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中短小说 > 短篇小说> 整容

整容龙8国际娱乐网址

发表时间: 2018-11-06 字数:11289字 阅读: 540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4星

姿色平平的秦雨眉为了能配得上一表人才的章文斌,决心整容!结果……
 

秦雨眉下定决心:为了章文斌,本小姐豁出去了——整容!

 

章文斌与秦雨眉是在一家高档健身房结识的。

这是一个美好的夜晚!健身房里灯火通明,人头攒动。偌大的空间里摆满各种健身器械:健身车、椭圆机、综合训练器、力量单机、划船器、台阶器、杠铃哑铃……人们挥汗如雨,尽情享受运动带来的放松和愉悦。

章文斌戴着耳机,一边听着咆哮的重金属音乐,一边慢悠悠地在跑步机上跑动着,偶尔单手拿毛巾揩一下汗。不经意间的一次回头,恰巧看见一位体型稍胖的小姐,晃晃悠悠,滑倒在地,样子十分狼狈。

本来,陌生男女授受不亲!但今晚,章文斌在白天刚完成了一项发射任务,心怡神悦。所以一改常态,趋步上前,小心翼翼地扶起了这位“落难公主”,并且关心地问:“小姐,你没事吧?”

这位小姐就是秦雨眉,虽是花信年华,但姿色平平,并一直引以为憾。幸好消费者协会不设“容貌”质量监管,否则她一定投诉自己的父母。

话说秦雨眉举目一望——哇塞!她甚至没有词语来形容眼前这个男孩的帅!只觉得无比的高大上!如同是见了一名美妙绝伦的女子,只觉得自己寒碜萎琐至极!

她嗫嚅着:“我……我……”按照剧本的一般发展方向,她只需客气地回一句:“哦,我没事!”故事就算结束了。但是当时秦雨眉的脑子里突然灵光一闪,于是“痛苦”地呻吟:“哎哟,我的脚好痛!”

章文斌不知就里,马上关切地问:“怎么了?是不是脚崴了?要不要找医生?”

秦雨眉怕事情穿帮,连声道:“不用了!不用了!也许只是伤了筋,我家有备用的红花油,抹一下就好了……”

“那你家在哪里?我开车送你回去。”(剧情按理想的方向发展了——哈哈!)

 

秦雨眉坐在奥迪车的副驾驶座上。车窗外,城市依然睁着眼睛,街灯宛若长龙。小汽车前灯金黄,尾灯血红,烁烁闪亮,来来往往,像夏日里的一只只萤火虫,在密密的都市丛林里匆匆相遇,又各奔东西……

“请问秦小姐为什么要办健身卡?”章文斌一手握着方向盘,主动开聊。

“为了吃夜宵的时候少点负罪感呀!”秦雨眉诙谐地答。

章文斌笑了:“你这么喜欢吃?”

“是啊,我以前是一名‘吃播’主持,每天吃下的美食指不胜屈,譬如:雪糕,嗦粉,铁板烤肉,炸鸡,芝士蛋糕,冰激凌……结果问世间‘吃’为何物,直教人以身材相许!当我套上以前一直穿的一条直筒裤时,小直筒竟然因为大腿太紧绷而变成了小喇叭——太恐怖啦!”

“所以你就减肥?”

“你真聪明!为了减肥,我尝试了各种各样的减肥方法:绷带减肥法、针灸减肥法、埋耳针减肥法、中药减肥法、节食减肥法……但都功亏一篑,这不,上个礼拜我又开始了运动减肥法……说说你吧,你为什么健身?又是什么职业?”

“我上健身房纯粹只是为了锻炼身体,因为我的职业也没什么催肥因素,我是一名工程师,搞卫星发射的……”

“哇!航天英雄耶!”

“哪里!哪里!不敢!不敢!我只是一名普通的岗务人员罢了。”

“卫星发射危险吗?”

“说危险也危险,说不危险也不危险,关键是责任重于泰山,就像今天上午,中心发射了一枚科学试验卫星,可是在火箭正常点火起飞前,温度却一直降不下来,这意味着火箭发射只能终止,相关人员数月的辛勤劳动就会付诸东流。后来,我和同事冒着生命危险返回火箭周围,调整好参数,火箭终于退烧了!”

秦雨眉长吁了一口气:“成功就好!成功就好!”仿佛她也是当事人似的。

她看了一会儿窗景,又问:“章先生,你觉得女生的长相重用吗?”

章文斌认真地回答:“我个人认为:长相是天生的,评价一个人最主要还是看她后天的努力,你说呢?”

“我觉得一个女生的长相相当重要!”

