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人生散记 > 散文> 浅碎品红

浅碎品红龙8国际娱乐网址

发表时间: 2018-06-01 字数:6207字 阅读: 4043次 评论:3条 推荐星级:5星

  品读红楼,是处红衰翠减,正是黛玉葬花、湘云填词的季节;已到雪芹绳床瓦灶、哭成此书的年龄。可在红楼面前,总觉得自己太浅太浅。每次品读,感到面对着的是万仞高山,而手里握的是一把碎石;包围我的是无边的
 

  品读红楼,是处红衰翠暗,正是黛玉葬花、湘云填词的季节;已到雪芹绳床瓦灶、哭成此书的年龄。可在红楼面前,总觉得自己太浅太浅。每次品读,感到面对着的是万仞高山,而手里握的是一把碎石;包围我的是无边的海洋,而我只是食性单一的一尾小鱼。

  有时候,飘在外面而不自知,自以为已经登堂入室;有时候,沉溺其中难以自拔,却好像还在现实里游走。翻开书,是一种细致入心的品味;合上书,只剩一些浅浅碎碎的感觉。

  好在鲁迅先生说:一部《红楼梦》,经学家看见《易》,道学家看见淫,才子看见缠绵,革命家看见排满,流言家看见宫闱秘事……我什么家都不是,但先生列举过的真理,一样实用于我。

一  小说的色彩

  那一次,是春日的午后。黛玉起床,星眼微饧,香腮带赤,一边整理着自己的鬓发,一边笑问宝玉——人家睡觉,你来做什么?又一次,宝玉说药方,宝钗摇手不肯替宝玉说话,黛玉就躲在宝钗身后抿着嘴笑,用指在脸上画圈羞宝玉;还有一次,听宝玉说作诗,黛玉捂着脸笑他——罢,罢,我再不敢作诗了,作一回罚一回,没的怪羞的。人皆言黛玉孤僻清高,目无下尘,说话尖刻,但在宝玉面前使性子之余,是多么娇俏可人!

  元春省亲时让宝玉作诗。宝钗悄悄地笑着,笑满头大汗的宝玉叫她姐姐——谁是你姐姐,那上头穿黄衣服的才是你姐姐呢!稳重矜持随分从时的宝钗娇媚起来,真的任是无情也动人。

  林如海去世,贾琏闻元妃受封,兼程从苏州赶回。那一夜家里无外人的时候,凤姐说——国舅老爷大喜!国舅老爷一路风尘辛苦。小的听见昨日的头起报马来报,说今日大驾归府,略预备了一杯水酒掸尘,不知赐光谬领否?……久别胜新婚,此时的凤姐在贾琏面前何其娇俏伏低柔情款款。读此,谁会觉得她就是能伺候得了长辈,也能镇得住下人;能协理宁府,也能大闹宁府;一向威重令行杀伐决断,少说也有一万个心眼子的贾府女总理?

  甚至平儿,甚至晴雯……红楼有千红万紫,便自有千娇百媚。红楼女儿娇媚的天性,在雪芹的笔下幻化得风情万种。我想,很多人爱看红楼,很大程度上恐怕是喜欢红楼女子娇媚的内质。

  红楼人物,龙8国际娱乐网址的是天女散花般的个性。一样有才,黛玉的诗才、探春的治才、凤姐的口才交相辉映;一样是德,宝钗的停机之德和袭人的贤妾之德异轨同奔;一样是对宝玉的爱情,黛玉热烈,宝钗克制,而晴雯的爱情则如人所说是在沉睡着……

  我读红楼,总也忘不下湘云的行踪。刚一出场,就听见她咬着舌头叫宝玉“爱(二)哥哥”;怡红院的路上,听着她如何向翠缕论阴阳;宝玉生日,看她枕一包芍药花瓣,酣醉于花丛中,满身红香散乱蜂蝶闹嚷;芦雪庵里,看她如何分吃鹿肉,然后绣口锦心,联诗与宝黛争锋。

  想当初未读红楼,不信世上有葬花之事;及识黛玉,方信世上有葬花之人;甚至见黛玉葬花,想随着她荷锄添土,临风陨泪。未读红楼,不知世上有心平之事;及识平儿,方信世上有心平之人。何止心平,平儿还是集智慧、娇媚、机灵、善良和忠诚于一身的闺阁第一人。

  每于料峭春寒中,看见紫鹃坐在潇湘馆外的山石上,一句一句地和宝玉说话,话语中有不尽的弦外之音,感叹黛玉遇到了知心;每次听着绣桔据理力争,不依不挠地向王柱儿媳妇要金丝凤,总感到她是投错了小姐;看巧手的莺儿在潇湘馆取硝的路上,采了些柳条一边走一边编花篮,总觉得她大有宝钗之风。

