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沧浪之沫 第七章(98)
本章来自《沧浪之沫》 作者:何美鸿
发表时间:2019-04-04 点击数:1457次 字数:

原来,那个孕妇不是别人,竟是阔别经年的秋圆圆。

“旖沫,原来是你,几年不见,变化可真大呀!”

“你变化才叫大呢,都快生孩子了。”

她们彼此又将对方上上下下打量了好一会。

“是呀,过两个月就要生了。”秋圆圆笑着说,低头摸了摸自己的肚子,然后又抬起头,重新打量着秋旖沫,“你现在可真正是城里人了。身材这么好,越来越漂亮了。找男朋友没有啊?”

“还没呢。”秋旖沫笑道,“你挺这么大肚子,还出来买东西呀。”

“问过大夫说要多运动,孩子才生得快。”秋圆圆说着,脸微微一红。

“哦,想好给孩子取什么名字了吗?”

秋圆圆笑起来:“还没呢。”

秋旖沫从她脸上看到一位准妈妈即将临盆的幸福。——可不知为什么,这会,曾经的好友就站在自己面前,秋旖沫却觉得自己和秋圆圆之间隔着一个远如天渊的距离。秋圆圆的婚姻是那么顺风顺水,可是自己的爱情还不知要在生命的哪个路口停驻。

彼此闲聊了一会,秋圆圆忽然想到什么,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旖沫,你这几年……在外面还好吧?……我们曾姐妹一场,跟你说句不见外的话,外头要不好,像我一样也早点成家,省得在外面到处飘。而况女人早晚都要经历这一回的。等你也怀孕体会要做妈妈的感觉,就不会想着出去打工了。”

秋圆圆这番话,令秋旖沫感觉心“咯噔”了一下。她敏感地觉出这话的弦外之音。秋圆圆大概是早听说自己曾在外做三陪并被关进过收容所的事情了。尽管她相信秋圆圆是出于好心规劝,这话却仍令她感到有些窘迫。

秋圆圆仿佛也意识到什么,于是扬了扬手中的啤酒瓶淡淡笑道:

“你快打酱油去吧,我这也得回去了。以后找个机会我们好好聊聊。”

秋旖沫于是别过秋圆圆,提着酱油瓶往梅妈商店走去。她知道自己和秋圆圆以后基本是无可能特意坐一起聊天了。今天的端午节后,秋圆圆就会返回夫家去。这些年各自的生活经历,让她们也再回不到畅谈无阻的从前了。秋圆圆的话触到了秋旖沫心中的块垒,令她又即刻想着快些离开老家。否则,她不知道自己这些年的遭遇会被村里人背后怎样反复议论。连爸爸都不再信任自己,不愿意跟自己谈心,她还能指望谁来理解自己?这个村里,除了奶奶,真的是生无可恋。

秋旖沫怕遇见龙8国际娱乐网址的村里人,于是在梅妈商店匆匆打完酱油便往家里赶。当提着打来的酱油走进灶房交给奶奶时,秋旖沫上衣口袋里的龙8国际官方网站来电铃声响了。她从灶房退出来,穿过堂屋,径直去西厢房接听电话。

她感到惊讶,原来竟是深圳那个望川酒吧的范增文范老板打来的电话。

“秋旖沫,你好啊,我是范增文,终于打通你电话了!”范老板在电话用带着浓重四川口音的普通话向她问候。

“范老板?哦,你好你好!”秋旖沫客气地说。

“你现在在哪里啊?”

“我回家来了。”

“哦,是回江西老家吧。”

“嗯,是的。”

“哦,今天是端午节,祝你节日快乐啊!”

“谢谢,也祝你节日快乐!”