“为什么?”

“因为一般姑娘撒个娇就能解决的问题,我都得靠武力!”

“哈哈!我发觉你这位小姐越来越有意思了!”

 

下车前,章文斌主动跟秦雨眉交换了名片。秦雨眉开心得连蹦带跳地跑向居民楼。

章文斌善意地在后面提醒:“雨眉!你的伤!”

秦雨眉回首扮了个鬼脸:“全好啦!”消失在楼道里。

章文斌苦笑着摇了摇头,驱车出了这片小区。

 

自此,两人开始了交往。俏皮、开朗的秦雨眉让章文斌爱不忍释。他们的关系也越来越密切。

转眼间,人们迎来了足球世界杯时间。这是一个全世界球迷的狂欢节!

这晚,章文斌广邀自己的狐朋狗友上家看世界杯。由于这场比赛是葡萄牙队的生死战,所以吊足了这帮球迷的胃口。秦雨眉也自告奋勇前来帮忙。

八点刚过,朋友们就陆陆续续地登门了。一个个进门便甜甜地喊:“嫂子好!”哄得秦雨眉心花怒放。她像女王带领贵宾参观自己的城堡一样,把他们一个一个地拖进厨房,展示了今晚消闲食品的主角——小龙虾!还打开冰箱门,只见里面塞满了罐装啤酒!

朋友们欢呼雀跃:“生吾者父母,知吾者嫂子!”

秦雨眉谦虚:“哪里!哪里!来的都是客,既来之,则客之,我们当主人的应当有点诚意才对。”(不知不觉间,秦雨眉俨然以女主人自居了。)

朋友们问:“文斌也算主人呀,他动手了吗?小龙虾上的军功章该有他的一半吧?”

“哪里,咱文斌胆子小,不敢杀生,每次我下厨都躲得远远的,还美其名曰,他这是‘见其生不忍见其死。’好像只有他是儒生,而我是个杀人不眨眼的女魔头似的。”

朋友们开怀大笑,纷纷说:“嫂子哪里是女魔头,简直就是我们这帮老餮的女菩萨哟!”,“是啊,是啊,文斌若能娶到嫂子,那是他家祖坟冒青烟哩!”,……

秦雨眉听得眉开眼笑。

很快,球迷们聚集在100寸全面屏电视机前,饮酒畅谈。秦雨眉默默无闻地在旁边剥着小龙虾。

球迷聊天,话题自然离不开足球。而一提到看球,更是牢骚满腹:

“我那女朋友,特反感我看球,说我那是不务正业。”

“我家里那口也是,一到欧洲杯、美洲杯、非洲杯,她就摔盆子砸碗的,好像跟足球有什么深仇大恨似的。”

“是啊,是啊,我女朋友还要我作选择:要她还是要足球?”

“咦,嫂子,你不反对足球吧?”

秦雨眉宽容地说:“我又不是太平洋的警察,干嘛管得这么宽?”

“嫂子真不管?”

秦雨眉体贴入微:“男人嘛,谁还没个爱好?就像我们女人,喜欢上街,购物什么的,你们男人反对过吗?”

球迷们交口称赞:“嫂子开明!文斌有福啦!”

……

直播开始。C罗在镜头里左冲右突,拼劲十足,但明显廉颇老矣。房间内,一忽儿喊声震天,一忽儿鸦雀无声,一忽儿骂声四起,一忽儿顿足捶胸……气氛比现场还热烈!

自始至终,秦雨眉都在兢兢业业地剥着小龙虾,连手指头都剥疼了!

深夜,球赛落幕了,球迷们唏嘘不已地离开电视机。出门时,忘不了跟章文斌交头接耳:“斌哥,有眼光!论贤惠,咱这嫂子那是狗撵鸭子——呱呱叫!只是容貌嘛,呵呵!……”

结果这些话都被秦雨眉偷听到了,噘起了嘴,两道不太好看的眉毛也不由自主地皱在了一起。

回家后,秦雨眉辗转反侧,难以入眠。她想:

《晋书》上说:“宣乘素车,从千人,临韬丧,不哭,直言呵呵。”

晚唐五代韦庄说:“遇酒且呵呵,人生能几何?”

苏轼说:“近却颇作小词,虽无柳七郎风味,亦自是一家,呵呵。”

那么,她的容貌“呵呵”,又是什么意思?

她猛然从床上支起身:士为知己者死,女为悦己者容!本姑娘豁出去了——整容!