  也曾惊服于人物的美貌——黛玉的姣花照水、弱柳扶风;宝钗的唇不点而红、眉不染而翠……也曾感受那一个个写人的动作——下死眼地看,问人直问到脸上,兜脸啐了一口,摔帘子进进出出……也曾惊叹于缤纷莫测的人物语言:叙述不重样,描写也不重样;夸人不重样,骂人也不重样……

  看见五更天里,小花枝巷里闪过一乘素轿。轿里的人在无限神往地打听凤姐,打听荣府。希望有朝一日能排排场场地入住其中,对凤姐以礼相待,和凤姐平起平坐,成为名副其实的二奶奶……

  情节上,无数遍的阅读往往形成一种很不好的阅读期待:因痛恨恶奴欺主,而盼望着探春那清脆痛快的一掌;因担忧三姐命运,而不忍听见柳湘莲那越来越近的马蹄声。

  喜欢晴雯。多少次,翻书的手指停在31回,看晴雯在夏夜里撕扇子作千金一笑;多少次,翻书的手指逗留在52回,看晴雯病中织补孔雀裘;又有多少次,翻书的手迟疑在74回,不愿看风流灵巧招人怨的她败走麦城……

  读红楼,从大荒山无稽崖青埂峰下一路走来。看见金陵城内,远远飞出一角屋檐;稻香村里,隐隐挑出一个酒幌;秋爽斋探春房里,挂着米襄阳的《烟雨图》和颜鲁公的对联;蘅芜苑宝钗房里,异香扑鼻,直如雪洞一般。更有那,潇湘馆长年间凤尾森森,龙吟细细;甄士隐梦醒后烈日炎炎,芭蕉冉冉;大观园春天的花招绣带,柳拂香风,夏天里树阴合地,满耳蝉声。省亲路上,是或骑或跑的大小太监;翠樾埭上,有络绎不绝的各房丫鬟……

  红楼的小说色彩,只要在品,就会在眼前浅浅碎碎地呈现——那活生生的人物,那缠绵绵的爱情,那张弛有度的情节,那色彩多变的环境……

二  生活的感觉

  红楼有言:今之人,贫者日为衣食所累,富者又怀不足之心。生为红尘俗人,读红的时候,我也常常把自己从阳春白雪的感觉中分离出来,还原出自己的凡胎肉身,品味生活的苦辣酸甜。

  深夜读红,常常为那莲叶羹而口水汹涌,为那螃蟹宴而唾液津津,为那糟鹌鹑味蕾怒放,为那酸笋鸡皮汤而屠门大嚼……

  不止一次,凭着我有限的想象力,推猜那紫羯褂、凫靥裘的款式,软烟萝的透明度,哆罗呢的质感,雀金呢氅衣的花样,还有大红猩猩毡的颜色和光泽……

  更有那在怡红院内外伴着主人穿来穿去的藤屉子春凳,金藤笠,沙棠屐,香袋子,汗巾子……

  读红楼,看生活如何改造人:潦倒淹蹇的雨村,从一个愤青起步,攀高谒贵,忘恩负义,半是自觉半是无奈地,一步步被打磨成官场油子;贾芹如何一有钱就上阔,在管着和尚道士的家庙里为王称霸,聚赌养小,成为地地道道的风月老手……

  读红楼,也看人如何面对生活:小红在遭秋纹啐骂“你也拿镜子照照,配递茶递水不配?”后心意难平,帮佳蕙一五一十地数着铜钱;在凤姐招手的瞬间,她又如何机灵地弃了众人,漂亮地完成了凤姐的差事,实现人生的巨大转机。

  读红楼,还看人如何改变生活:草字辈的贾芸,在竭倔寒窘中精心置办了一包冰片和麝香,赶早等候在贾琏门前;看凤姐走出时,迎上去把手逼着,恭恭敬敬地向凤姐请安,争取凤姐给他命运中的一点红光。还有柳五儿,在辗转交换之后,珍贵地包了一包茯苓霜;趁着黄昏人稀之时,躲躲闪闪地走进怡红园,站在一束玫瑰花前,远远地望着,等待着芳官出现的身影。

  多少次屏开孔雀,褥设芙蓉。看到豪阔如贾府,也偶尔学小家子,凑份子来给凤丫头过生日;贫穷如我辈,听着探春和湘云说大家千金们说不出来的烦难处:这也让底层的我也产生一种阿Q的平衡。

  看香汗淋漓的宝钗扑蝶滴翠亭,一句“你们把林姑娘藏在哪里了?”让我想起生活中受到的明枪暗箭的中伤,并自问我是否也如此伤害过别人?

