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沧浪之沫 第八章(105)
本章来自《沧浪之沫》 作者:何美鸿
发表时间:2019-04-11 点击数:972次 字数:

秋旖沫在林总家里一连休息了三天。这三天里她足不出户,林总怕她心情郁闷想不开,也几乎没怎么下楼,除却早晨下楼买早点,剩余的时间几乎一直陪在她身边。午晚餐时间他想带她出去吃饭,可她不想下楼,于是一连几天林总都是打电话给叫的外卖。晚上她就睡在林总的卧室,而林总则睡在客厅的沙发上,两人秋毫无犯。

三天下来,秋旖沫的身体稍微好了些,心里却仍隐隐地作疼。林总开车送她回康乐花园的时候,不忘叮嘱她,遇有什么不顺心的事尽管打电话给他。秋旖沫点点头,她很感激这几天来林总的悉心照料。

回到租屋,满屋子又都是范增文的味道——这与当初在福园小区那个有黄贵初存在过的租屋里的情形是何其相似!命运兜兜转转,不过半年她的感情又重来一次浩劫。这个饭桶,他跟黄贵初相比又有何区别!自己的感情不同样为他白白付出了么?只是,在黄贵初那里她尚可为自己的感情被欺骗以弱者的名义找到开释,可在范增文这里却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咎由自取了!

秋旖沫又几乎每天把自己关在租屋里不曾下楼,每天睡到临近中午才起床。早餐几乎免了,她在楼下房东罗老板商店里批来了一箱方便面。有时午晚餐吃方便面,有时仍打电话叫外卖。之前那个常给她送外卖的小哥已辞职了,这回送外卖的是个皮肤黧黑的中年男人。生活每天都在一点点发生着变化,那些重要的、不重要的人来到身边又悄悄离开。秋旖沫又一次想到了未来,她的脑海里又一片茫然。每天她只是把自己关在屋里看电视,看杂志,或者蒙头睡大觉。偶或她给远在上海的宁晓彤打个电话问安,她没有跟宁晓彤提起自己与范增文的事情。她给家里也去过一两次电话。有了龙8国际官方网站跟家里联系方便了很多,只是仍须拨打梅妈商店那个公用电话,也不能直接与奶奶对上话。

秋旖沫也有好几次想去拨打范增文的电话,最后终于忍住了。她不想去作无谓的纠缠。如果他惦念着自己,他理应会来这租屋看自己。可他再也没有来,他的来与去都是那样地毫无征兆。

在这个时候秋旖沫的性病竟又复发了。她又不得不去医院看病,随便拿点药就花费了上千元。九月初的一天,秋旖沫在家刚擦好药时,听见门外有人敲门。她去开门,见是罗老板来收缴水电费了。罗老板早看出秋旖沫已与范增文分道扬镳,去厨房和洗手间查看水电表的时候故意磨蹭了很久。等罗老板抄好表回到客厅时,秋旖沫已拿好了钱放在茶几上。罗老板将单据递给秋旖沫时,脸上流出的异样的神色令秋旖沫暗自吓了大跳。罗老板神色不安地左右张望了一回,然后眼神死死盯着秋旖沫。秋旖沫开始产生警惕,暗想着如果罗老板要敢对自己动手动脚,她就跑到上阳台去喊人。

好在罗老板也怕出乱子,不轨的心思最终一掠而过。他似乎也看出了秋旖沫对他的戒备,以往他来租屋都想趁机跟秋旖沫有上肢体接触,这回他却规规矩矩地将找零放在了茶几上,然后说了句“零钱在这里”,转身便退出屋去了。秋旖沫却才悬着的心也落了下来。

中秋节的那天,秋旖沫又一个人关在租屋里。她接到了爸爸打来的电话。他在电话里告诉她说,侯佳明国庆节期间要在老家办酒结婚,问她是否有空回家来赴宴。

秋旖沫的脑海里几乎都没侯佳明的概念了。爸爸说侯佳明的女友是厦门那边认识的。秋旖沫记得侯佳明去厦门发展也不过半年左右的时间。所有人的爱情婚姻似乎都进展得这么顺风顺水,唯独除了自己。

“我回去不成,替我封一个两百块钱红包给他吧。”秋旖沫说。

“好,我也是这么想的。”秋守业在电话那头说。

爸爸的电话挂断了,秋旖沫又陷入了茫然里。她把自己关在租屋里休息了近两个来月了。没有工作,感情失意,她不知道之后自己将何去何从。好在目前为止,她还没遇到经济上的困顿,她的“前男友”、“前前男友”……留给她的钱,足够她一整年不用出门去找份工作来谋生。她也无心思去寻找一份工作,接下来的日子,她几乎每天在踌躇犹豫里将时光打发在租屋里的电视机前,在那些几乎翻遍了的杂志里。

十月十九日,秋旖沫十九岁生日的前一天中午,她刚吃完方便面,忽然接到林总打来的电话:

“小沫,你好啊,最近还好吗?”

“谢谢林总记挂,一直挺好的。”

“明天你生日吧?你打算去哪里过啊?”

“我一个人,不想过。”

“小沫,你是不是一个人在家呀,是不是不开心?一年才一次的生日一定要过,明天我有空,我陪你!”

秋旖沫踌躇了一会,答应下来:“好。谢谢你的关心,明天再见!”

挂断电话,看了一会电视,困意来袭。秋旖沫又在租屋里睡了整个下午。

醒来又百无聊赖,她正踌躇要不要吃晚饭,是叫外卖还是继续吃方便面时,她的龙8国际官方网站来电铃声响起,是林总又打电话过来了:“你现在一个人吧?我请你吃晚饭好吗?”

秋旖沫不假思索同意了。林总开车到康乐小区门口来接她。他带她去了一家西餐厅吃披萨和西冷牛排。秋旖沫吃了两个来月的方便面和外卖,都快腻味了,西餐厅里悠扬的轻音乐和可口的美食令她心情好久没有这么舒畅。林总吃一会,便停下来笑吟吟地看着她。秋旖沫猜到他有话要跟自己说,而且她能猜到林总要跟自己说的内容。那几天他对自己的悉心照顾和对自己的秋毫无犯,到头来不过只是为了这接下来的意图。原来没有谁是坐怀不乱的正人君子。果然,林总也像所有男人一样地表白说:“小沫,我有点喜欢你,只是碍于你是范老板的女朋友而一直不敢开口……”

听他提到范增文,秋旖沫皱了皱眉,说:“请你别提他了,我跟他早结束了。”

秋旖沫想起最后那天在望川酒吧,范增文让她陪坐在林总身边的情景。那个男人为了甩开自己竟至把她当作货物一样踢给林总——这个范增文何曾真爱过自己!

在这样心灵的创口未曾痊愈之时,秋旖沫知道自己是无法再投入另一桩感情的。而况,就算她能投入进去,她也能预见到与林总的最后相同的结局——林总不同样是个已婚的男人么?他们谁都给不了她未来,最终都将从她生命里走开。

——可是,孤独、空虚、无聊占据着她的身心,又将她仅有的一点理性压制了下去。他的引诱令她又有了饮鸩止渴的冲动,而况他那几天对她的悉心照顾也令她不忍直接拒绝林总的表白。她鬼使神差般听从了他的劝说,于晚餐结束后坐着他的车去了他的家里。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何美鸿
对《沧浪之沫 第八章(105)》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

龙8国际娱乐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