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沧浪之沫 第五章(71)
本章来自《沧浪之沫》 作者:何美鸿
发表时间:2019-03-13 点击数:1371次 字数:

秋旖沫瞅了一眼秋以洋,她从堂哥的脸上得到了求证——他刚才应是把他那个同学的事跟爸爸讲过了的。可是爸爸对自己的脸色仍不好,也许他心里并不认同堂哥的说辞。秋旖沫心里抑郁,在给他们倒完酒后,拿了个杯子也给自己倒了一杯。秋守业向秋以洋随便问着些他在广州打工方面的事,秋旖沫便一个人端起酒来,正准备喝,不料却被爸爸扭过头来一下给抢了过去,接着又是一番声色俱厉地训斥:“你现在还真是不得了了!啊!都学会吃酒了!”

正在堂屋玩耍的小弟弟怕是没听过爸爸这么凶的声音,吓得“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奶奶恰好端着最后炒好的两个菜上桌,见这番场景,便一边哄着小弟弟,一边支开秋旖沫让她去灶房添饭过来吃。一会,后妈和小妹妹都到桌边来了。秋守业一直虎着脸,秋以洋也没敢多说话,小弟弟在那边还没止住哭,奶奶和后妈两人轮番哄着。一桌子人只有小妹妹因为午餐有好吃的而兴高采烈。她把筷子伸得长长的想要夹盘子里的一片肉。但总是够不着,她索性从凳子上爬了起来。秋守业对小妹妹旋即呵斥道:“还想站多高?想摔死呢!”

这下可好,小弟弟的哭声刚止住一会,爸爸又一句凶,哭声又继续了。大一点的小妹妹想表现得坚强点,想忍住眼泪,却终究也没忍住,于是两个孩子索性在堂屋里同时进行着啼哭比赛。这个哭累了想停住,看那个还在哭,便也跟着继续哭。那个本想止住,见这个没停,便也不肯停下来。

后妈也懒得去哄俩孩子了,瞪一眼秋守业道:“你凶啥凶!弄得大的哭小的泣的!”

秋旖沫知道这一切缘自己而起。她勉强吃了几口饭,便再也吃不下去了,最后索性把筷子撂在了桌上。后妈见状冷笑道:“看来旖沫是在外面吃惯了好的,回家吃这个饭吃不习惯了!”

秋旖沫不理会后妈的话。她对后妈的期望值从来就不高,后妈的话语对她产生不了多大影响了。奶奶只在旁边哀叹了一声。秋以洋偶尔望秋旖沫一眼,也不知该怎么劝慰,他只是懊悔不该跟同学程全过多提到自己的这个外表出众的堂妹。秋旖沫默不作声地离开饭桌,一个人走到西厢房里去。这会她呆在这个家只感到无比的窒息,她渴望着逃离他们,拥有只属于自己的哪怕小小的私人空间,不受任何人任何事的叨扰。

一家人还在堂屋吃饭,小弟弟和小妹妹这会已经不哭了,可秋旖沫开始一个人躲在西厢房里默默垂泪。好一会,堂哥秋以洋走到西厢房门口,对秋旖沫说:“小妹,我先回家去了。”

秋旖沫望了他一眼,只是点点头,没有出来送。她知道奶奶和爸爸会把他送出门去的。果然,不一会她在西厢房里听见奶奶和爸爸送堂哥出堂屋门的说话声。

“有空就过来坐啊!”爸爸说。

奶奶说:“你是不是过几天就要回广州了?下次是不是要等到过年才回来了?”

秋以洋道:“嗯,下次可能要等过年回来了。”

他们的说话声到屋外去了。但一会,秋旖沫又在西厢房里听到爸爸和奶奶踱回堂屋来的说话声。

“旖沫好狡猾来了,竟然串通他哥哥一起来骗我们!”

秋旖沫听到爸爸说出这样的话,心里的难受又开始新一轮的加剧,万念俱灰的感觉又不觉漫上心头,渗入心底。一刹那间她又想到了死这个字眼。

可是最终她的心又再次原谅了爸爸。虽然她不想在家里见到他,但爸爸对自己的误解再深,也不及之前她被程村凌胁迫接客的耻辱与在收容所被关押的痛苦之深。

日子在这样没有计划与盼望的无聊里又过去了两天。呆在家里太闷,秋旖沫想去大城镇大表姐的店里走走,去找侯佳茵聊聊天。可是当她把自行车从堂屋推出门的时候,爸爸秋守业又出现了,他大声质问她:“你又想跑哪去?哪里都不要走,就给我在家呆着!”

秋旖沫不回应,也不争辩,默默地把自行车又推回堂屋,然后躲进西厢房。她感觉自己长期这样下去准得发疯。

秋守业一会出门了。不曾想二伯母——秋以洋的母亲却上门到秋旖沫家来了。二伯母早年与秋守业吵过架,与爷爷奶奶也不和,都很少到秋旖沫家来串门。而这次,二伯母竟还专程是为找秋旖沫而来。

“旖沫啊,你在家啊,我来看看你。走,跟我去趟大城镇吧!”二伯母说。

秋旖沫觉得意外,不知道这个之前并不待见自己的二伯母找上门来是为何事。正好她也想出去散散心,就不假思索答应了。不过秋旖沫没有推自行车出门,而是和二伯母搭乘了途径村口的大巴车。

秋旖沫来到二伯母家。秋以洋不在家,客厅里坐着两位陌生的妇人,年龄和二伯母差不多。她们见到秋旖沫和二伯母过来,忙笑着站起身来。然后二伯母分别介绍她们说:“这位是以洋同学程全的妈妈,这位是程全的姑姑。……她们想来给程全提亲,不知道你……啥想法?”

听到这里,秋旖沫才知自己被二伯母骗了。她心里烦躁,可又不好发作。二伯母去灶房的一会,那两个陌生妇人便开始询问起她的名字、年龄、生辰八字等等。秋旖沫耐着性子回答了她们提的几个问题,然后在她们正思考着接下来要问些什么的时候,秋旖沫紧接着说了句:“对不起,我要回家了。”

好在那两个陌生妇人没多说什么。秋旖沫只在堂屋对着灶房喊了句:“二伯母,我先回家了。”说完也不等二伯母出来,转身便离开了二伯母家。她心想着就让她们自个瞎折腾去吧。

秋旖沫找去了大表姐家的店里。侯佳茵一个人看着店,正好郁闷无聊,见秋旖沫来了,便热情地向她招呼。原来大表姐和大表姐夫忙着回侯家村张罗盖新房的事去了。侯佳茵说,他们打算盖三层楼,这将在他们村里成为首幢三层的楼房。

秋旖沫便笑道:“你们一家四口,平常又都在店里,盖三层真有点大呢。”

侯佳茵笑道:“我老爸老妈这不也为着显摆么,将来也好给我哥娶媳妇嘛!”

秋旖沫听到侯佳茵提到她哥,莫名地心跳加剧了一下。

“我好烦,真想出去打工,”秋旖沫顿了会说,“这样在家我会疯掉的。”

“唉,你在家好好听你奶奶和爸爸的话吧,别老想着到外面去了。”侯佳茵劝道。

秋旖沫不再多说了。现在几乎所有人都众口一词,所有人都有权利站在道德制高点来规劝自己了。仿佛自己仍是一个潜在的三陪女,一个潜在的收容女。仿佛之前自己经历的那些偃蹇窘困并无从谁的逼迫,只是她自觉自愿走上的一条路。更仿佛此后她一旦远离故乡,那先前的遭际又会原原本本重返至她的命运中来。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何美鸿
对《沧浪之沫 第五章(71)》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

龙8国际娱乐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