  有时候,我置身于秋霖脉脉之中,伴黛玉听雨滴竹梢,在摇摆不定的灯光中温暖地看着宝玉披着蓑衣越走越远;有时候,我置身于寒冬的夜晚,避开那欢乐热闹的宴会,听袭人和鸳鸯这两位丧母之人凑在灯下相互宽慰对方……

  不止一次的,看赖嬷嬷老于世故,明数落暗疼爱地批评宝玉。不止一次的,看张道士人情练达,在贾母和凤姐前说说笑笑,进退从容。

  铁槛寺路上,宝玉等人笑着看那个乡村丫头摇纺车纺线;袭人回家后,宝玉和麝月因不识戥子不认得一两的银子而在婆子面前商商量量……

  看见春节临近,贾珍靸着鞋,披着猞猁狲大裘,不无满足地负暄闲看子弟们领东西。看见乌进孝在冻冻化化的路上,如何指挥着长长的队伍艰难地向宁国府送年贡……

  看凤姐生日,宝玉打马朝郊外飞奔,水仙庵老姑子见到宝玉,竟似天上掉下个活龙一般;看见满眼秋光中,刘姥姥车上满载着东西,风风光光地从荣国府回来。

  红楼众生,居然也曾像我们,等待着月月迟发的工资;掌灯时分,林之孝家的带领着几个管事的女领导,在红楼这个单位里巡夜值班。

  贾府办丧事,还顾及着别人的婚丧嫁娶;梅香拜把子的奴才,也忘不掉兴起杯水风波。

  看见天凉夜长后,大观园上夜坐更的老婆子们如何会局痛赌;天长夜短的宝玉生日之夜,众芳占花行令庆祝之时,老嬷嬷们如何面对酒坛,一面明吃一面暗偷。

  目睹探春的那一场兴利除弊的改革,对照着当今关乎国家命运和自身利益的改革走向。

  曹公穷愁中建造的红楼,不是生活的复制,而是原版。发生在红楼里的故事,在我们身边时时刻刻地发生。多少人把时光比喻成奔流的河水,其实时光何曾流走?当那个时代的钱币、服饰、车马和亭台楼阁已成古董,当汇率、牛仔、高铁和高层已经融入生活,红楼中的那个世界仍然镜子般清晰地照着今天。

  浅碎品红,我始终没有忽略那个“梦”字:南柯一梦,繁华似梦,人生如梦……《红楼梦》揭示出人生命定的悲剧。红楼里的女儿冰雪聪明,以探春之敏,宝钗之识,早已从王朝盛世中看到了家族落日的回光,明知忽喇喇如大厦倾的人生结局,尚知满怀热情地拥抱生活热爱人生。何况我等!

三  文化的味道

  那一次,在古灯博物馆,观赏那一盏盏失传的古灯时,突然想起红楼里宝玉的奶妈李嬷嬷。她说丫鬟们弄脏了宝玉的屋子:那宝玉是个丈八的灯台——照见人家,照不见自家的。意思是宝玉只看到别人毛病,却看不见自己的问题,好耐人寻味的“灯下黑”!何况,那年代的灯,到现在都成了文化遗产。

  红楼中的文化,如星辰闪烁,明明灭灭。

  红楼文化,在人物语言里栖身。鸳鸯拒婚,骂其嫂要说的“好话”和“喜事”——什么“好话”!宋徽宗的鹰,赵子昂的马,都是好画儿。什么“喜事”!状元痘儿灌的浆儿又满是喜事。一顿夹七夹八的双关和讽刺,骂得好生痛快。鸳鸯骂人,也要骂出文化味!

  红楼文化,在人物举止里隐居。读红楼,不止一次,留意于贾府的昏定晨省。留意于宝玉走过父亲不在的书房时赶紧下马;六品服色的王太医进贾府,不敢走甬路只走旁街;莺儿给宝玉打络子时,给个小杌子不敢坐,给个脚踏也不敢坐;贾母为邢夫人生气时,王夫人也是忙站起身,不敢还一言。

  看见薛姨妈让薛蟠在书房款待张德辉酒饭,自己在后廊下隔着窗子,千言万语嘱咐他们照顾好薛蟠。在坠儿被晴雯赶走时,听宋嬷嬷提醒坠儿娘,让坠儿临去时给麝月晴雯磕个头,尽个心再走。

  红楼文化,氤氲在字里行间,几乎无处不在。多少次,听黛玉给香菱讲如何作诗;听宝钗教惜春怎样画画;元宵夜,听贾母如何掰谎;看《荆钗记》,陪贾母薛姨妈一起心酸落泪。

  读红楼,一次次在心中描绘大观园的布局,凹晶馆的倒影,还有省亲别墅的规模和体式……各式各样各色人等的宴会,在味觉的满足中,因为那骨牌、抓签、射覆等或雅或俗的酒令,格外妙趣横生。

  记得初读红楼,每每遇到猜谜的情节,自己总要停下来先猜一猜。大多是劳而无功。看来,真正读懂红楼,需要文化的积存呢!

