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人生散记 > 记事> 小戏迷

小戏迷龙8国际娱乐网址

发表时间: 2018-08-06 字数:2784字 阅读: 1050次 评论:1条 推荐星级:4星

小时爱看戏,人称小戏迷。那时,农村粮食不够吃,常饿肚子。劳动工值很低,十分工才八分钱,买四盒火柴。由于农村贫穷,文化娱乐活动自然很少,村民们成年看不到一场戏或一场电影。村人们唯一的娱乐方式是打扑克、
 

小时爱看戏,人称小戏迷。 


那时,农村粮食不够吃,常饿肚子。劳动工值很低,十分工才八分钱,买四盒火柴。由于农村贫穷,文化娱乐活动自然很少,村民们成年看不到一场戏或一场电影。村人们唯一的娱乐方式是打扑克、下石籽摆成四步丁的棋,听说书,听老人们说瞎话(讲故事)。在那文化沙漠的乡村,像《三国演义》《水浒传》《红楼梦》《西游记》《七侠五义》等这些名著故事,被说成是封资修的,不让说。叫说的是《林海雪原 》《红岩》《艳阳天》等的革命故事,老人们又不会说革命故事。于是,听故事的娱乐方式也不能支起耳朵。 


那时,在全公社方园二十多里地内,只要听说哪个大队演戏或放电影,我们这些"少年不知愁滋味"的娃子蛋们,不说吃的饭饱不饱,穿的衣冷不冷,吃罢晚饭,不怕山高路陡,夜黑风寒,掂着麻灯往演戏的大队峰涌而至。一次,听说万村大队从外地请来县剧团在演样板戏《沙家滨》,我们异常兴奋,激动不已。这戏虽然我们看过几次,还想看。晚饭后,我和几个伙伴顺着河滩路高一脚低一脚往万村大队进发。万村离我们大队30多华里,走着得3个多小时,当我们走到万村,戏已演完啦。 我们倍感沮丧,浑身像泄了气的皮球,头垂到裤裆里。我们来到后台,看着正在卸妆演郭建光的人说:"老师,听说你们戏演得好,我们专门跑30多里的山路来看你们的戏,可你们的戏演完了,白跑了一回。"那人问我;"你们是哪村的?"我说是旺坪村的。那人问大队干部,大队干部说,旺坪离这里就是30多里。那人说:"不叫你们娃子们白跑,再给你们演一场!"说着招乎人又专门给我们演场《智斗》,我们欢喜地跳了起来。连声说;"感谢老师照顾我们,照顾我们!” 


一九六八年,正是"文革"进行到高潮阶段,清理阶级队伍,知青上山下乡,革命大联合,三忠于四无限,红海洋,革命政治气氛高扬到天上,人民对领袖的崇拜达到顶峰造极的地步,可农村的文化生活还很荒凉。不久,上级要求大队成立宣传队,活跃群众文化生活,俺大队也成立毛泽东思想宣传队,排演样板戏文艺节目,用工、农、兵形象占领文艺舞台,把帝王将相赶下历史舞台,倒进历史的垃圾堆。那时的我,除了高兴还是高兴,看戏不用再跑三十多里山路啦,在家端着碗也能看戏,看跳忠字舞。 


那年冬天,宣传队决定排练大型样板戏《白毛女》,在春节演出。导演是县剧团的导演龚耀山,(龚导演因县剧团两派斗争厉害工作不成回来的)。大队派人专门给宣传队立了伙,伙食虽然不高,玉米糁汤煮红薯 ,花卷馍,糊涂面条不定量,大家都能吃饱。排戏是在学校院的戏楼里排的。说是戏楼,实标是没有界墙的三间土瓦房,前墙用木板当墙(演戏时把木板取掉,不演戏时木板当墙的)夜校。导演把剧词分给演员,演员进入到读词背词排练的阶段。 


那时我才十三四岁,冬天的夜又很长,睡早了睡不着,爱看戏的我,不但爱看演戏,还爱看排练戏。不知道羞耻的我,穿着没套衬衫的烂棉袄,屁股前后都补着补钉的烂棉裤,穿着张着嘴的烂鞋,不嫌寒酸寒冷,每天晚上都去戏楼里看排戏,有时去的比演员去的还早。那时,戏楼里有堆火,我趁演员排练时,站在火堆旁边看边烤火,演员一下场,赶紧离开给人家腾位置,就这人家也嫌我碍事,撵着叫我出去,不叫在屋里看。我说去外面,冷不说,看不见。人家说:看不见不看!谁像你恁没材料,占住火堆!我趁得一脸尴尬,只该出去。人虽出去了,心还在屋里,还想看。


到了外面,雪下得纷纷扬扬,满天满地洁白。雪爬在树枝上,把树枝盈成冰棍,雪铺在地上,把地上铺成冰雪合谋光滑的世界。寒风刀子般嗖嗖刮着,钻进我的破袄破棉裤里,把我冻得浑身哆嗦,缩成一团。就这样寒冷,我站在雪地里扒着木板缝看排戏,脚冻木了,手冻肿了也不说疼。直看到夜里十一二点。有了人家撵我出去的教训,晚上再去看排戏,不往屋里去,站在木板墙外,隔着板缝看。


一次 ,龚如娃演的杨白劳,在内唱出场被冰雪滑倒的动作,整整做了二十八次,把他跌得浑身丧气,还达不到艺术标准。说:"不演了,不演了!;我在外面扒着板缝看都替他着急,几欲跑进去替他演。但理智告诉我我不是演员,不能去也不敢去。 不知我的手脚冻木冻肿了几次,不知我看了多少人的白眼,不知我看了多少次排练,到最后,我把全部剧的所有人物的唱词道白全部背了下来。全部剧的所有人物的唱腔全部唱了下来。而且背唱得滚爪娴熟。 尽管我对全剧的每个人物的唱词道白倒背如流,熟悉的不能再熟悉。


初一晚上演出时,我还是早早地来到戏场,站在第一排看戏,认真看听每个演员说唱的每句唱词每句道白,生怕露掉一个写。当戏演到黄世仁叫杨白捞按手印卖喜儿时,杨白捞不按,拿扁担和他反抗,黄世仁用枪把杨白捞打死,抢走喜儿,观众群情激愤,怒火冲天,打倒黄世仁的口号此起彼伏震耳欲聋,戏场中飞出一快石头,正好击中黄世仁头部,把黄世仁击倒在地,下面发出一阵哈哈大笑声。我站出维持秩序,说这是演戏,千万不要当真,谁扔伤人谁负责任!戏场才安静了下来。 


树叶绿了黄了,黄了绿了,小草青了枯了,枯了青了……岁月如梭,日子如歌,我由红颜年少变成了满头雪莲的老翁,对戏再不痴迷了,觉得那都是作家编造的故事,是有意教化人的,不能信以为真。现在的电影电视,街舞、地摊戏比比皆是,微信视频里小品、戏剧、曲艺丶杂技垂手可得,文化生活丰富极了。有时戏剧电影在我门前演放我也不看!且甭说跑三十多里山路了,且甭说站在雪地里看排戏了,那个小戏迷帽子早已摘掉,那个文化沙漠的岁月离我们渐行渐远了。 


龚坚 2018年7月27日

编辑点评:
对《小戏迷》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