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中短小说 > 故事传奇> 欲望都市(二)

欲望都市(二)龙8国际娱乐网址

发表时间: 2018-05-13 字数:8127字 阅读: 1496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4星

 

  (作者按:2008-2-27 19:46、这篇日志小说早年在某平台被众多好友褒贬不一。当然,本人谨此声明:小说的故事纯属虚构,如偶有现实中雷同,实属巧合。欢迎好友们评议。只是不要对人身攻击。不管是对小说里的人物还是对作者或好友间的评论。)


  社会就是如此,越往上走越龌龊不堪,道德荡然无存,人伦更是残忍。


  1


  石屹和王实进来时,姚正华已经在泡脚了,他坐在靠门口最边的一张按摩椅里。一个短发齐肩工号28号的女孩正在替他泡脚。


  三张豪华按摩椅从门口横排摆在房间一边,占了房间大半的空间。


  总会一楼是发型屋,二楼是洗脚房,三楼是按摩室。消费也如楼层一样,成递增式,一楼比二楼便宜,三楼最贵。


  这是石屹的战友姚正华乌浟宝连投资集团公司旗下的一个度假酒店的休闲中心。


  石屹走到在靠窗也是最里面、那张按摩椅上半躺半坐成仰卧姿势靠下来。


  尾随他们后面的是俩个替他们泡脚的女孩,她们各自手里端着盆热气腾腾水。俩女孩身穿红色的华丽法兰绒短裙套装。


  前面一个长发女孩看上去约摸二十三四岁的年龄,神态娴雅,一副成熟的少女样子。按姚正华的指令,这女孩安排给王实泡脚。她工号是12号。


  后面跟着一个小小个子的女孩,剪着整整齐齐刘海的头发,她看上去象个中学生。好象害怕似的缩着身子,象是新来的,不习惯于这男人浑成堆的地方。她还没有工号,姚正华告诉石屹说叫她小贺。与石屹猜测的一样,是新来的,在这休闲中心上班才二个月。


  姚正华指着石屹向那叫小贺中学生模样的女孩介绍说: “这位是我深圳来的战友,等一下你带他上去按摩。”


  女孩弯腰向石屹鞠躬施了一个礼,用生硬的口气说:“请多多关照.”


  石屹看替自己泡脚的女孩很紧张。再看看王实的那12号女孩,很大方地早已坐在他的跟前,已经把王实的双脚按在木盆的热水里捏搓。


  “好久没来了。总总是忙。”那女孩正在和姚正华套近乎。他们关糸看上去很熟悉。替姚正华泡脚的28号女孩。她个子高挑,容貌俏丽,有着一副健康匀称的身材,是乌浟本地女孩。她是专业中医按摩师,平常不是很熟或者是有着特殊关系的人,她是不会到二楼替人泡脚的。


  “你28号上你的钟还少?”姚正华目视替自己泡脚的28号女孩,反问她。


  “来是来了,是上其他女孩子的钟了。”王实替28号女孩回答,他打趣姚正华说.


  “当然是。”王实的洗脚女笑道附和王实说。


  “12号什么时侯帮王总的腔了?咿呀呀。”姚正华冲王实的洗脚女12号做了个鬼脸。12号故意扭过头,装做不睬理他,姚正华才朝石屹说道,“小贺只有我介绍的才做,你就放心好啦.”


  他说完,神采飞扬地冲替石屹泡脚的女孩不断地点着头。女孩低着头,一副很温顺的样子。


  “是新来的?”石屹朝女孩问。


  “有二个多月了吧。”28号替她回答。冲女孩很诡谲地笑.


  “有二个多月了?”姚正华跟着问女孩,神情故意显得有些惊讶。


  “嗯,有了。”女孩轻声回答。仍然低着头。


  女孩这一回答引起他们的一阵哄笑,“有了...有了...”


  “有了肯定是你的.”王实对姚正华笑道.


  “我的?我说是你的。你上周还找个小贺。”姚正华反驳着王实。他把脸转过来,大声冲着石屹的女孩问,“是不是?小贺.”


  “只是洗脚。”女孩一脸羞涩,红着脸回答,用牙齿反咬着嘴唇。


  “没上去?”姚正华顶问女孩,但马上用手制止女孩的回答,“好了,你别说了,你这闷葫芦,做了也问不出来,我问他,”他又转回头,问王实,“你那杆大炮敢说没上去?”