“记得有空多联系啊。”

“好。”秋旖沫在电话里与范老板互相问候了几句,便把龙8国际官方网站挂断了。挂断电话的那刻,她心里已决定好了次日就返深圳。

秋旖沫踏出西厢房门时,发觉爸爸正站在门口偷听她打电话。她对他的这一行为感到非常愠怒,内心更不想在家里久呆,于是冷冷地说了句:“明天我要去深圳。”

秋守业低头沉默了一会,说:“你要去就去吧,以后有空打电话回来。”

秋旖沫听到爸爸这么说,似乎并没有责怪自己与人打电话,刚才的怒气忽然又消了许多。

晚饭后秋旖沫早早躺上床。她想着若明天孤身重返深圳,少不了找这位范老板帮忙,于是试着给他发了条短信:

“我不会再回湖北了,我想去深圳,只是不知道还能去那里做些什么。”

范增文的短信竟很快回了过来:“来吧!有我在,你还担心来这里会饿肚子吗?”

秋旖沫看到这条短信,莞尔一笑,回复道:“明天我就动身去深圳。”

范增文的短信很快又回了过来:“真的?太好了!回来时记得给我打电话,我到火车站去接你。”

秋旖沫对着短信最后那句话怔了半天,回了一个字:“好。”

“一言为定哦!”

“一言为定。”

临睡前,秋旖沫在脑海里一直回味着那次在望川酒吧见到范增文的情景——那个仅一面之缘的情景。生命是多么不可思议,似乎有些注定了的缘分怎样都绕不过。有了走了,即刻又有人来,秋旖沫不知道这是老天的播弄还是赏赐,不知道这是她命中的喜还是悲。

一时半会睡不着,秋旖沫试着将龙8国际官方网站里先前的通话记录删除。自年初买这个龙8国际官方网站后,她还未动手清除过龙8国际官方网站里的通话记录。从黄贵初到黄京到周东强,他们好像走马灯般在自己生命里穿梭而过,这会他们又好像在自己的生命里消逝了百年。她预感到自己和这个范老板之间即将又有故事发生,她好像无法抗拒那个又将不知如何走向的故事的发生。

次日秋旖沫收拾东西时,秋守业说他要去下昌北姑姑家,顺便送她去南昌火车站。秋旖沫并未对父亲去送自己表现得欣喜,她知道自己和父亲之间早已有道无法逾越的障壁,她逃离这个家,何尝又不是为着逃离他。

父女俩吃完早饭后一道同行。奶奶把秋旖沫送出家门口时不忘叮嘱:“没事多往回家来看看啊。”

秋旖沫听到奶奶的话,心头一热。她暗想自己回到家怎样都不算白来——奶奶不是一直都在村里牵挂着自己吗?

秋旖沫和秋守业一起搭乘通往高安的汽车。两人在车上一路彼此都沉默着,基本没什么话。这种沉默令秋旖沫有点压抑,她觉得还不如自己一个人走自在。只是在高安汽车站下车的时候,秋守业像是跟秋旖沫说,又像是自言自语地冒出一句:“好久没到你大伯家去了。”

秋旖沫几回从高安汽车站经过,从来都没想过去大伯家。连自己的家都谈不上留恋,那些似有似无的亲戚跟自己又有什么关系呢。

他们直接乘上去南昌的大巴。抵达南昌,已临近中午了,秋旖沫道:“你先去姑姑家吧,我一人去火车站就行了。”

“到都到了,还是送你过去吧。”秋守业说。

秋旖沫没有坚持,秋守业把她送到火车站,她排队买票的时候,他去给她买了一瓶水、一包方便面和两块面包还有一些零食回来。

秋旖沫买好了票,秋守业看着她进了候车室才转身离开。她想起去年十月底从叔叔家逃离时还生怕被爸爸知道追上来的场景。现在他终于对她放手,让她一个人去异地了。也许他从心里还是关心自己的,只是不善用语言表达吧。秋旖沫望着爸爸远走的背影,心里涌起一股淡淡的酸楚。她知道自己又再次原谅了爸爸。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何美鸿
对《沧浪之沫 第七章(98)》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

龙8国际娱乐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