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沧浪之沫 第五章(68)
本章来自《沧浪之沫》 作者:何美鸿
发表时间:2019-03-12 点击数:1569次 字数:

火车晚点了一个多小时,快到终点站的时候,秋旖沫还是被秋以洋给摇醒的: “旖沫,快醒醒!要到站下车了!”

秋旖沫这才从梦中惊醒,愣了好几秒才想起自己是在火车上。她扭头看车窗,外面天色早已大亮。

“你睡得可真沉啊,我肩膀都被你靠酸了。”秋以洋笑道。

“哥,你睡着没有?”

“断断续续眯着了一会,不敢睡太沉。你呀,要是一个人坐火车,还真让人不放心!”

六点左右,火车终于在南昌终点站停了下来,秋旖沫扛着行李跟在秋以洋身后随人流下了车。不知是不是因为近乡情怯,秋旖沫忽然有点不习惯行走在这川流不息人群中的感觉。仿佛在这往来穿梭挨肩迭背的人群里,会有许多张熟悉的面孔将她认出,然后向她招呼,与她寒暄,再自然而然地询问起她的近况。这两年来的生命经历是她记忆的禁区,她知道一时半会没法阻止自己的思绪会经常不自觉地渗入其间,更没法阻止可能面对的知情人的蜚短流长。

秋以洋带着秋旖沫穿过人群拥挤的火车站广场,然后又随着人流排队乘上去高安的大巴。车上有好些座位,秋以洋指指前排的座位示意她坐下,秋旖沫却摇摇头,径直走到汽车后排坐下来。

“你真不会坐车呢!后排位置更容易感觉颠簸。”秋以洋在她身边坐下来,笑着说。

秋旖沫不答话。堂哥哪里知道她的心思,她不想坐在前排让自己的背影尽收在后排人的眼底。她尽量避免在汽车上任何可能遇见的熟人。

他们在大巴上随便吃了点昨天剩下的零食,权当作早点。然后,秋以洋说:“我有点困,现在我眯一会,到汽车站后叫醒我啊。”

秋旖沫点点头。秋以洋双手抱拳眯着眼休息,但真正睡着了不过刻把钟,其余时间一直醒着。约两小时后他们在高安汽车站下了车。因为大伯秋守富家就在长途汽车站附近,秋以洋问:“我们要不要去大伯家坐坐?”

秋旖沫对大伯一家人并无多少感情,而况她是这样一种状态回到老家来。于是很坚决地摇摇头说: “不去,还是直接回家吧。”

“好吧,就依你。我们买点东西看下奶奶吧。”

秋旖沫点点头。奶奶是她于老家最大的牵挂!

他们折进汽车站附近一家小型超市。也许是秋旖沫高挑的身材和俊美的面孔吸引了那超市老板的注意,从秋旖沫一进超市,他的目光就一直停落在秋旖沫身上。秋旖沫也感觉到了超市老板在留意自己,心里便开始有些不自在,她无端觉得自己的前尘往事都一览无遗尽收在那超市老板眼底。

他们买了些麦片、老年奶粉之类的营养品,然后结账出来。秋旖沫坚持付了一半的钱。中途没有多耽搁,随后他们又乘上从高安回大城镇的汽车。

汽车在大城镇停下来。二伯家就在汽车停靠的站台过去一点点,秋旖沫不得不和秋以洋下车来,先行去他家走走。

“喏,侯佳明家的店就在那边过去一点,从这走过去也就十来分钟。大表姐和侯佳茵应该都在店里,待会要不要去大表姐店里坐坐?”秋以洋边走边顺手指指不远处,告诉秋旖沫说。

秋旖沫“哦”了一声,摇头说:“不过去。”回到故乡来,除了奶奶,她暂时不想见任何人。

“也好,先到我家坐一会,我放下点东西,随后我和你一块去看奶奶。”

秋旖沫跟着秋以洋来到他家。二伯父不在家,二伯母正在隔壁邻居家聊天,远远瞥见到他们就赶忙折回家来。二伯母一开始没有认出是秋旖沫,还以为是秋以洋带了位女友回家来,脸上顿时显现出惊喜与兴奋的神色。待过了好几秒发现是秋旖沫时,那脸上的惊喜与兴奋便即刻消失,换成一副疑惑的面孔说:“你怎么把头发剪了,还染成红的?我都差点没认出来,还以为是秋以洋的女朋友呢。”

秋旖沫只是淡淡笑笑,二伯母把她拉进房间,又说:“旖沫呀,听说你在外面坐了牢,还坐了一年呀!怎么样啊,没事吧?”