  王实没吱声只顾自己弊住笑。


  “是不是?还嘴硬。你这虾毛腿,还能往哪蹿。”姚正华象目睹王实的行为似的,很肯定地说。


  2


  石屹看着正在给自己洗脚的女孩儿,姑娘一直闷声不响,低着头缩着脖子。有人说她,她只是笑一下。偶尔仰起脸朝石屹望一眼,似乎是在打量这个新来的客人。


  石屹发现她很畏怯姚正华,有时姚正华朝她瞥一眼,便赶紧把头埋进胸前。


  女孩耸着肩缩着身子、把脸埋在自己胸前,畏畏怯怯羞答答的样子惹人怜爱。


  他把放在女孩手里的脚下意识动了一下.


  “是和那个?”姚正华还在追问王实上次自己来,到底点了谁的钟。


  “还用问嘛。”28号朝12号睥了一眼,抬头与姚正华望她过去的眼睛对视了一下。


  “哦,怪不得我点12号上去,总说没空,是移情别恋了。”姚正华象醒悟过来似的,朝12号故作很愤恨的样子.


  “姚总,你这些日子几时点过我的钟呗?我要说王总点28号上去,28号会对你说吗?”12号用讨好姚正华的口吻理直气壮地说,好象要把28号的气势压下去。


  “没所谓,我没所谓。都是公用的嘛。给自己战友用好过给外人用。就象把我和你王总用过的小贺,介绍给首长用,石局你说是不是?“


  对姚正华胡言乱语的黄腔荤话,石屹笑了笑,没有回应姚正华。他不习惯这种场合下用带有侮辱性赤裸裸的荤段子戏谑女孩。


  “还是王总专一。一直守着12号。12号,你可不要移情别恋啊。”28号不甘示弱 地对12号意味深长地说。


  “姚总也守着你28号。都有二三年了吧?没听32号说,现在姚总点她的钟,象是打牙祭。半年难得有一次。你那时不在时,姚总一月总会有那么几次点她的钟。”12号虽然脸上带笑,但语气有些尖锐。


  俩个女人互相含讥带讽。


  “姚总对这里的女孩个个都好。不光是你们俩。”王实出来替她们圆场。


  “好有什么用?我对小贺好,人家不买帐。小贺是不是?”姚正华朝替石屹泡脚的小女孩看过来。


  “小贺新来的呗。不懂这里面的窍窍门门。以后巴结您还来不及呢。”


  姚正华说话的口吻是不需要小贺回答的。28号却替小贺回答了。


  石屹从他们的话语里,听出王实上次并没叫女孩上去,而是点替他洗脚12号上去。


  听他们相互含沙射影的话,这二个姑娘,是可以从二楼上三楼替熟客服务的。只是隐秘性要做得相当好。仅止于熟客和总会上层人士知晓。


  她们与姚正华和王石他们就有过那种的关糸。对于这种场所拿这种场所里的女孩子在朋友间交换,是很司空见惯的事情。


  不知道自己的这个泡脚女孩,与姚正华和王实究竟有过怎样的关系.


  这女孩要是姚正华的人的话,姚正华是不会让她今晚来服务自己的。新来的女孩姚正华会占用一段时间,不会这么快拱手于人。


  他直直望着女孩,想从女孩儿脸上看出个究竟。


  “我不做那事。”女孩轻轻地摇摇头,也许她从石屹的脸上,看出石屹对她疑惑,用几乎听不见的声音,很小声对他说。


  但还是被姚正华听见了,他板着脸冲女孩儿道,“小贺,又在说什么啦?忘了规矩啦?“


  女孩马上又缩回身子,低着头。


  “我不上去了。”石屹朝姚正华说,“今晚没兴趣,算了吧。”石屹想起明天来临的茵儿。


  “一会泡完脚就让她带你上去。反正她今晚是你的。”坐在按摩椅上的姚正华坚持对石屹说。


  “我不上去了。就泡泡脚行了。”石屹也坚持说,如果今晚做了,太对不起明晚上的茵儿。


  再说,这女孩也不是很愿意,还这么腆腆,也不想上去扫兴。但石屹看着不敢作声替自己泡脚女孩,也开玩笑说,“小女孩不愿意,去勉强人家,也不道德嘛。”


