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频道 > 故事传奇 > 山高楼墩下

山高楼墩下龙8国际娱乐网址

发表时间: 2019-02-01  分类:故事传奇  字数:2347  阅读: 1609  评论:0条 推荐:4星

 

  夕阳西下,忙碌了一天的谢红斌开始收拾东西准备回家。想起自己这几天的经历谢红斌不由得眉开眼笑……

  谢红宾家住嵩县德亭杨湾村,从小父母双亡,靠街坊邻居接济、有一顿没顿的虽然历经沧桑、磨难但总算长大成人。穷人的孩子早当家何况从小无依无靠的谢红宾,这不今年刚十六的小谢,也知道修房盖屋,前不久在街坊邻居的帮忙下总算把父母留给自己的那两间快要坍塌的茅草房,加固了一下,原本可以白天嗮太阳夜里观星光的大洞,也盖上了茅草,谢红宾躺在荆耙床上,薄薄得的褥子隔不住邦硬的荆条,不过对于谢红宾来说,这简直舒服死了,至少不用再到处漂泊,自己也算有个家了。

  劳累了一天的谢红宾,回到家里顾不上吃饭倒在床上便睡,其实、一个人的他也早就习惯了饥一顿饱一顿的日子,要真是一日三餐估计他还真受不了。那夜天不知道何时下起了雨,夜半时分,一阵敲门声打破了谢红宾的美梦,“谁呀!半夜三更的”,谢红宾想着,这不到十户的村落,离谢红宾最近的邻居也的半里有余,谁三更半夜的叫门,谢红宾虽然纳闷还是起床打开了那扇木条钉成的门。门打开了,在屋里的柴火红红的火光下,一个裹着头巾,背着包袱的女人站在门口,“我能进去坐坐吗?外面下雨了”,谢红宾有点懵了,这三更半夜哪来的陌生女人呀!“我路过的,下雨了想进你家避避雨,可以吗?”,又是一声问候,让谢红斌清醒了过来。“可、可以,你赶紧、进、进来”,谢红斌不知是激动还是惊吓,总之有点语无伦次。

  我叫解(xie)梓静,住山高楼墩下,因家里遭灾父母双亡,故投奔亲戚谁知亲戚家人搬家不知去向,就胡乱走走谁知迷路又赶上下雨,躲避不及看见住户就敲门打扰。谢红斌听闻女子一番话,急忙生火做饭,不久几个煮了红薯的玉米粥就放到了解梓静的面前,谢梓静也是饿了一番狼吞虎咽之后,两人围坐在火堆旁漫无目的的聊着,三更天时、解梓静说是累了,便借住在谢红宾家床上休息。第二天天蒙蒙亮,一夜没睡的谢红宾,看着熟睡的解梓静,心中总有一种莫名的伤感,他知道天亮解梓静就该离开了,谢红斌虽有不舍但看着认识一天不到的女孩也不知说些什么,更不便挽留。围坐在火堆旁的谢红宾就那样苦思幂想毫无办法、天彻底亮了眼睛红肿的谢红宾偷偷的离家奔山上而去,这一天对谢红宾来说算是煎熬的,不时的想起家里的女人,就那样在胡思乱想中挨到天黑,谢红斌心慌意乱的往家里赶,好远他看到家里还亮着光,谢红斌不由得加快了脚步。“你怎么……”,谢红斌还沒说完,精致的女子接话说:“我看你屋子里挺乱的,就整理了一下,这不不知不觉太黑了,你不会这时赶我走吧!”,“怎么会,我才舍不得”,谢红斌不假思索的说出心中的想法,霎那间脸红心跳。不过好像谢梓静没有听见,也避免了谢红斌的尴尬。看着焕然一新的家,谢红斌怎么也不相信这是一个女子一天弄出来的,不过事实就在眼前不由的你不信。解梓静说我包袱里带的有被褥铺盖和一些简单用具,所以……两个人在火堆旁聊着,夜深人静的时候聊累了的两个人不知谁先熬不住就睡了,三更天时躺在谢红宾怀里的解梓静起床做饭,五更过后躲在被窝里还嫌尴尬的谢红斌穿衣起床、饭后两人聊了好多未来的生活,新婚燕尔的两个人对未来充满了向往……

  小天吃饭了,谢红斌对着在地上玩耍的谢天赐说,不远的解梓静看着这一对父子,温柔的笑容遮不住眼中的忧郁,唉、天道无情,总归还是要回到哪里,但愿孩子能快乐成长吧!这一天家人围坐在桌前,今天的饭菜格外丰盛,不懂事的谢天赐狼吞虎咽的吃着。“你真的找到家人了吗”?“是的,亲戚捎信过来了,我父母没有死,只是被大水冲走了,刚好被人救了,这不现在母亲有病托人打听到此,作为子女我一定要回去尽尽孝道”。“那就早去早回我们在家等你”。“爸爸,我妈妈啥时候回来呀!我怎么老觉得妈妈没走,他就躲在我们家附近一直看着我们,昨天我梦里妈妈还摸我头呢”,谢天赐对父亲说。说是实在的,谢红斌也有这种感觉,不过谢梓静走这三年可真苦了这父子俩。

  “就是这一家,终于找到了”,一个白发苍苍的老道对身旁的道童说。“真的嘛?师傅我怎么没有看到,等吧!孩子在这她总会回来的”,这一等就是半个月,一天夜里阴风阵阵,只见一白影一闪进入了谢红斌的住宅,先别急、等等看。“照”,之间一道亮光打在墙上,瞬间老道和白影交织在了一起。“妈妈”,醒过来的谢天赐大声的叫着妈妈,一旁的谢红斌抓起棍子加入战团。撒,只见一道红光瞬间打在了白影身上,白影一声惨叫,转眼不见。“赔我妈妈,赔我妈妈”。谢天赐用自己的小手打着老道。“你妈妈是蝎子精”,道童大声的叫了出来。“你妈才是蝎子精”,谢红斌大声回到。老道看来也是疲惫了气喘吁吁的,“过、过来”,道童急忙赶过去搀住老道,“别让他跑了,赶紧追”,老道说。顺着线找,道童手里的线椎子还在不停的转动,不久停了下来,老道和道童急奔而去,醒悟过来的谢红斌抱起孩子紧随其后,转眼来到了谢红斌家的山墙下,一张破旧的木楼(种麦子用的木楼)挂在墙上,老道接过线椎,一点一点的扯着线绳,不时一条肥硕的大蝎子顺着绳子缓缓而出,谢红斌抱着孩子不知所措的站在那里。蝎子开口了,“道爷,我与你无冤无仇你干嘛要穷追不舍,从我修炼成人开始一直遵规守纪、寻人报恩,何尚有过过错”。“人即是人、妖即是妖,人鬼殊途何况是妖”。蝎子精无奈的看着老道,娓娓道来:老公,还记得你的前、前、前世吗?那时我刚出道还未成型,被一只公鸡追赶,就在我蝎入鸡口之时你救了我一命。我为了报恩辗转几世,寻到恩人,为恩人生下孩子,我原想我既然修炼成人,也循规蹈矩,想着今生今世与恩人百年好合,哪曾想到人妖殊途,今我去了但愿有来世我们重归于好,孩子交给你了……

  编辑点评:


编辑点评:
对《山高楼墩下》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