 

第二天,她来到一家整形医院。前台的女接待甜言蜜语,热情得好像一个拉皮条的。不听不知道,原来整形手术也是纷繁复杂,名堂不少。就说小小的隆鼻吧,光材料就有硅胶、膨体、软骨组织等数种选择。

秦雨眉非常痛快地跟医院签订了整个面部的整容手术合同。

回到家,换上拖鞋,秦雨眉心情好得像中了六合彩,一边转圈,一边唱:“十个男人七个傻八个呆九个坏,还有一个人人爱。姐妹们跳出来,就算甜言蜜语把他骗过来,好好爱不再让他离开!……”

这时,龙8国际官方网站响了,是章文斌:“雨眉,明天陪我回趟父母家怎样?你看我俩都好这么久了,也该跟大人们表明一下了,是不是?”

秦雨眉的脑袋摇得像拨浪鼓:“不行!不行!就我现在这一脸菜色,怎敢上门见你妈?老太太还不得怀疑我的繁殖能力?等一等,就一个月,让我精心保养一下,再以全新的面貌去迎接未来的婆婆,好吗?”

章文斌说:“等什么呀!丑媳妇总要见公婆的,你这样磨磨叽叽的想啥呢?”

秦雨眉委屈道:“我不就想给老太太留一个好印象嘛!”又撒娇:“章哥!斌哥!就一个月,好不好嘛!”

章文斌忙不迭道:“好好好!一个月!一个月!你呀,总有那么多稀奇古怪的讲究!不过,我哥儿们倒挺欣赏你的,背后都夸你贤淑呢!”

秦雨眉撇嘴道:“是不是还夸我的容貌——呵呵?”

“哇!你都听见了!耳朵也太尖了吧?没事!我还觉得你是天下第一美女哩!不提啦!不提啦!”

秦雨眉也避开这个让她郁闷的话题,问:“你工作忙吗?”

“忙!总之,反正最近一段时间是不能经常陪你了。我不在的时候,你一定要好好关爱自己,没事可以上Shopping Mall,咖啡馆,或者健身房什么的,总之不能亏待自己,否则我回来可饶不了你!……”

秦雨眉不耐烦:“好啦!好啦!强聒不舍的,像个老太婆!我知道啦!我会照顾好自己的!你放一百二十个心吧!Bye bye!

一天后,秦雨眉义无反顾地躺进了手术室。一只胳膊输着液。旁边的不锈钢治疗盘上,玻璃瓶、针管、剪子、钳子、棉签……一应俱全。无影灯下,医生的手术刀紧张地在她的脸上游动着……

缝合的过程比秦雨眉想象的还要漫长和难熬,或许是麻醉药力的衰退,每一针刺入,都有一种圆钝的痛感。然而,她的心情却十分愉快,她仿佛看见自己正披着洁白的婚纱,和章文斌并肩站在教堂里,牧师问:“章文斌先生,你是否愿意娶秦雨眉小姐为妻?”章文斌被秦雨眉的美震慑得语无伦次:“愿……我……意!”……

术后第三天,秦雨眉忽然感到鼻腔有异物,取镜一照,居然是脓血!

一周后,整张脸也变了形——手术失败了!

此时的秦雨眉感觉天已经整个地塌下来,而且没人顶着!黑暗降临大地!旧社会彻底复辟!世界怎会这样令人绝望?

她悲痛地给章文斌发了一条微信:悄悄地我走了,正如我悄悄地来,我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在火车站,秦雨眉恍恍惚惚地进入安检区,直到有人提醒,才从传送带上取走行李。

她坐在候车席里,压抑的哭声中,眼泪一滴,两滴,三滴……落在洁白的口罩上。

突然,耳畔传来急切的“雨眉!雨眉!”的呼唤声。一抬头,章文斌正急如星火地冲过来,握住她的手,大声说:“雨眉!雨眉!你以为戴着口罩我就不认识你了么?为什么不等等我?为什么说走就走?我快把整座城市都翻遍了,你知道吗?”

周围的目光都聚焦过来。

秦雨眉哀怨地凝望着眼前的冤家,默默地揭下口罩,露出一张丑陋变形的脸。

章文斌震惊道:“你整容了?”                        

秦雨眉哽咽道:“我毁容了!我已经彻底配不上你了,你还来找我干吗?”

章文斌激动了:“谁说你配不上我?你毁容了又怎样?要知道我爱的是你这个人,而不是你这张脸呀!”

四周响起一片热烈的掌声。

秦雨眉一时悲喜交集,紧紧盯着面前这张英俊而诚挚的脸,突然一头扎入他的怀里,放声大哭,哭得不依不饶,哭得痛快淋漓……


编辑点评:
对《整容》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