  读红楼,看见铁网山上,有万年不坏的蔷木;送殡路旁,有各王路祭的彩棚。元宵家宴,有已经失传的璎珞“慧纹”;生日寿礼,有缂丝“满床笏”和泥金“百寿图”。

  也曾凭我的极其有限的鉴赏力,竭力体会“泻玉”与“沁芳”之别;想在人群中忙里偷闲,厕足其间,亲自问一下贵妃:为何取“花溆”而不用“蓼汀”?也想梦见雪芹,问一下:妙玉给钗、黛斟茶的那两个茶杯分别有何深意?可猜得为你批注的“畸笏叟”底是何人?

  龙8国际娱乐网址时候,我醉心于那回味无穷的诗文联语。跟着宝玉神游太虚幻境,看那判词上一幅幅画,一首首诗,听那一曲曲的《终身误》《枉凝眉》《世难容》……

  看丫鬟炷了一支三寸来长的梦甜香,香雾缭绕之中,姐妹们在咏海棠;藕香榭刚刚举行过一场热闹的螃蟹宴,桂花树下,宝玉和众小姐一个个在精心诗赞菊花。

  不读红楼,不信世上有陆海潘江之说;及临诗会,方信世上有倚马千言之人。戚蓼生有序:吾闻绛树两歌,一声在喉,一声在鼻;黄华二牍,左腕能楷,右腕能草。神乎技也,吾未之见也。今则两歌而不分乎喉鼻,二牍而无区乎左右,一声也而两歌,一手也而二牍,此万万不能有之事,不可得之奇,而竟得之《石头记》一书。

  “绛树”是魏武帝的宫女,她表演时,可以同时演唱两支歌,一声在鼻一声在喉而一丝不乱;“黄华”是汉末书法家,双手同时写两种字体却各见功力。而雪芹写诗,全骋一己之力,写谁像谁,各言其声口,各切其性格,真的就是个神奇的“千手观音”那!

  偷来梨蕊三分白,借得梅花一缕魂。——黛玉《咏海棠》

  萧疏篱畔科头坐,清冷香中抱膝吟。——湘云《对菊》

  韶华休笑本无根,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宝钗《咏柳絮》

  眼前不见尘沙起,将军俏影红灯里。叱咤时闻口舌香,霜矛雪剑娇难举……怡红公子的这首《姽婳词》,简直就是悼晴雯的序曲。

  岂止是诗社,整个红楼,都是诗意汹涌,以至于每次品读红楼,感觉就像在品味诗歌。

  红楼里,有那么多的古人在走——尧舜、庄子、秦观、二程;西施、绿珠、王昭君、杨玉环……红楼外,成长出那么多的大家——胡适,俞平伯,周汝昌,张爱玲……

  当红楼之中,千姿百态的人物走过,大喜大悲的故事经过,真正齿颊留香的,还是那些文化的味道——那些回味无穷的礼节仪式、园林建筑、琴棋书画、诗酒茶花、人物和雪芹的人生之谜……感谢曹公的红楼,他就是在捡拾散落在各段历史的中华文化,然后让它们在合适的场合以最合适的方式华丽转身。

  伟人有言:对于没有音乐感的耳朵来说,最美的音乐也毫无意义。自知视力有限,有时看见星光,有时只能看见黑洞。我该如何告诉我的学生,分给他们这些浅浅碎碎的感悟?

  

    曹公已逝,红楼永存。

  《庄子·逍遥游》曰:鹪鹩巢林,不过一枝;鼹鼠饮河,不过满腹。在《红楼梦》面前,我明白自己只能做一只鹪鹩、一只鼹鼠,且只能永远栖于林外,饮于浅滩。那万千气象,高才高人不过领略其一二。更何况,自己歇脚的的那枝,饮水的那处,已经有不知有过多少人光顾。步人后尘,拾人牙慧,均在所难免。那又如何?那恰恰印证了《红楼梦》的雅俗共赏,它属于我们民族的所有人,不是为少数人垄断的专利。


编辑点评:
对《浅碎品红》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