  “什么道德?你们官场上这些人,总是爱在老百姓面前讲道德。上层社会是最乱的。就像皇帝老子龙椅上那块匾,上面写他妈的‘光明正大’,他妈的哪个皇帝老子不是阴暗角落里爬出来把天下坏事做恶做尽的?”姚正华说得有点儿激动,他几乎是嚷叫道。


  石屹看着姚正华不置可否地笑着,知道姚正华深谙官场,也其间经历过太多的折腾。他曾多次在自己面前吐苦水。


  “社会就是如此,越往上走越龌龊不堪,道德荡然无存,人伦更是残忍。”王实抿嘴笑着,看着石屹,对他说。他认可姚正华这么说。他在乌浟是做房地产开发的,资产与姚正华不差上下。


  “你一定得上去。而且一定得是她。做不做是你跟她的事。你要不上去,她少赚了三百块钱。是不是?小贺。”姚正华还在嚷嚷道,他冲女孩顿着脸,大声地问。


  “嗯。”女孩硬绑绑地小声应了一声。


  她把石屹一只脚从热气腾腾盆里抱上来,架在自己胸前的软榻上,开始使劲地揉搓起来。


  “不够力就告诉我。”女孩轻声告诉雨子道。


  女孩的手用力在雨子脚底板揉捻搓捏,她坐在一张小板凳上,由于头埋得很低,看起来好像要把自己藏起来一样。


  一会儿女孩揉搓完手里这一只脚后,把这只脚放下盆里,也顺势把泡在热气腾腾盆里的另一只脚架上来,放在软榻上揉搓。具体一只脚揉搓多长时间不一定,有时则是由客人根据自己的舒适度,让她们揉自己那一只泡那一只。


  半个钟的时间,两只脚在女孩手里和盆里交替进行。


  他们还是谈起刚才遇到的交通事故。大家对于撞车女子心怀同情。性情直爽的王实先开了腔:


  “死个女人太可惜了。而且还这么年轻。要是个男人的话死不足惜。“


  “李总,你这话我最爱听了。”28号马上高兴起来,“很久没听见你说过这么好听的话了。”


  “一会上去好好犒劳他。把嘴上的功夫做细做足。”姚正华冲28号笑嘻嘻地说。


  “算了吧。让12号好好擦擦你那杆炮。生锈了吧?12号。。。”姚正华冲12号喊,看12号不好意思,又把头扭向一边,更加盯住她的脸戏谑她说,“别象小贺一样,做闷葫芦,嘴巴现在不说话,一会儿上去留着咂巴巴。。。。”


  姚正华的荤话随口而出。引起大家一阵哄笑。


  姚正华退伍后,也在广东打过工,当过水电工、司机、开过发廊,做过包工头。有了些积蓄,才返回老家开煤矿。几年下来,就发迹了。象姚正华这样暴发户在石屹战友中不稀罕。


  “现在好多光棍。你我,”石屹朝王实姚正华看过去,重拾话题对众人说,“死个女人,意味着光棍又多一个。所以姚总的话是对的。别以为他是在替你们女人说话,他是在替他自己说话。”


  姚正华也是离婚的人,但有时仍然会和他小孩他妈住在一起。姚正华说过,他还没结婚,不能叫他小孩他妈前妻,因为后妻还没到。


  3


  大家在年轻的时侯有过相同的经历,彼此了解过往的岁月,一起相聚时能对过往岁月的产生亲切的回忆。从军生涯自然是战友相聚的话题。


  “说真的,要是当时中英谈判不成,真的打起来,我们边防部队肯定是第一批打过去的。因为我们熟悉香港地形。真的打死了,狗B都不抵。幸亏没打起来。”姚正华很有感触地说。


  “你是快活日子过得太好了。很怕死。”石屹朝姚正华挖苦了一句。


  “要是那时中英谈判不成,我们现在在哪?还能像今天这样吗?”“王实朝姚正华和石屹很认真地问。


  “在哪?“姚正华反问他。


  “你说呢?“王实朝石屹问。


  “说不定都死光了。”石屹很干脆地回答他们。


  “呸,你这话回答得太扫兴了。”姚正华朝石屹狠狠在啐了一口,开始怪模怪样做起动作来,“香港那么多珠宝店:黄金啦、玉石啦,”他掀起衣服,再指指背后,“这里放几斤,背包二十斤。裤筒里扎紧,可以放七八斤。一仗打下来,肯定好过老子开小煤窑。哈哈……”