秋旖沫不知该怎么回答。秋以洋在客厅不满地朝他母亲道:“乱说什么呀!”

二伯母接着说:“你做那一行认识了很多漂亮、有钱的女孩子,帮你哥介绍一个嘛。”

秋旖沫仍没有答话。她明白二伯母说的“那一行”指的什么。她只觉得二伯母不可理喻。原本她以为一个女子误入夜总会或发廊,不幸做了坐台小姐或发廊女会令人瞧不起,没想到二伯母竟会主动让介绍那类女子给自己儿子做女友。难道这真的是所谓“笑贫不笑娼”?

秋旖沫对二伯母道:“时间不早了,我要回家去了。”

秋以洋正在他的房间,听到秋旖沫要出门,赶忙也走了出来,说:“等下我,我也要去看奶奶。”

秋以洋骑了一辆自行车带着秋旖沫回秋家村。故乡熟悉的旧风景渐渐进入她的眼帘。那一丘丘正待收割的金黄的晚稻田,那固守在村旁大路上的沾染了尘灰的老榆树,那村头秋波粼粼的河塘,还有空气里飘来的阵阵乡野的风……一切都是熟悉的故乡的味道。离老家越来越近,秋旖沫却怎么也开心不起来。她内心涌动起千般滋味,这滋味里却品咂不出激动与欣喜——那即将逼入她的视听的越来越多的熟悉面孔越来越多的熟悉乡音,加之时时进驻她内心的对于未来的迷茫与忐忑,令她一直暗怀着不知何以面对的莫名恐惧与隐忧。

远远地,那幢熟悉的老屋呈现在眼前了。近三年未见,老屋似乎更旧了。而隔壁向阳叔家当年盖的新房如今也只有半成新了。秋旖沫早早从自行车尾座上跳下来。她看见家门前有个熟悉的身影。是奶奶!她正在门前佝偻着背用竹筢翻搅晒在竹晒垫上的谷子。秋旖沫看见奶奶的刹那,眼角差点涌出泪来。她为自己没能让奶奶过上好日子感到心痛。——近三年不见,奶奶衰老了许多了!

秋以洋将自行车推到一边去的时候,秋旖沫走到奶奶身后,轻轻喊了声:“奶奶!”

奶奶正专注地翻动着谷子,没有听见她的喊声。秋旖沫试着提高嗓音又喊了声奶奶,奶奶这才转过头来。

奶奶看到秋旖沫的时候,愣了一下,根本没有出自己的孙女来,但对一旁也大半年未见的孙子秋以洋却立刻喊出了名字:“以洋,你啥时回来的?——这位——是你的女朋友吗?”

秋以洋笑了:“奶奶,你再仔细看看她是谁?”

奶奶瞅着秋旖沫仍一脸茫然。

“奶奶,是我啊,旖沫啊。”秋旖沫对奶奶笑道。她心想着,连奶奶都认不出自己来了,是不是自己真的变成熟了?

奶奶这才恍然大悟地说:“哎呦,是旖沫啊,你看我老眼昏花的,都差点认不出了。你可总算回来了!”说着奶奶便将手中的竹筢扔一边,两手抓过秋旖沫的手抚着,神情专注地看着自己近三年未见的孙女。奶奶的双手满是纵横的皱纹和裸露的青筋,粗糙却充满温暖。

秋旖沫心中一热,低下头,眼泪又险些落下。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何美鸿
对《沧浪之沫 第五章(68)》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

龙8国际娱乐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