爸爸妈妈对我打也打了,骂也骂了,可我非但不听,反而每次都跟他们斗着来。现在他们是彻底不管我了……呜呜……”

原来不是所有的女子都是因卖淫进入这收容所的,这个菲菲家里经济条件其实还相当不错。只是父母平常太忙,对她的管教方式过于粗暴,而菲菲受到周边一些玩伴的影响,某些思想观念显得非常前卫,对于男女性事显得过于开放,经常和几个男孩子在娱乐场所集体淫乐,甚至还与他们一起吸毒来寻刺激,最终被人举报抓了进来。她的那些男女朋友也被关进了收容所里。

还有一个叫阿梅的女孩子,比秋旖沫只大半岁,和菲菲差不多的情况被抓进来。只是阿梅比较幸运,每隔一周她的妈妈都会过来看她,每次都会反反复复地跟她说着要好好做人,好好接受收容教育的话。阿梅说,以前妈妈跟自己说这些的时候总嫌她唠叨,可现在每次不论妈妈说什么,自己都像小鸡啄米似的不停点头连声答应。进了这收容所,阿梅才觉妈妈的那些唠叨是那么地语重心长。

听阿梅说起她的妈妈,秋旖沫便不由又想起自己未谋面的亲生母亲。原本在厂里上班时秋旖沫还暗想着等有机会去找找母亲,可自被程村凌控制的那天起,至她被抓进派出所继而被关进收容所之后,她对那个与自己有血缘无亲缘的女人的念想就无端消逝了。在这样的场合,亲情的确显得至关重要,可在秋旖沫的内心里,她想望见到的亲人似乎并不包括那个原本从未进入她过往记忆中的亲生母亲。——或者,在这样不堪的境遇里,母亲的概念愈发变得遥远而虚无,令她不敢去奢望了。

有时秋旖沫会想到异度空间发廊里的那些女子,她不知道她们现在都去哪里了。是否有的又换了一家发廊重操旧业,有的也像自己一样抓进收容所了?也许有的彻底告别这一行了吧?那个汪雪呢?秋旖沫怀疑她很可能是又换一家发廊了。——还有蓬莱宫夜总会的那些女子,她们此刻又迎受着怎样的命运编排?那么多命运游走在风刀霜剑上的姐妹,转身之后,可能都永不再见了。

秋旖沫在收容所里迎来了自己十七岁的生日。她只把生日和阿玲私下悄悄说了。这样患难与共的时刻,阿玲一句简单的“生日快乐”都是对自己莫大的安慰。

在秋旖沫踌躇着侯佳明是否会来看自己时,阿玲等到了她男友的到来。阿玲的男友每月初都会来看她。阿玲便把每个月初当成了这收容所单调日子里的盛大节日。秋旖沫觉察到阿玲每次提到她男友时都满脸放光,神情里充满了对未来生活的憧憬。原来一个人有了精神的依靠,再苦的日子也不觉难熬了。

阿玲也会照顾秋旖沫的情绪,在男友离开后她会安慰秋旖沫说:“你那位亲戚也会来看你的,再耐心等等,这不十一月才开始没几天吗?也许他月中来,也许有事挨到月底来呢。”

秋旖沫便会心一笑。每次她的内心有重重结的时候,阿玲都会来开导她,为她排遣心中的疑惑。秋旖沫在收容所也没吃什么苦头,只是每天和一群女子一起做些编龙8国际官方网站手机版结之类的义务劳动,这样的劳动是枯燥单调的,但较之秋旖沫先前在表带厂和电子厂的活根本算不上累。只是菲菲和阿梅平常连家务活都极少干过的两女孩子,对这样的义务劳动感到莫大的辛苦,尤其菲菲经常叫苦不迭,甚至还时常消极怠工,被管事的民警教训过几回仍依然我行我素。

十一月十五日,一个不经意的日子,秋旖沫等来了侯佳明自父亲嘱托后的第一次看望。秋旖沫见侯佳明时的心境,如同孩时见到奶奶从城里叔叔或伯父那里回到秋家村来时那般的欣喜。在血缘关系上,秋旖沫只是侯佳明的一个并不算很亲的表姨,但在自己落难之后,这个亲戚一如既往地对自己友善,秋旖沫不禁对他心生感激。

侯佳明在附近的新一佳商场买了袋苹果给秋旖沫,说是预祝她在这里平平安安。侯佳明还告诉秋旖沫,他们在坪山的那个小店准备转让出去了,大表姐打算年前回高安大城镇再开个小店;侯佳茵那个鞋厂正在裁员,她也准备把鞋厂的工作辞了,打算回老家帮着看店。

原来上次秋旖沫在他们家大表姐的戏言是真的。一直以来,秋旖沫潜意识里把大表姐在坪山的那个小店当做自己在深圳这个举目无亲之地的一个落脚点甚至庇护所了,听到他们举家搬走,秋旖沫感到有点失落,说:“那你是不是也准备一起辞职回老家?”

“我不回去。我就在原来的厂里干,这两年厂里效益还不错,以后再看情况吧。”

秋旖沫“哦”了一声,心想着幸亏侯佳明还在,不至于让自己想到这偌大的深圳只剩自己在这收容所里。表哥黎庭旺也在深圳的,可是秋旖沫对表哥再来看自己根本不抱希望。堂哥秋以洋不知是否还在深圳,也不知他在哪个区域的哪个厂做着什么工。

侯佳明离开前,承诺说:“以后每个月我都会来看你的,只是具体时间不能确定。你好好保重自己。”

秋旖沫鼻子一酸,眼泪差点要掉下来。

秋旖沫的心渐渐平静下来,她又开始计划自己的未来。她准备用在收容所这一年的时间安心把自己的性病治好,日后出去再给自己找份工作重新开始生活。

心情平静下来,生活又有了希望,接下来的日子就不怎么难挨了。秋旖沫谨记医生的叮嘱,每天坚持用药水擦拭治疗下体,病情似乎慢慢有所好转。秋旖沫也每天努力做事,尽管那都是义务劳动,拿不到一分钱薪水,但表现好是可以获得减刑提前出去的。

收容室里其他几个女子表现都还不错,那个几乎没干过家务活的阿梅也每天认真地干活。只有菲菲每天吊儿郎当,甚至有几回毒瘾发作,在房间里翻来覆去地倒腾。那不堪的情状令秋旖沫心生同情,尽管秋旖沫觉得菲菲原本可以完全是另外一种命运。

收容所的中队长和值班干部辗转联系上了菲菲的父母,菲菲的父母终于听从安排在接待室里见到了菲菲,并承诺以后会每个月都来看她。

这之后,菲菲在收容所表现终于规矩多了。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何美鸿
对《沧浪之沫 第五章(58)》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

龙8国际娱乐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