  “不死的话,要是当官的话,肯定是个省部级了。”王实侧过脸,看着石屹说完,又说,“石屹至少应该是军长了.“


  “算了吧,要是能重来,我也选择经商,赚钱,象你们俩个一样天不管地不管党也不管,到处花天酒地快活自在。”石屹回答姚正华道。


  “幸好没打起来。”姚正华说,“打起来,会不会象二战打柏林一样,把香港打个稀巴烂?我们这批老乡到底有多少人能活下来?”他说完,侧过脸朝石屹问。


  “据二战时期历史资料,先入德国柏林前沿阵地是美军。美国人本来可以抢在苏联人前面攻克柏林,但美国人把攻克柏林的功劳让给了苏联。


  原来美国人估计柏林攻克后要付出二十万美军士兵伤亡的代价,就放弃了。结果苏军在攻打柏林战役中伤亡四十余万。我们乌浟这一批,按战事比例伤亡的话,要死一百多。就是说,我们三个当中,要死一个。没得质疑。”


  石屹正说着,门外突然传来女人骂骂咧咧的声音:“什么东西,他妈的,什么东西嘛...他妈的...…”


  紧接着过道上响起啪哩叭啦人的嘈杂声和咚咚响急促的脚步声。有人大声喊“抓住他抓住他……”


  姚正华让12号把门打开,看过究竟。王实直起身子,劈头劈脸问了一句,“又有色鬼搞事了?”


  石屹有点莫明其妙看着王实。“这里管对女孩动粗的家伙,叫色鬼。”28号告诉他。


  一会儿,一个三楼的按摩女裹着衣裳走进来。


  “咬出血了……”女人顾不上羞耻,掀开衣裳露出她的乳N房,让人看她被咬出血的地方。


  “我说过我不做二十几的嘛……”女人哭哭啼啼说道。


  一个很帅气的小伙子进来。冲姚正华鞠一躬,叫一声:“姚总。”小伙子是三楼层经理,他告诉李说,弄伤女子的是个二十多的年轻人。不是常来。因是本地人,不想把事搞大,让他赔点医治费算了。


  “要是外地的,打断他一条腿,丢到外面就行了。”小伙子向姚正华说完后,自己朝众人说了一句。


  “如果不是故意的就算了。这种事,年轻人忘乎所以。”石屹说。咬伤点乳房,废一条腿,成本太大了。


  “有我们的人认识他吗? “姚正华问。


  “没有。我都问过。”小伙很恭敬地回答。


  “没有怕他干什么?肯定不是我们面子上的人。身上带多少钱?”


  “就五百.”小伙子答。


  “卡上呢?”姚正华紧紧追问。


  “带人去查了。”小伙子有点紧张。


  “查什么查?”姚正华从椅子上跃起来,恶声恶气叫,“问问他是那颗牙齿,敲掉它不就行了吧。”姚正华露出一脸凶相。小伙子转身离开。


  “还是大叔好。”小伙子和那女子走出门后,12号把门关上说,她朝大家说出个所以然来:“年轻的男人性急劲大力气足,常常把姑娘们弄伤。遇到很粗鲁的,纯粹把姑娘们当作玩物。大叔们会体贴女孩子,懂得怜香惜玉。好的话会像父亲一样,而且打点起来,也很大方。”


  经咬伤女孩的乳NN房一闹,大家似乎少了兴致。半个钟的洗脚时间也差不多到了。姚正华提议大家上三楼,他让女孩子们先上去。


  石屹看替自己洗脚的女孩,朝自己回头张望一眼,还是随姚正华和王石的俩女孩一起走上去。


  室内放有一张很宽敝的床,完全是家居的睡眠床.床头摆有床头柜,床头柜有水杯水壶和小碟.


  床头壁上有两盏菱形小壁灯,从小璧灯里透出暖色调的光,把整个室内映照得温婉而明亮.


  盘形的天花板上的吊灯,一如其他这种场所的大灯一样,永远都不会在客人头顶上启开,只看到玻璃罩.


  离门口两步远的地方,摆有一个两扇门小立式衣柜.衣柜过来,正对着床头的墙壁上镶嵌一块很大的方形镜子.


  白色床单枕头包括床头那两盏壁灯,还有床上的人影,在镜子里映出得清清楚楚。


  (未完待续,下集4、5、6)


编辑点评:
对《欲望都市(二)》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