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频道 > 小小说 > 英子

英子龙8国际娱乐网址

发表时间: 2016-12-15  分类:小小说  字数:2287  阅读: 1566  评论:2条 推荐:4星

那天刚子去拉货,回来时天黑了,又赶上下雨。为了能尽早赶回家,刚子闯红灯和一辆轿车相撞,小腿粉碎性骨折。英子和婆婆带着两个孩子在手术室外等了几个小时,俩孩子已经偎依在婆婆身边睡着了。手术室的门突然开了
 

  那天刚子去拉货,回来时天黑了,又赶上下雨。为了能尽早赶回家,刚子闯红灯和一辆轿车相撞,小腿粉碎性骨折。

  英子和婆婆带着两个孩子在手术室外等了几个小时,俩孩子已经偎依在婆婆身边睡着了。手术室的门突然开了,“谁是家属?”医生的话惊醒了正靠着墙壁呆呆发愣的英子。“我,我……”英子如梦初醒,随着医生去了办公室。

  “严刚,男,26岁,肝癌晚期……”病例单上竟然写着这样的字眼。“医生,你是不是搞错了?我丈夫只是车祸啊……”英子不相信病历上写的结果,手有些颤抖。“是的,严刚家属,他的病之前都有,可能你们没有发现,这次我们给他做手术已经化验出来他是肝癌晚期……”医生的话犹如五雷轰顶,英子的精神世界一下子坍塌了。“不可能,不可能,一定是你们搞错了!”英子发疯似的拉着主治医生的手,几个护士见状把她扶到了办公室外面的长凳上。英子呆呆地坐在那儿,像个傻瓜,望着在偎依在婆婆怀里熟睡的一双儿女,泪如雨下。

  往日的一幕幕如电影镜头般在她脑海浮现:刚谈恋爱时,因为刚子没有父亲,二老怕英子嫁过去吃苦,极力反对这门亲事,可英子很爱刚子,竟然瞒着二老领了结婚证;婚礼上,牧师的话让她终生难忘:“亲爱的英子小姐,你愿意做他的妻子吗?无论贫穷富贵,你都愿意与严刚先生不离不弃吗?……”她眨巴着水汪汪的大眼睛拼命地点了点头。随着一双儿女的降生,父母已经默认了这门亲事,小夫妻俩也凭着吃苦耐劳的干劲儿在镇上开了一家小店,生意刚刚有了起色,刚子就出事了。命运啊命运!你怎么可以这样捉弄我?刚子,我的爱人,你还未在手术台上苏醒就已经被判了“死刑”!英子突然觉得天旋地转,不省人事了……

  第二天她苏醒过来,发现自己已经躺在病床上了。她正要起身下床,母亲和妹妹慌忙摁住了她身子,示意她再躺一会儿。“刚子呢,我要刚子……”她发疯似的推开她们的双手,挣扎着要起来。母亲拗不过她,只好让妹妹扶着她来到重症监护室门外。隔着玻璃,她看到刚子静静地躺在那儿,身上插满了管子,她心如刀绞,在滴血。

  英子坐在重症监护室门外整整守了三天三夜,刚子终于醒了。醒来的刚子简直像换了个人似的,脸上没有一丝血色,面无表情地望着她。“刚子,我是英子,你倒是说句话啊!”英子使劲地摇着他的身子,可他却像不认识她似的,一句话也不说。英子痛苦极了,刚子冰冷的目光如两把利剑刺在她的胸膛。英子忙给他端来精心熬制的鸡汤,他一会儿说味道太咸,一会儿说味道太淡,还把碗给推到了地上。英子伤心极了,不明白刚子为什么会这样。

  日子一天天过去,刚子的脸色越来越差劲,乌青乌青的,没有一丝血色,腿肿得不能下地,肚子也涨得滚圆,英子知道,刚子病情恶化了。她偷偷把家里仅有的几袋小麦粜了,给他买了轮椅。

  冬日的阳光很暖和,英子想把他推出去晒晒太阳。刚子执意自己用双手推轮子,不让英子帮忙。他用尽了浑身力气去推两边的轮子,可轮椅只挪动了几下,英子看不下去,伸手帮他,却被他痛骂了一顿:“走开!我不让你帮我推!谁都不让!我自己会走!”英子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她不明白以前相亲相爱的刚子怎么会突然性情大变,更令她不解的是,无论她做什么饭,刚子都说不好吃,甚至会把碗摔碎。刚子摔碎的何止是碗,那是英子的心啊!

  英子擦擦眼泪,默默地站在一旁,看着刚子的轮椅在地上慢慢挪动。刚子冷冷地看了她一眼说:“你找死啊?看我不会动也不推我走!”英子听话地推起他走在医院的小路上。

  “还记得我们恋爱时吗?”英子苍白的脸上有了一丝笑容,“记得我们刚认识时,我父母反对咱们,你偷偷跑到我家门外吹口哨……后来,我父母发现了你,把我锁在阁楼里,你悄悄爬到屋顶,从阳台把我‘偷’了出来……”英子说着说着,目光也愈发温柔起来。刚子落泪了,他乌青的脸上有两道明显的泪痕。

  “英子,我们离婚吧!”刚子呜咽着说。“啥?”英子怔怔地放慢了轮椅的速度。“离婚吧!我这样下去会拖累你的!”刚子已经泣不成声了。“不,我是不会答应的!”英子哭了,两行泪顺着她雪白的脸颊流了下来。

  “不离婚就给我滚!我永远不想看到你!”刚子突然又性情大变,冲英子大吼大叫。英子吓得脸色苍白,轮椅“嘎”的一声停在了那儿。“刚子,刚子,你不要这样好不好……”英子带有哭腔,俯在了刚子怀里。“滚!赶紧滚!我不想再看到你!”刚子瞪红了双眼,推了她一下,她一个趔趄,摔倒了。英子头发凌乱,用双手支撑着水泥地面,慢慢爬了起来。这时候,刚子的母亲正好走过来,看到了这一幕,准备去扶她,她却站起来头也不回地跑到旁边的一棵树下痛哭起来。

  以后的日子里,刚子不是谩骂英子就是给她脸色看,更为荒唐的是用皮鞭抽打英子。懦弱的英子站在那儿一动不动,任雨点似的鞭子从脊背落下来……刚子抽着抽着,举起鞭子的手突然僵在了半空,嚎啕大哭起来。英子也抱着他痛哭,她知道,刚子的时间已经不多了,不管怎么样,只要他能开心,只要不离开他,就是让她上刀山下火海也心甘情愿。可怜的英子啊!你这是何苦呢?我也常常为英子的遭遇而落泪,可又不知道怎么帮她。我劝她早点离开刚子,可她总是无奈地摇摇头。可恶的病魔已经把刚子折磨得没有人样了,可更加难受的还是英子。

  两年后,刚子走了,带着对世界的眷恋,带着英子的眼泪走了。

  ……

  早晨,英子牵着一双儿女走在上学的路上。初升的太阳把他们母子三人的影子拉得很长很长……


编辑点评:
对《英子》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